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无耻的混更】爱沼

看着自己lft没有十月份的记录感到十分不安,于是拿参加微博上狛日暗锅游戏的文发到这里来。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1776192021/CE4792jXY 大家的作品非常棒


Attention:

1、名模X见习摄影师梗,类似于当初写的演员paro的BE路线?

2、含R15内容

3、脑洞一时爽,死线火葬场。当时疯狂地把文删了一半,因此有不完善的地方,可能在文末补充设定。

以上OK?======================================


终、

“日向君,你还是要离开我了吗?”

秋天的风有点冷,日向创打了一个寒颤,想着下次还是裹一条围巾出门吧。

他竭力无视着狛枝的那双眼睛,如果对上那双眼睛,就会觉得自己又一次沉入那潭深不见底的灰色沼泽。

“嗯,结束了,沉溺在私情中的过家家的时间早就该结束了。”日向慌忙低下头,觉得眼睛有点酸涩。

“日向君,你当初承诺过绝对绝对不会离开我的吧?绝对不会像我的家人们一样……难道是在骗我吗?”那样颤抖的声音,也成为了淹没意识的沼泽,“你明明知道……我这种垃圾渣滓……失去你的话根本活不下去吧!”

日向坚信狛枝从来不对自己说谎,他比谁都相信狛枝这番话的真实性。

这样的表白就像美梦一样,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永远沉睡下去。

但是没用的,并非做梦者不想入梦,而是现实的脚步声就像催促灰姑娘赶紧回家的十二点钟声一样,沉重作响。

“你才是在骗我,没有谁在失去某个人之后就活不下去。啊,或许狛枝你是这样,但我不一样。我追求的生活里仅仅有你是不够的。”日向故意地挑衅着狛枝,思量如何才能让他尽快憎恶自己。但低垂的头暴露了日向的心情。

“……”

欣赏到总是摆出一副沉稳、好似什么都不在乎的态度的狛枝像今天这样露出祈求的神色,真是赚到了啊。日向觉得现在应该得意一下。

“狛枝,坚强一点啊……不要总是像个撒娇的小孩说任性的话好吗?”

“日向君,你根本就不懂……”

“是啊,我这么说可能很过分吧,明明你已经坚强到现在了。但是你能不能再更坚强一点?这次,忘记掉希望、才能还有我,一个人走下去吧?”

——我必须要离开。

——因为到了现在,我发现我已经阻碍了你的前进。

——这样的未来根本没有希望。

“我们都不该沉溺在沼泽里了,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吧。就这样,再见。”

稍微抬头望去,秋天的苍穹非常高远。

“明明是我难得赢了他,为什么反而要做贼一般地跑掉啊!”湛蓝的天空在日向眼中湿润起来。

 

1、

“日向君,我出去买点必需品回来,你还要我带别的什么吗?”狛枝转过头问道,穿过口罩的话语有些瓮声瓮气,他现在可是口罩墨镜风衣全副武装了,一脚踏在门边的鞋柜上,弯腰把深色长靴的拉链拉到顶。

“十字路口向左转第一家和果子铺的草饼。”

“好好好,别的真的不要了吗?”虽然狛枝的声音听得不是太清楚,遮掩在伪装下的表情也看不到,但日向确信他肯定是在无奈地苦笑。

“嗯,其他东西都够,再说带的东西太多也挺占车子的空间吧?这次你恐怕又是一次性买回一个月的东西然后闭门不出……”日向沉吟道,“其实我出去也可以的,你每次出去都担惊受怕防着八卦记者,太不方便了。”

“不要……”狛枝整个人都阴沉起来,提及这个话题时他总是阴郁得吓人,“我不想让日向君离开这里。”

“好好好,我随口一说,我不是一直都呆在这里吗?”

有时候狛枝也像个任性的小孩。

“那我走了,日向君好好呆在家里哦?”

“你早点回来。”

“我爱你。”

日向听见门“咚”地一声关上。

那瞬间日向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抚摸着脖颈,因为很久没出门的缘故,原先健康的浅棕色迅速地褪去。然而白皙的脖颈上,却又留下了一圈刺眼的浅红色,日向用指尖轻轻地触碰着开始变得浅淡的伤痕,稍稍体会到轻微的刺痛,看来这样的伤口很快就会好了吧,大约不过多久就连疤痕的影子都一点也看不见。

没关系的,项圈什么的再也不需要了,就算现在解下了项圈,日向也绝对没法离开这里,去往任何地方。

因为没有鸟的翅膀,所以没法翱翔在苍穹之间;因为没有野兽的四肢,所以也没法奔驰在原野之上。为什么直到这段时间才明白过来呢?

所以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什么地方都没法去的自己,就安心地沉溺在爱情的沼泽里不就行了吗。

日向晃了晃脑袋,放弃继续没必要的思考。他的心情立即轻快起来,想着应该先打扫一下屋子。

 

2、

什么时候过上了被囚禁的日子已经不知道了。

不过这是两人心甘情愿的。

——所谓废物同类就该抱团取暖啊。而且没有才能的日向君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吧?

那个家伙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手指一动,把一封请假信发给了公司。

 

3、

在打扫的时候日向才会从现实情况具体感受到狛枝果然是个名利双收的顶级模特,所以仅仅用于独居的地方都建了个相当大的别墅。不过据狛枝说他其实也并不想把住处建那么大,这栋别墅是抽奖抽到的……果然是个传奇得难以置信的家伙啊。日向摇摇头。

住处大的坏处就是打扫费时费力,即使不出家门用不着修建庭院里的草木,单说清洁房间就已经很辛苦了。不过好在就是因为地方太大,狛枝雇了人定期来大扫除,所以日向这次也不觉得很累。

倒是在收拾东西时翻到了一些旧物,日向把它们搬出来看着解闷。狛枝的家虽然很大,但是狛枝并不愿意通电视和网络,日向常常感到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离了。不说其他的,独处时就会闷得发慌,现在也只能看书解闷了。这次翻到了一些过去的东西,倒也能够消磨掉狛枝不在家的无聊时光。

相册积了一层厚厚的灰,显得老旧无比,实际上这本相册算不上旧物,仅仅是因为一直弃置在杂物间没有取出过才这样。

日向把上面的浮尘擦掉,怀念地翻开相册。其实这本相册也只是半年前才尘封起来的,但现在看着却有种恍如隔世的心情。

“原来我这么久都没碰过摄影器材了啊……”那些“老朋友”现在也送去做长期“保养”了。

一刹那才想起来自己原先是一个见习摄影师,而这本相册里的作品都是自己从遇见狛枝开始逐渐积累的。

一直重复着爱,一直重复着除了对方什么都不重要,然后这一切的开始都还记得吗?

 

4、

在日向看来,狛枝凪斗的双眼如同深不可测的沼泽。

他的沼泽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疯狂了?

虽然现在的情况确实让日向体会着惊涛骇浪袭来以及愉★悦的撕裂感。

“狛枝!早上就不要……啊!别!……温柔点啊!”

起床后稍微洗漱一番,便遭遇了突然袭击被按在洗脸台上,日向防不胜防。昨晚刚经历过爱★欲的肉★体如今敏★感无比,就像开袋即食的食物一样方便被吃,狛枝没花多少时间就进入本番,肆无忌惮地与日向交换欲★望。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日向君所以总是想着做这种事嘛……呐,日向君一定会宽宏大量地施舍我这种性格恶劣到……完全不值得被爱的垃圾渣滓吧?”狛枝充斥着情★欲的魅★惑嗓音既像是抚慰、又像是乞怜,源源不断地舔★舐着日向的耳道,涌进他的大脑。

“呜……嗯啊……你……你今天又耽误那么久……不去工作吗?”日向的理智融化得拼凑不出完整的句子,他勉强转过头,用模糊的泪眼凝视着狛枝的眼睛。

没有其他理由,仅仅是喜欢看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是灰色的沼泽,令人一旦接近就无法脱身,只能慢慢被吞噬殆尽的沼泽,也是日向如此热爱的沼泽。

这样的双眼,这样的沼泽,此时此刻仅仅倒映着日向一人的模样,仅仅属于日向一人。

“啊哈……比起工作,我还是想和日向君在一起……可以吗?”狛枝进一步俯下身咬住了日向的嘴唇,唇齿间泄露出喃喃低语,“我……只要日向君就可以了,别的我都不在乎。”

“我也……只需要狛枝……”

这句话斩钉截铁,如同永恒不变的誓言和法则。两人唇★舌交叠,肢体纠★缠在一起,不断用行动迫使自己相信这句誓言确实是如磐石般无法转移的真理。

然后,他们攀上了愉★悦的顶峰。脑海里那句话的余音嗡嗡作响。

 

这是常态,只不过会在这个家里换了时间和地点上演。

如果不交★缠身躯,拼命拥抱对方,总觉得不够传达对于彼此不顾一切的爱情。

 

5、

从第一次见面时开始,那双光彩照人的眼睛戏谑地瞟了一眼日向,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比刚磨过的匕首还锋利的轻蔑,日向就觉得自己被沼泽底的淤泥淹没头顶。

在如今的日向看来,相册里那些最初的作品确实相当稚嫩,怎么说呢,或许就是无才能的表现吧。但这个相册对于他而言依然贵重无比。

“啊,这是第一次给狛枝拍的照片。”就算在照片上,狛枝随意地坐在椅子上,但也还是表现出了独有的气势,看似在温和地微笑却又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轻蔑的态度。日向又恍惚了一阵。为什么又忘了呢,可能是这些时光的朝夕相处让他完全依赖于狛枝的爱情,让他所见到的狛枝唯一的身份就是他的恋人,却渐渐无视了狛枝有个被业界誉为“奇才”的名模的身份。

当时初出茅庐的日向,纵然怀揣着成为著名平面摄影师的妄想,但在公司决定把他这个新人分派一个给名模狛枝凪斗专门拍摄杂志封面的任务时,他还是惊讶得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躺在床上滚了几个来回。

虽然日向并不是个关注时尚的人,所以他常年白衬衫牛仔裤的搭配总被朋友们调笑。他更不知最近有什么明星偶像受到追捧,多少有点脱离时代。但即使如此,狛枝凪斗这个人他也听说过,因为他的名气确实厉害到了这个地步。

在国内早已跻身一流,在国际上也崭露头角,前途光明无限。以模特的身份,拥有了国民偶像级的影响力。

“这个人该多优秀啊?”日向这么期待着,起初见到狛枝也确实体会到了……虽说这种崇敬感根本没有持续多久。

“一看就完全没有才能,不过这也好过那些充满才能光彩照人的人了,反正我这种站在这里就像垃圾渣滓般碍眼发臭的家伙也只配的上你的协作了……你叫什么啊?”那张五官清秀的面庞毫不介意表现出露骨的恶意,灰色的双眼估价一般地把日向打量个从头到脚,形状姣好的薄唇一张一合,嘲讽意味十足的所谓夸赞倾泻而下。

这个人真是糟透了啊……日向心里堵得慌,但是作为新人又不想放弃这个大好机会,只得按捺怒气。

一旁的工作人员马上过来圆场,他对日向悄声道:“狛枝先生脾气有点怪……你千万别生气啊,听说从小家里遭遇变故后就这样了,他的助理和专属摄影师都被辞掉好几个……”

日向欲哭无泪:“原来这次能接触到这样的名模根本就不是什么好机会,实际上除了我这种见习摄影师之外就没人肯来了吧?!”是啊,早该想到的,竞争激烈的公司之前一直忽视甚至排挤日向这个新人,现在怎么可能好心把大好机会让给他呢?

然而日向还是老老实实留下来了。对于那个时候的他来说,困难时必须要克服的,不然那个远大的梦想——成为杰出的平面摄影师——就无从实现了。这个开头虽然艰难,但却是梦寐以求的第一步。

即使没有出众的才能,努力下去就好了吧?那些年,日向一直这么相信着。

 

6、

似乎失去活在现实里的感觉了。

就像真的沉到了沼泽的地步,鼻腔、肚子、甚至连脑浆里都塞满了甜腻的淤泥。

那是来自对方的爱意。

啊,这个地方真是安静,连门铃的声音都听不到。

 

7、

然后相处了不久,才逐渐从那份耀眼底下窥破这双眼中深藏的孤独和倦怠,日向更觉得双腿可能陷在沼泽里拔不出来了。

相册一页页翻动,所有照片中的主题都是那个怪癖的狛枝凪斗,有一些是专门供给杂志的艺术照,有一些是闲暇时抓拍的日常照。慢慢地,照片里真正意味的笑容多起来了。并不是说之前没法照到他笑着的表情,按同样是摄影师的好友小泉的说法,真心的笑容和嘴角上扬是两回事。因此,即使到了现在,日向依然为相册里的笑容变多由衷地燃起成就感。

和狛枝的相处的确让人觉得烦恼。

那个家伙似乎连饭都不会做,真糟糕啊这么大了难道是被外卖和方便食品养起来的吗。

那个家伙今天又和其他模特吵架了,这样子下去怎么有朋友。

喂喂喂,不要和经纪人这么说话啊,自贬的话回家再说啊,你看那位先生脸都绿了。

所以说,这么让人觉得麻烦的家伙怎么能放着不管呢?

日向这种毛病和他一成不变的着装品位一样,被他的朋友们诟病多时了。

算了,就当作为摄影师附赠一份助理服务吧。

“你这个人天生老妈子命啊!”朋友们异口同声地说过。

说起来独自在外打拼也很久了,多少有点惦记呢。

 

 

8、

“狛枝,你不喜欢当模特吗?”渐渐地,日向可以对他直呼其名了,以及闲聊一些和工作无关的事,以及更加亲昵。

不知是不是因为好运,按前不久才见到的助理君(现已辞退)的告诫,狛枝永远不满意他的合作者,所以前面的摄影师没过几天就屈服于狛枝看似谦恭的专横下,都叫苦连天地卷铺盖走人了。但是自己却好好地呆到了现在。当然和他们说的一样,狛枝确实很挑剔,但是忍下来却发现彼此相安无事。

而且,渐渐地……渐渐地……

“当然不是,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狛枝对着镜子一心一意地取下假睫毛……话说他的睫毛已经很长了吧。

日向讪笑一声,发觉自己问得有够蠢。平时倦怠的狛枝,一到T台上顿时就神采奕奕,对工作也无比热情。不管是他的合作者还是经纪人,虽然对他的脾性颇有意见,但唯独对他的本业挑不出刺来。

日向想起了自己不顺的开局,突然有些羡慕狛枝。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也能……

“也只有在T台上才觉得自己还像自己,别的什么都做不好,也只有当模特才能稍微怀有希望吧。如果不用和那些人打交道就更好。”狛枝不带感情色彩地阐述着他的态度。

“狛枝……”

日向发觉,自己或许和狛枝确实很像,一直在为一个目标坚持着,不过那个目标对于狛枝已经触手可及了,但是自己的目标却……眼前浮现出不断寄回的参赛信、竞争者们嘲讽的面容。

“日向君又在想什么呢?呐,是不是想着我的脾气太差劲,打算编造辞职理由啊,那些人都是这样的……”明明长着一副知性气质的脸,平常也总是游刃有余举重若轻,但狛枝此时就像个撒娇的小孩子拥抱过来,“日向君啊,那么糟糕平凡的你能不能多陪一下我啊?你可没有像那些优秀的人一样离开的资格哦?明明连我恨不得扔到不可回收垃圾站的往事都挖出来了啊。”

“乖一点啦……”日向觉得好笑又无奈,想着比起纠结被评价为糟糕和平凡,还不如先庆幸和狛枝的关系还算亲密。狛枝的拥抱有点紧,“我当然不会离开你的啦……”

日向话音刚落,就被狛枝眼中涌动的感情吓了一跳。

“日向君……我只有你了啊。”狛枝的感叹如微风般掠过,“刚才说的话,可以发誓吗?”

那种感情是什么呢?

日向没法拒绝他的请求。

“我发誓。”

因为当他发现狛枝沼泽一样的灰色瞳孔中之映着自己平凡无奇的面容时,他觉得自己安心了。

——哪都不要去了,停下来吧。

整个世界可能都停滞了,唯独狛枝的靠近没有停下。

“我喜欢日向君。”

相触的唇颤抖着,陷入了甜蜜的麻痹中。

 

9、

一直重复着“爱”,一直暗示自己“除了他的爱我什么都不需要了”,却一直忘了回想一切的开始。

一开始的我们究竟想要怎样啊?

但是我们都停止思考了。

这个地方太安静了,当狛枝离开的时候,即使狛枝回来的时候。

什么时候回来呢?

门铃的声音一直没响起。

 

10、

 最后他的眼中充满不顾一切的疯狂,日向时常会误认为自己即将被那双眼睛给吞噬、撕碎。

他在沼泽里窒息了。

“日向君,很累吧,不用这么努力了啊。”

“日向君,我们逃走吧。”

“那个地方就是我们的爱巢。”

“你说工作……为日向君舍弃掉这个无所谓哦?”

“日向君永远地属于我可以吗?事业不顺也没有未来的日向君呆在我这种废物身边吧。我除了日向君,什么都不要了。日向君也是这样看我的吗?”

从小就开始做自己拥有一份才能的梦。

一度误以为自己真的拥有了才能。

接着、接着就再也没法前进了。

没有翅膀的鸟,没有四肢的马,没有腮的鱼,没有才能再怎么努力总是一事无成的日向创。

他疲惫地点点头,然后再度被对方并不结实却很牢靠的双臂死死地抱住。被饲养的渴望如同暖流灌注了身体。

好像再也不会松开了。

好像真的不会松开一样呢。

 

11、

相册没有夹满照片就中断了。

日向突然疑惑地想着,两人真的很相似吗?

——那个家伙可是失去了才能的舞台啊,但是我又做了什么呢?

——我让我们都止步不前了,仅仅是因为自己想要放弃。

——你喜欢的希望,我想要的未来,什么都没有。

——这样可以吗?

 

12、

 

——果然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除了你的爱情什么都不需要其实是空话。

——我是个贪心的家伙,所以最喜欢的事物的排行榜上慢慢地排列了各种人的名字各种事情的名字。你的名字其实排在第一位呢。

——但是我并不想为了第一位舍弃掉其他,和你很不一样。

——对了,你没有欺骗自己吗?你没有对自己说假话吗?

 

门铃响了,一切死寂就像被石子砸中的玻璃窗一样四散开裂。

“日向君,我们找了你很久了你知道吗?”熟悉的声音响起。

那些声音是朋友们的声音。

他们伸出手,诱惑着日向背叛许下的誓言,拯救着沉在沼泽深处的日向。

 

终、

停止又前进,不断前进,然后终于可以再度相逢了。

这次就能真正的在一起了吧,再也不用停在原地做着永远醒不来的在一起的梦了吧。

“你……”

“因为你只说了再见没说永别啊,现在还是一样没脑子啊日向君。”

他微微一笑,把一本沉沉的相册塞给目瞪口呆的人。

“你现在早就脱离见习阶段了,工资也提高得不像话呢……这次一定要拍摄得更好啊。”

“狛枝,你这个家伙……”

一个阴魂不散的沼泽啊!


end================================================

算是一个总结。

故事其实很简单,就是名模狛枝和摄影师日向因为合作而渐渐走到了一起。

两个人都是偏执狂。因为是架空设定,所以和原作设定有些不一样。狛枝因为家庭遭遇变故,常常被运气捉弄,因此性格乖僻。他是为T台而生之人,在遇见日向之前他的容身之处只有T台,其他什么都不擅长,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和周围人关系恶劣,活得十分疲惫。日向是个积极追逐自己梦想(成为一个出名的摄影师)的人,初出茅庐,相信努力就能有结果。

但是现实的不如意把两人的偏执都激发出来。日向发觉自己比不上那些天才,狛枝越来越受不了和其他人打交道的疲惫(这里其实没好好写出来)。然后两个自认为废物的家伙就抱团取暖了。

然而两人虽然都很偏执,但是方向是不一样的。如文中所说,狛枝可以抛弃除了自己最重视之物之外的所有东西,以前是T台(其实他除了当模特不擅长做其他事很大部分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是日向。其实这就是个怪圈,就是因为过于依赖某物而不在意其他,所以越来越成为孤岛,成为孤岛之后就只能靠依赖自己唯一依赖的某物生活,如此恶性循环。

日向当然也能给自己追寻的事物排名,而且可以为第一位偏执到死。但是他没法为第一位彻底舍弃其他事情。以前是摄影,现在是狛枝,但是他没法为了狛枝放弃自己的摄影梦以及关心自己的朋友们。

日向发现了狛枝的恶性循环和自己的真心,为了不再让彼此裹足不前,于是离开。

本来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但是我想了一下……狛枝根本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啊?

于是结局就成为这样了。

大约是他们都正视了自我吧。

 


评论 ( 1 )
热度 ( 63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