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凑数更文】非常OOC非常口水话总之很无聊

Attention:

1、看标题,快看标题!

2、迟到的情人节贺

3、对不起扣麻姑爷,下次一定写帅一点

4、主角其实并非狛日

以上OK?============================


“左右田君,你说我做人是不是很失败!对待感情都……咳咳咳咳!”狛枝以违背其一贯还算优雅美型的外在的粗鲁,狠狠地一口气把满杯的红酒灌进嘴里,呛得咳嗽连连。

一开始就头痛不已的左右田的头痛症状加重了,本来就不擅长和狛枝打交道的他,纵然在未来机关和当初的大家共事年余后,这种不擅长也未消减许多。

“到底是怎么了嘛!狛枝你净在这里发牢骚我也没法说什么啊。”

“哦,对!原谅我这个垃圾渣滓思虑不周。”狛枝偏向苍白的脸颊上因为微醺和激动的情绪染上显眼的绯红,“我慢慢和你说……”

“不过为什么偏来问我,所有人都知道我对恋爱这事没经验……咿!”左右田慌忙捂住嘴,惊觉下意识给自己捅刀的酸爽。

“我也没觉得左右田君有什么管用的经验,但因为这里其他人都出去过情人节了,我只找得到你了……没有伤害拥有超高校级才能的左右田君的意思哦。”

暴击,在自己刚捅出的伤口上再洒一把盐实在是太爽了!

伴着左右田的哽咽,狛枝连绵不绝的抱怨,酒一杯一杯斟满并不间断地灌进嘴里(狛枝单方面),窗外被各种象征情人节的鲜花和彩带装饰起来的风景,逐渐被悠悠降下的细雪覆盖。

——那就像洒在单身狗心口的十字伤上的盐一样洁白。

左右田眼含热泪地想出了不错的比喻。

“好吧,狛枝,你说你面临感情问题,不过……说实在的看不出来啊?就算是今天你也收到了很多巧克力不是吗?”左右田疑惑地上下打量着狛枝,尽管直到现在也算不上对狛枝有多少好感,但实事求是地说,左右田必须认同狛枝绝对够得上高富帅的标准,并且对狛枝明里暗里示好的女性也相当之多。然而狛枝愁云密布的脸看上去姑且算诚意满满,于是左右田尽友人之谊好人当到底。

“左右田君,我以为你应该能明白的!”狛枝沉沉地叹了一口气,为左右田的不解而痛心疾首,“对左右田君来说,其他女性的巧克力难道能与索尼娅小姐的巧克力相提并论吗?”

“当然不可以!!!”当啷一声把玻璃杯猛然掼在桌上。

“所以左右田君怎么能不理解我的心境呢?”

“说的也是……不对!”别想误导我!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不知饿汉饥的恶劣现充!“好吧,你先说你对谁有意思啊?总感觉你攻略机关里大多数女性都不成问题啊。”左右田往杯子里添了点酒,寻思起狛枝这种七情六欲绝非常人能比的立派蛇精病(罪过罪过)究竟会喜欢哪种女孩子。

狛枝灰色的眼瞳定定地直视手中的酒杯,姣好的唇形隔着弯曲的玻璃看上去恶狠狠地扭曲着,近乎咬牙切齿地吐出一顿一顿的话语:

“那个,该死的,毫无希望的,预备学科!”

“唔哦,原来是日向啊……”左右田摆出一副“我早知道”的表情点了点头,喝了一口酒,

“……你说是日向?!”

“是哟。左右田君……酒从鼻子里喷出来了。”

左右田呛咳着接过狛枝贴心地递上的纸巾,马马虎虎地抹了一把脸,顺便遮掩目瞪口呆的脸:“这个这个……狛枝你喜欢日向?有点吓到了……不对,不如说不是日向才让人吃惊吧。”

没错,乍一听自己的同事是基佬,其意中人竟是自己的心之友,这对左右田来说确实算一条异常性极大的消息。可是细思又合理无比,因为狛枝这家伙本来就不该依常理推测,这个成天呼唤着希望希望的人,对日常的判断扭曲混乱到让左右田从认识他三分钟后就放弃理解。所以就算狛枝哪天发现自家沙发充满了希望,嚷着要给自家沙发生孩子都很有可能。

就是这样的狛枝,也唯独和日向走得近一点。左右田回想起从过去的程序到现在的现实里,虽然嘴里念叨的从“不知道日向君体内沉睡着多厉害的希望呢~”变成“啧,真是碍眼的预备学科”,狛枝确实总黏着日向不放……当初来不及细想,现在得知狛枝对心之友竟然抱有这种见不得人的心思,那么平时狛枝上班时常来和日向拌嘴、总是约着一起回机关宿舍之类的事都变的不忍直视起来,话说回来一开始在程序里也够腥风血雨的……

“总之不行!作为日向忠实的心之友我怎么可以容许你这种居心不良的怪人靠近他?!你今天不说清楚就从我尸体上踏出去吧!”

“左右田君的尸体?啧。”顺便附上一个酒嗝。

为什么还程式化地摆出那副嫌弃的表情?!我的尸体怎么你了?!你这家伙当初不就死得惊世骇俗哪还有脸嘲笑我啊?!左右田发出无声的怒吼。

“先……先别提我的尸体,作为日向的心之友,我必须搞清楚你小子到底打什么算盘!”左右田挺了挺胸板,鼓起勇气直视眼前这个不可理解的homo。

“日向君……日向君……呜哇我这么爱他但是他却不爱我!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太过分了!”好像借着酒劲,开了相当厉害的闸门。狛枝猝不及防血气上涌涕泗横流地发表凄惨的败犬宣言。

“狛枝,你好歹是我们机关的池面代表……”不知道把这经典的醉酒情景发出去会怎么想呢?那些小女生们大概就知道空有一张脸的池面多么不可靠了吧!左右田一面恶狠狠地想着,一面掏出手机,“注意形象啊。”

“日向君都不爱我了!我这种、废物芋虫……还需要什么形象?!啊哈哈哈哈哈!!!这真是和垃圾渣滓相配的终末啊!!!!!”

“狛枝!冷静!不要拿桌布勒脖子啊啊啊!!!……反正也没法勒断气。”

好歹算劝下来了。

“不过说到底你凭什么觉得你喜欢日向,日向就得喜欢你啊?”

“左右田君,那你凭什么觉得你喜欢索尼娅小姐,她就得喜欢你啊?”

“……求别提。”

“很好,明白了吧,超高校级的机械师一定能够明白的吧,重点在于一片浓情厚意全然得不到回应的绝妙的绝望感……啊,真是不幸!”

“好吧,那你说你和日向平时是怎样毫无希望的吧……”

“呵,我早就该料到啊,日向君就是那种不解风情又欺骗感情的绝情人……”狛枝用纸巾擦了擦眼睛,干脆直接把纸巾盖上去不放下,“不就是买不到草饼就只能先买樱饼给他做生日礼物吗?用得着那么发火吗?”

“……不,我觉得吧……”

“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哦,显然是他自己的问题吧,那么挑食……还每天早上都做和食给我当早饭,就不知道我更加喜欢吃面包吗?还说什么不可以挑食你看看你这么瘦……他难道是我老妈吗?!”

“总觉得信息量有点大,狛枝你先别说话等我冷静一下。”左右田双手捂脸。

“?”

“首先……日向天天给你做饭吃是吧?”

“预备学科的水平勉强还算凑合?”

“至于你说什么老妈之类的我就不细想了,我怎么感觉你俩都同居了……”左右田从指缝间盯着醉得渐入佳境的狛枝。

“三个月前我在机关的宿舍水管漏水修不好,于是就……预备学科也只有这种不上不下的温柔还勉强拿得出手了。”

“……我也想弄坏水管然后让索尼娅小姐……”呵呵并不可能。

所以我为什么要听一个get到同居成就的池面的抱怨啊?!——内心哀嚎的左右田先生。

“先别提这个,看他脸色那么难看的样子,我也勉为其难地为这个挑食的预备学科好好考虑了,我看冰箱还有材料打算试着做草饼给他吃,结果日向君他竟然挡在厨房门口,就那么讨厌我吗?!”狛枝摇摇晃晃地拍着桌子。

“……”左右田无力地再度把脸埋进手掌中。

“不过好歹我还是做成了。我明明……很努力啊……拼命迎合着区区一个预备学科的品味。”借着酒劲,狛枝异常地脆弱起来了。

“真是冤孽……”

“可是日向君为什么露出那么恐惧又嫌恶的眼神啊!就算我是那么不入流又惹人生厌的废柴,也无法忍耐他这种明目张胆的侮辱!果然日向君不只是不爱我,而是真恨我啊……”

左右田露出释然而理解的神情,当然不是望向眼前醉意盎然的狛枝,而是投向并不在此地的,值得同情的心之友。

“这样就算了,吃下去后竟然不道谢就跑走了,真是不懂礼貌不懂我的心……”

“日!”

如果这都不算爱……左右田心中的火把已然熊熊燃烧。

“永远都对我的真心视而不见,除了老妈子一样的温柔和倔强的迟钝预备学科……究竟有哪里好啊!”

“狛、狛枝你是不是OOC了……”左右田放弃了思考,“既然你觉得不好,那就别缠着日向了呗。”

“我就是喜欢没用的预备学科你管得着嘛!”

“狛枝你别这样瞪着我!很吓人的知道吗?”左右田眼神死,面对已经陷入恋爱彻底无理取闹起来的狛枝。

“可是!这种预备学科竟然那么受欢迎,真是气死我了!未来机关的女性们那么优秀,为什么眼光却那么差,日向君根本就配不上那些优秀的人……更可恶的是日向君或许是想抛弃我吧,明明和我都是被希望抛弃的残次品同类……这次竟然出差连情人节都不留下来!这次他究竟想要收到多少巧克力啊!一想到接下来就要看见洋洋自得的预备学科炫耀着成堆的巧克力还跟我说‘狛枝,我交到可爱的女朋友了,晚上我就不回来了啊哈哈哈’,我的心里就……他明明只配和我这种人在一起的!”狛枝响亮地呜咽了一声。

不……日向不是这样的人吧,既然敢于吃下你做的草饼。左右田漫无目的地胡思乱想:“狛枝,你想多了。”

“不能接受……日向君……我的预备学科跟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偷腥猫跑了的未来!就算是七海同学也不行!我醒来可不是为了这样的未来的!”

“你想多了……”不过看得出来狛枝彻底撕掉了谦辞和自贬的伪装了呢,有进步。左右田事不关己地产生了虚无的感情。

“明明……都是我先的!不管是先遇见日向君也好,先和他在一起行动也好……还是先喜欢上他也好,明明都是我先的!”狛枝扑在桌上,也不管倾倒在一旁的酒杯。

“啊,雪下得好大……”左右田那瞬间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灵魂似乎从本质上被奇怪的东西取代掉。

伴随着狛枝奇怪的哽咽,洁白的粉雪一刻不停地飘洒,那黑色的淤泥,被纯粹的白色风景彻底掩盖……又到了这个季节……阴霾的天空中,飞机远去只留下长长的航迹云……

“不对啊狛枝你快回来!片场都错了!!!!”左右田悚然大惊,如梦初醒,“所以你就找我抱怨这个吗?”

“即使是我也不会堕落到坐以待毙的程度,因为唯独美好无上的希望是不可以被放弃的,就算再筹划一次貌似是自杀的他杀也好……哼哼哼哼……”

“救命啊!!!!”

“左右田君你别跑啊!深呼吸、深呼吸,我开玩笑的!我不过就是偷偷地把床脚锯了点,虽然锯的时候不小心砸到脚了,但一想到接下来的幸运反而更兴奋了呢!”

“然后你就成功地爬上了日向的床是吗?天哪我在说什么……”左右田惊恐地捂住下意识掉了节操的嘴。他想,这都该归功于基佬的潜移默化润物无声。

“都怪预备学科不好,同居了那么久竟然不乖乖地抱着枕头到我床上来,我只好略施小计。不过他睡觉时后背怎么绷得那么紧,就算不得不睡在一起,怎么想都是我比较吃亏吧。”

“不是很想理你们基佬。”

“其实我也知道就这么磨磨蹭蹭下去,绝对不可能有希望的。”忽然间,狛枝酡红的面庞上难得浮现出了一丝忧郁和认真的神色,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倒在一边的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响声,“虽然并不觉得预备学科是值得告白的对象,但是……其实在程序里做出那个计划之时,我就和我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在那之后,我这种人还能被赠予未来,那么,我绝对会追求到和日向君在一起的未来,除这以外的未来绝对不行。为什么呢……明明是个毫无希望的普通人,但我却没法放下他。”

“狛枝……”看着狛枝这样,左右田也难得地同情起他,“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考虑了和日向君的未来,毕竟现在的我不是能够毫无牵挂任性而为的我了,所以得好好负起责任来了。”狛枝从公文包窸窸窣窣地翻出了一些东西,“房产证,以后我们两人在一起就必须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这是戒指,求婚的话必须要这些东西吧。宜早不宜迟,我不能再瞻前顾后,要好好向他说明我的心情。”

放在平时左右田一定拒绝理解,不过此刻他确实佩服起狛枝的行动力了,又或许是酒壮怂人胆:“狛枝!虽然我平时很讨厌你,但你确实男人!不过那东西是什么?”他指了指包里小小的反光包装。

“啊……”狛枝暧昧地笑了起来,“是安……”

“叮铃铃……”悬在机关旁酒吧门口的风铃随着推门带起的冷风震颤起清冽的音之涟漪。

“日向君?你出差回来了?”狛枝面对门口处来人,张口结舌。

“是的。狛枝,左右田,你们在这里喝酒啊。”日向边掸着肩膀上的细雪,边走过来,又面朝狛枝眉间拧起,“狛枝,你身上酒味好重!难怪在宿舍没找到你。”

左右田对着狛枝使了个“成败在此一举”的眼色。

“那,那不重要,多管闲事的预备学科……”狛枝像触电一样倏忽收口,“日向君……我有很重要的话想和你说。”

“狛枝,别吓我啊,表情好严肃……”日向抖了一下,因为室内外温差,面颊绯红。

“日向君,嫁给我吧!”

“唉?!!!!”

先排除掉周围零零碎碎的侧目而视,狛枝单膝跪地,双手举起戒指向面前人送去,却丝毫不敢仰头。

“狛枝啊……”左右田嗓音颤抖。

“……”日向完全说不出话。

“虽然这只是垃圾渣滓的告白,不过我不会给预备学科以拒绝的机会!日向君,我爱你,收下这个礼物吧,这会成为我们幸福未来的誓约!”狛枝紧张地没法思考自己一连串说了什么,唯一可以倚仗的头脑在这方面毫无用处。

这或许就是恋爱的心情吧,狛枝心里涌起了怦然的喜悦。

“真的……是认真的?”日向有点疑惑的嗓音,熟悉的,清澈的嗓音,希望永远陪伴在身边的嗓音,就悬在自己前方。

“日向君,你还要质疑我的决心吗?太自大了哦,预备学科。”

“……狛枝啊,”左右田面容哀戚,心里又隐约地浮现出幸灾乐祸的单身狗的释然,“你手上的真的是戒指?”

“……”狛枝默默地抬头,手上的……

说起来,手上这个安全套也是上个星期就精挑细选的呢,自带润滑油,香味和螺旋都绝对满意的那种。

戒指盒去哪了?手忙脚乱却更加摸不到戒指在哪。脑内一片空白的狛枝少见地开始放弃思考。

“日向君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种轻浮的人……”

“你不用解释了!你果然……”

“日向君!我我我我如果没有你的话……”

“……又没有拒绝你,我们会幸福的吧?我也这么期盼着那个未来哦?”日向微笑着,浅棕色的眼眸开始被积蓄的泪水淹没,“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和我说这句话。”

“嗯!”

日,这都行?太刺激了,现充爆炸吧。

左右田精神恍惚。

——这个故事,便是日后再度将世界卷入风波的超高校级的绝望,左右田和一堕落的开始。

永远不要虐狗,不要小瞧单身狗的绝望。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00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