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杀死恋人的准备工作(cp:松日?)番外-蜉蝣

原来叫日常游戏,改了个名字。顺便把它写完了。

前面的部分

第一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5e5aba6

第二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5eb9d7b

第三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5efc7f6

第四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62394c7

第五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6540118

第六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67e9430

Attention:

1、此为接受手术之前日常生活的番外,和正文气氛不同,想表现一点自在的日常;

2、OOC更加难以避免了;

3、胡编乱造。

就这样===================================

番外 蜉蝣

7:00AM

准时醒来,有点头痛但确实没法再度入睡了。难得在休息日想把脑袋在枕头上多搁一会儿。肢体抱怨着,但还是老老实实撑着我从地铺上爬起来,最近这段时间我就住在研究所里,这种硬梆梆的触感早就熟悉。

那架病床自然被日向占领着。难得他睡到现在还没醒,在昏暗的自然光下看上去就毛刺刺的栗色短发从洁白的棉被里露出来,安稳的呼吸顶得被子缓慢一起一伏。睡得这么熟恐怕是昨天的实验太累了。

既然如此还是去买点早餐好了。因为和衣而眠所以衣服皱巴巴的,我把椅子上的外套拽出来。

 

8:00AM

“快起来啊!怎么睡得像头死猪?喂、刺猬头!”我恶狠狠地用卷起来的新一期漫画周刊拍打着日向的肩膀,然而毫无作用。感觉攻击都被MISS掉了。

我猜到他一时半会醒不来,干脆买了早餐还干脆在校园小小地转了一圈。然而日向熟睡的样子根本就亘古不变。

早晨的暖色阳光铺洒在日向创的脸上,随着他平稳的呼吸一起一伏,间或一声表现睡眠质量的舒服梦呓从双唇间扭捏而出,与窗外鸟鸣一同打破沉寂。

啊,简直是平凡安定的早晨的象征啊!

——以为我会这么说?

我思索着周刊的攻击力是否不够,或许换成月刊还差不多,再不行就只能翻出压箱底的合集了。

不行,珍贵的合集不可以用在叫刺猬头起床这种空虚的用途上。

对了,不是还有另外的好方法吗。装在纸袋里的面包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这是我在之前的食堂大战中俘获的战利品。说是“战争”并不为过,虽然我对超高校级的厨师的黄段子以及癖好难以恭维,但是他的厨艺足以做出引起食堂战争级别的食物。今早他特别制作的面包更是引起学生们斗争的热潮,我碰巧成为了胜利者的一员。

于是我拿出散发着温暖的芬芳的面包,伸出手臂在日向鼻尖前方晃了晃。他的鼻翼微微动了动。

看起来很有效。

我慢慢收回拿着面包的手。

”唔嗯……“闭着眼睛发出了抱怨的声音,闭着眼睛伸出手往空气里一抓,成了。他不满地嘟哝着睁开了双眼。

8:15AM

刺猬头终于消停下来啃面包。

起床气意外的大,平时竟然看不出来。

他低着头双手抓着面包片凑到嘴边一下一下地啃,头顶上的天线随之一颤一颤,营造出了傻乎乎的花栗鼠的感觉。

不行,外号不可以取太多。

8:31AM

“对不起啊松田。”吃完早餐的花栗鼠……日向,彻底恢复了平常的状态,老老实实地甚至可以说礼貌过头地向我大大地鞠了一个躬,“刚起床的时候……真对不起!”

“没什么好道歉的,刺猬头……”其实也能够理解起床气的存在,不过想不到日向这种人的起床气竟然那么厉害那么鸡飞狗跳,或许这方面也可以当选超高校级吧……我撕开一片面包浸在牛奶里,看着水分顺着纹路爬上来。

“等一下我来收拾桌子就好,”花栗鼠……日向似乎还是有点过意不去,主动地揽着任务,“今天忘记早起烤面包了,结果麻烦松田特地出去走一趟。”

“这不算什么,就当是早上散步,”我啃着面包,想着那矮个子的手艺还真不懒,如果人不是那么下品就好了,“而且以前总是你做早饭,现在偶尔休息也没关系。”

“但是……总觉得我在这里什么事都没做有点……”这家伙平时还是清清爽爽一个人,怎么现在那么扭扭捏捏?

我不耐烦地抓起周刊敲他脑袋:“小白鼠好好接受实验就行了,你听说过哪个实验室要雇小白鼠干活吗?”

“也是啦……”有一瞬间我看不明白他的表情,但接下来是和这段时间的他的微笑别无二致的清爽笑容。

9:30AM

“什么?松田你说要我也出去玩一玩?”又是这种傻气十足的吃惊样子。

“你这是什么表情?有时间也应该把小白鼠带出去透气吧?”我皱眉瞥了一眼他身上宽松的病号服,“去换一下衣服吧。反正今天我休息,你也没别的事,其他人在上课,躲着点没人会发现的。”

11:40AM

“啊,没想到松田推荐的悬疑片还挺好看的!虽然有点惊悚片的感觉。”日向意犹未尽地看完了结尾彩蛋,才慢吞吞地离开亮灯了的场地。

“这部电影就是你第一次来我研究所看到的那本被摔破的漫画改编的。”

“是吗?很厉害啊!把主角就是凶手的设定表现得很完美,让人一开始一点都想不到!可惜最后的解谜没有把最大的谜题解开,这个有点失败呢。”

“我说,刺猬头,刺猬头!日向啊!”我猛拍了一下浑然不觉向电动扶梯走去的日向的肩膀,“你给我停下来,就没见过这样听觉迟钝的刺猬头!”

“怎么了吗?”他迷惘地回过头来,突然惊觉,“啊!爆米花好像只动了一点点的样子!”他手一抖,还晃落了几颗。

“是啊,那么大一袋爆米花怎么办呢?”我望向那个鼓鼓囊囊的豪华装,被日向双臂紧紧搂住,袋子的高度快要抵到他的脖子,“反正你肯定知道公共交通工具里不能带食物。”

“呃……”他畏惧地瞟着爆米花,“要不松田你把这个吃掉吧?我现在不想吃爆米花……”

“我不想再吃了,但是我还有额外两点优势可以反驳你。”我语调平板地陈述,我知道虽然眼前这个人是个正经的好青年,但太放松的话还是会被他胡搅蛮缠给糊弄过去,“第一,在看电影时只看见你盯着屏幕发抖,吃爆米花的任务全是我负担的……”

“呜……”他语塞。

“第二,一直怂恿我答应你买豪华爆米花套装的人是你吧?之前抛弃掉自己的男子气概苦苦哀求以至于差点撒娇的人是你吧?真可怕呢,刺猬头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还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啊!别说了!”他脸涨得通红。

“为什么不喜欢吃爆米花还偏要买豪华版的,我真是想不通呢。”

“因为……因为……”脸越来越红了,天线也萎靡地垂了下来,“你看!今天是特价啊!那么一大份爆米花半价啊!可以省多少钱啊!所以……”

“我懂了,”我径自走向某个地方,日向慌慌张张地跟着我,“原来你就是那种一看到超市有东西打特价就一股脑冲上去的家庭主妇的类型吧,也不管东西是不是用得上……”

“可是!看起来真的打折啊!”

“嗯,我知道,你未来的老公一定会很幸福又很烦恼吧。”

“喂!松田别胡说八道!”当他看着我停下的地方,突然住嘴,作势欲逃。

我拽住他的衣服让他老实对着这边站着。“刺猬头,好好看着,这一大堆爆米花是怎么被慢慢倒进不可回收垃圾桶的。”

“不要……”他慌张地摇着头。

“都是你的错,这么多爆米花全部被浪费了……”

“啊啊啊啊!!!”善良的主妇心受到了重创。

“记住这种后悔的感觉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2:17AM

午饭只要投喂草饼就好了,日向是个相当好摆平的人。

虽然我觉得在西餐厅里吃草饼无论如何都是件很奇怪的事,不过看他一脸投入的样子也懒得吐槽了。

就那么喜欢草饼吗?老了会犯糖尿病吧

……

算了。

不可能的事情没有思考的意义。

3:00 PM

“松田,我的脚有点痛,能不能先停一下啊?”

“店员小姐,请把那件外套拿过来,谢谢……刺猬头,你靠过来一点……有点奇怪,简直就是猪鼻子塞大葱,这种新潮的设计太不适合你了,或许那件稍微土气一点的会更加合适……”

“喂!什么猪鼻子塞大葱啊?土气又是怎么回事啊?”

“别赌气,好好试衣服。”

“我不懂为什么出来玩还要逛商场……”

不管被挖苦多少次甚至可以说到了习惯的地步,这家伙还是老老实实地流露出有意思的反应。脸都憋红了抿着嘴巴显然是想忍住反驳,但还是忍不住抱怨着吐槽出来,然后又为自己毫无长进的反应垂下眼帘表现出懊恼的样子。

不过看得出来他并不是那种喜欢购物商场的人,一开始倒是好奇地打量着形形色色的货架,但没过多久热情就耗尽,到了现在早已索然无味。真是奇怪啊,我还以为所有人都应该像丑女那样进个商场就恨不得把钱榨干然后把自己抵押在那里呢……啊,说起来我还真的有被商城打电话喊去赎人的经历。

“好吧,试穿下这个就不继续逛商场了。”

感觉他周围的浊气一下子变清新了。

“这一件倒是挺不错的……”

“我是觉得颜色有点刺眼了,不过松田觉得还不错那就这样吧?”日向凑到镜子前打量着,点着头还算满意。

本来以为这件外套款式有点烂大街,但漆黑的底色配上鲜红的纹路,套在他身上却相衬到了出人意料的程度。

只是有点陌生。

4:32PM

“吓……死……我……了……”

噗通一声,日向一屁股坐在地上。

“说你是刺猬小白鼠还真没冤枉你,真够没用的,坐个过山车就衰成这样?在这种项目里培养男子气概可以得到你女朋友的青睐,你都不懂吗?”

“又没有女朋友!”话甫一出口他便察觉到不妙,血冲大脑,面红耳赤,“我是说没有交往过……我……算了!”

虽然他就算不提这个,事实也显而易见无法掩饰。这个人还蛮擅长自我拆台的。

捉弄虽然有意思,但还是不能过火。

“没事吧?昨天才注射了一些药剂,是不是有点不舒服?去那边的小餐厅休息一下吗?”

“不,接着玩吧……”

“别逞强。”

“不好,这个游乐园还有很多地方没去玩过,我想都玩一遍,下次就不能……”他没有说下去,只是注视着我。

我不想违背他的想法。

“随便你吧,到时候难受了要多吃药就别抱怨。”我不习惯他不说话的样子,便自顾自说下去,“别发呆了,跟上来啊。”

这个家伙总是会落在后面。

“好!”很明显的音调上扬。

“接下来就去鬼屋吧。”

“唉?!”

6:27PM

夕阳下的游乐园很安静,橙色的天空上渐渐出现了星光。

“谢谢你,松田。”迈着轻快地步伐走在前面的人转过头。这个一路上面带无忧无虑的笑容的家伙令我稍觉陌生,我本以为日向适合发自内心地笑出来,然而真的出现这种表情时,反而让我心里涌现出莫名的情绪,这种情绪绝对不是快乐和欣慰。

“有什么好谢的?”

“谢谢你陪我出来玩啊。”

旁边的人工湖上漾起一圈圈闪烁着柔和光辉的涟漪,因为晚风刚经过。

“是嘛……”

“上了初中似乎再也没人陪我到游乐园来玩了,家人总是很忙,朋友……算了,和松田说什么无聊的话啊……”他摇了摇头,又闭上了嘴。对,他总是这样,总是有什么憋在心里的东西,即使在毫无拘束的时候偶尔吐露只言片语,也会马上把剩下来的咽回去。

“也不是光陪你玩,我也挺久没来游乐园了。”天空中的归雁成行,发出了悠远渺茫的鸣叫。

“松田的家人也很忙?”

“不是……”我躲避着他探寻的视线,“我的双亲早就……”

“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个……”

“没什么,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短暂的相对无言,只有头上的夕阳渐渐西沉,天空慢慢变暗了。

“日向,今天高兴吗?”

“很开心啊……开心到了简直希望每天都是这样……”他苦涩地笑了。

“那你还……不,当我没说。”差点就说出了对小白鼠不该说出的话。

又一阵晚风,吹起湖水,然后,池水上飘过了洁白的雪花。

“是雪?”

“怎么可能……”那些生物聚集在一起,展开雪白透明翅膀纷飞,被镀上夕阳的余晖,这是如同梦境的场面。

但它们只是虫子而已。

“蜉蝣。”

9:00PM

“真想不到回来都这么晚了。”日向一进门就急着冲向冰箱,把刚刚购物的成果摆放进去。

“因为我们走得很远,然后你路过超市又兴高采烈的说要买菜做饭什么的……所以我说你是家庭主妇还真没冤枉你……”我嫌弃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把不同的食材在冰箱的格子里分门别类。

“松田独居那么久又有一台冰箱,竟然还不自己做饭才很奇怪呢。”

“我的研究所又不是饭堂,还有那冰箱是临时放药品的。”

“有洁癖又常常一副乱糟糟的样子,还抱怨我,果然还是松田奇怪一点。”在这个话题上强硬起来的日向根本没理会我的挖苦。

这个家伙究竟是小白鼠还是我的妈妈啊?难道现在的小白鼠都变异到家务全能了吗?

浮现出这些想法时我无力地察觉到自己绝对是被丑女的说话方式毒害了。

“早点睡觉啊,今天玩得那么欢,小心有什么不良反应。不舒服的话我还准备了一些临时抑制的药片,放在你床边的柜子里,吃两三颗就行。”

“好啊……明天做什么菜呢?总是吃那些快餐可不好啊……”他倒还是自问自答自娱自乐。

“吵死了……”我躺在地铺上拿杂志遮住脸,挡住天花板上落下来的灯光,悄悄地感叹着。

竟然产生了这就是理所当然的日常的错觉。
这只是被扮演着的无意义的东西。
我们都知道的。

11:59PM

我梦到了蜉蝣。

end==================================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