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复健】魔法少女Hajime★!

Attention:

1、复健作,所以不要期待任何剧情、人物以及结构。

2、这个标题没多大意义,感觉和轮回梗有点关系。

3、还稍微借了一点寒蝉解篇的设定,虽然大约看不出来。

就这样吧,雷到了别杀我===========================


这是哪里?

像绳索一样意图把人绞至无法喘息的无边黑暗,被渐渐蔓延的橙色火光撕裂了。很温暖很温暖,从普罗米修斯将火带给人类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火能给人带来安详吧。安稳地沉睡在这无边的火光中吧,再也不用惧怕无边的黑暗和鬼鬼祟祟的走兽。

但是什么声音想起来了,这是……圣歌?我想起来了,这里是哪里。红色的灭火瓶甩出一道道弧线,火焰为它们染上了金黄的光边。我想起来了,火在降至人间的那一刻,除了意味着安详,也意味着恐惧。

——快醒来啊,不要再睡下去了!

我战栗着醒来了,惊魂失措的双眼意图从飞机窗外的景色找到聚焦。平流层厚实洁白的云层如同记忆里母亲晒的棉被一样平实柔软。

稍微找到了一点实感,不至于沉浸在不安的梦魇中。现实中的头微微发疼,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抬起酸痛的左腕,手表上火红的数字一下一下地跳动着:

“30′00″”

“29′59″”

原来已经是这个情况了啊,终于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过于强烈的不安演化成了疲惫的安宁。

窗外很安宁,什么不测的未来都看不到。

——放手不就好了吗?并没有坚持下去的意义。

但是我想迎来这次的结局。

“呜,手表……”

稚嫩的童声在附近响起,我的手腕被碰了碰,有点冰冰凉凉的。

我一抬眼,一头软绵绵的白头发就占据了视野,它的主人正好奇地伸出手指,点着手表的表盘,凑近的呼吸打在我的手背上。

太好了,是活生生的人类,而不是躺在维生舱里如同人偶一样失去生机的肉体。那样子的你,我不想再见到第二次。

”凪斗!不要到处乱跑!“急匆匆的脚步声后是大人的责怪,”怎么可以乱动别人的东西?“

一个面目温和的成年女性无奈地叹着气,有点歉意地向我鞠躬:”真不好意思,我儿子头一次坐飞机或许是太好奇了,希望您能原谅。“

”可是我真的很无聊嘛!“白色的小男孩嘟起嘴。

我心里哑然失笑,想不到这家伙也有那么顽皮,或者说正常的时候。如果不说什么,狛枝的母亲大约会继续道歉下去,我只好忍住笑意,摆了摆手:”没关系的,小孩子就该活泼一点嘛。“不管怎样都比那样好。

”大哥哥最好了!我要和大哥哥玩!“那双毫无杂质的灰色双眼带着兴奋的感情,直直地仰望着我。那双眼睛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呢?流露出虚伪的温柔,亦或是刺痛人心的嘲讽,还有混乱浑浊的疯狂,但最后都归于沉睡之后的死寂。

“凪斗啊!真没礼貌,不要给大哥哥添麻烦!”

“唉,不要~”往下看去,一团白毛球抱住了我的腿。

“这位女士,别生气,”我俯身揉了揉白毛球,手感软绵绵的,“小男孩都是很调皮的,让我陪他玩玩吧。”

“嘿嘿。”白毛球撒娇的态度好像是骗人的,一下子消隐无踪,换成笑逐颜开。

“唉,真是麻烦你了……”她颇不好意思,离开的时候还转头皱眉告诫狛枝,“不要给大哥哥添麻烦知道吗?妈妈和爸爸就在隔壁座位,记得回来。”

母亲离开后,狛枝彻底放松了下来,一跃坐到我的膝盖上。他有点瘦弱,就算把全部重量压在膝盖也只感觉到轻飘飘,这点倒是和长大后那种纤细的感觉很符合。

“大哥哥,我叫狛枝凪斗,你叫什么名字?”他一屁股坐下来,好奇地盯着我。我并不是没看见过狛枝小时候的样子,然而在众多时间点中也不过是寥寥数次。所以在印象里,狛枝永远是那个披着裁剪奇怪的外套,散发着虚伪的温和以及真实的狂气的青年男性,明明只比我高那么一点点,看着我的视线就好似俯视。

“我……我叫日向创。”

眼前的这个小男孩,虽然有点小恶魔的感觉,却和同龄的小孩一样活泼调皮,他现在的深绿色外套和以后的感觉很像,对这种颜色的爱好早就有了吗?呐,从今以后,你会在自己的幸运中逐渐成为那个我熟悉无比的狛枝凪斗吗?然后躺在维生舱里一动不动就像棺材里的尸体吗?

——拜托了,不要再这样了,不要再停留在那里。

“日向哥哥的手表好有意思,有点破烂,数字一跳一跳的,二十七分多少秒来着?”

我取下手表戴在他的手腕上。

“哎?妈妈说过不要随便拿别人的东西……”狛枝不好意思地拒绝着,但我很清楚他确实有点喜欢这个手表。

“送你的,接着吧。”反正以后也没有用它的机会了,“不过是要坏掉的东西,你就那么喜欢手表吗?”

“因为可以用来玩啊?上了飞机爸爸妈妈又说不能到处跑,好无聊啊。”狛枝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手表,突然想起了什么新点子,兴冲冲地拉住我的手臂,“日向哥哥,给我讲童话故事好吗?”

“可是我并不是很会讲故事……”拼命回忆着童年时代从绘本上看到的童话,“三只小猪的故事怎么样?”

“呜,好老套,”他似乎不是很感兴趣,“猪怎么能赢狼啦,那都是骗小孩的,还不如讲点伤心的故事呢。”

“你不就是个小孩吗?”我咳了几声避免笑出来,“那么,海的女儿?”

“日向哥哥!那都是说给女孩子的故事啦,没有别的吗?”

“我也很久没看过什么童话故事,又要新奇,还要是伤心的故事……”我闭上眼睛,我能够感觉到这个狛枝是活生生的存在,“那么,我编一个故事吧?”

“好啊好啊。”他放下了玩手表的活。

“从前在森林里,有一只兔子先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做着其他小动物没法理解的神经病一样的行为,还总是惹麻烦。大家都害怕它,久而久之,这只兔子就越来越孤独,但它或许是不在意的。”

“兔子先生好讨厌啊。”本体却毫不留情地批评着。

——我承认哦,那家伙确确实实很烦人,或许就不应该出现吧。

“兔子先生的邻居……嗯……是一只刺猬好了,”我摸了摸后脑勺,“所以刺猬先生和兔子先生打交道的机会比较多,难以避免地熟悉了。但是刺猬还是不懂兔子为什么一直在惹是生非,还是恐惧着兔子发狂。所以即使强打精神和兔子先生聊天,却还是忍不住想躲开。”

“刺猬先生也讨厌兔子先生吗?”

“说是不讨厌也不可能吧……说到底兔子先生总是给森林带来那么多麻烦,还危及其他的同伴,而且一开始装成温柔的样子来帮助刺猬结果后来又变成那种样子,不可能不讨厌的吧?”是啊,那个讨厌的家伙,总是阴魂不散地给大家带来麻烦,那副轻浮的可恶样子和我一开始对他的印象完全无法连接。

“那么刺猬先生为什么还和兔子先生聊天呢?”

“或许……”为什么呢?被这么一问我发现自己也并不是很清楚,但是那双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正好奇地直视我,“就算不能理解,但还是期望能够稍微理解一些,但还是期望能和兔子先生做朋友,或许就是这样想的。狛枝,你觉得刺猬很可笑吧?明明连接受兔子那种糟糕本性的准备都没做好,甚至想着兔子消失就好了,却还期待着做朋友,真是……”

——朋友,如果当初你也期待成为我的朋友的话,就快点醒过来啊?

“唉?我听不懂啦。”他歪了歪头,轻飘飘的头发随之一晃,“感觉好麻烦,还是继续说下去吧。”

“好吧,不快点说就时间不够了。”我只得苦笑,苦笑自己为什么到了现在还在寻找这个答案,“总之,刺猬先生就在看似危险实际上又平稳的丛林生活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每天都强迫自己本来想逃避的和兔子先生的交流,每天都持续着埋怨着兔子先生,想着如果这个吵闹烦人的家伙消失就好了……结果有一天兔子先生真的凄惨无比地死掉了。”

——其实从来不希望你消失,就算你这个人再让我失望再让我瞧不起也好。

“什么?!”小家伙一脸惊讶。

“似乎有说是自杀的,似乎也有说是他杀的,而且他的死也带走了刺猬先生的好朋友仓鼠小姐的命。所以刺猬先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但是自杀和他杀都无所谓了,最后知道的是兔子先生好像是为了森林的希望才那么做的,尽管他的行为并没有直接铲除掉森林的绝望。但这样下来,在灾难中幸存的小动物们胜利了。这个时候刺猬先生除了想救出其他受害的小动物之外,还想救活兔子先生……”

“轰隆!”剧烈的冲撞音让我刹住车,然后整个机舱扩散着嘈杂的电子白噪声。非常讨厌、非常讨厌,就好像回到了听着黑白熊广播惴惴不安的每一天里。

“日向哥哥?没事吧?你在发抖……”

“你这个小家伙不也在发抖吗?没事的。”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恐惧的是可能发生的不测,但我知道接下来发生的是什么,我恐惧的只是无法改变罢了。

“16分34秒……”

——时间已经……总是什么都做不到……

“飞机上的人都听着!我们已经占领了驾驶舱!飞机上也装了我们的炸药!快点放弃抵抗把财物交出来!!!”

“呜……”听着飞机广播里传来的凶狠威胁,和我一样强作镇定的小家伙瑟缩了一下。

“凪斗!没事吧?!”他的父母几欲起身飞奔往这里。现在整个机舱都弥漫着惊恐的尖叫和蠢蠢欲动。还有机组人员扯着嗓门的维持秩序的命令。

“啪!啪!”几声枪响,随后传来沉重的坠落音。然后是死一样的寂静。

“不要紧的,狛枝先生和太太……”我压低了嗓门和近在咫尺的他们联络,“别轻举妄动,听着机组人员的指挥吧,让我来看着你们的儿子。”

“真是太感谢了……”这个时候机组人员秘密地行动着,召集有余力的成人一同反抗。两位大人对我投以信任的表情,然后义无反顾地加入进去。

“好厉害啊!”狛枝大概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但小孩子究竟难以察觉今天的事对他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只是天真地为大家的团结而开心。

可是我知道的,一切都坠落向那个结局。

——还可以改变吗?这种力量完全不够吧。

“安静一些啦……也别露出害怕的表情啊?这样吧,我继续给你讲故事好了……”

“嗯,我也想知道刺猬先生打算怎么救出兔子的?”他一听我要讲故事,倒全然把现状抛在脑后了。

“打败大魔王后,刺猬先生就能通过其他同伴的帮助,穿越到以前的时间点了,回避掉兔子死亡的事件,这不就能把兔子先生救出来了吗?

“当然,跳回过去的时间点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总是有些限制的。比如说跳过去的时间点没法控制;比如一次又一次,程序……不对,穿越的机会是磨损的,然后跳回去能停留的期限就越来越短,如果一直都不成功的话,最终期限就为0,也就是说再也没有救出兔子的机会了。

”第一次,刺猬先生拥有三年的时间,他穿越到兔子先生死前三年。似乎没什么用呢,他已经是自己印象中神经兮兮的兔子了。刺猬先生想和他搭话,兔子先生的声音隔着厚厚的心防偶尔传出几句,刺猬稍微理解了兔子为什么是这样的兔子,但是并没有什么用……三年的最后,他还是目睹了兔子先生的死亡。“

飞机有点摇晃,有一个水瓶从对面滚到我的脚下。

”真的不要紧吗?“狛枝问道,他比我想象中要冷静一点。然后我听见了不知道从机舱哪里散步出的打斗声。

”不要紧呢,我还在呢。“故事继续下去。

”第二次,两年半的时间,还是回到兔子先生小时候吧?刺猬先生遇到了刚刚遭受过悲伤的事故的兔子先生。刺猬先生想,难道他是因为不幸才养出那种糟糕个性的吗?那么这次应该好好治愈他的创伤吧?但还是没用,兔子先生或许更加温柔了,更加会表现出其他动物更加喜欢的举动了,但刺猬先生看得出兔子先生还是原来那个偏执的家伙,这样下去那样的悲剧还会重演。但刺猬还没来得及看到最后的失败,就到了最后期限,刺猬先生愚蠢地因为意外死掉了。“

鼻端嗅到了烟尘的味道,或许是有什么东西烧着了。我抱着那个小家伙。

”第三次,毫无目的,两年的时间很快被虚度了。到底怎么做才能救出兔子先生呢?他不清楚,恐怕还要继续在时间中旅行下去。“

——为什么啊?为什么没法救出你呢?

”时间从年缩短到月,还在持续缩短。刺猬先生不想放弃,但任何努力似乎都没有作用。不是自己中途死在了未完成的时间跳跃中,就是眼睁睁看着偏执的兔子注定要走上那个成为自己阴影的结局。“

——为什么啊?我一次都不想看见你再这样被困在时间中了。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刺猬先生这么想着,跳跃的次数太多以至于没法想起到底经历了多少次,就连应该刻在大脑最深处的,那家伙惨烈到让人呕吐的死相也逐渐模糊了。如何是好?“

——你的死亡,我不要再看到。

”月缩短成日,日缩短成小时,忘记了跳跃次数、甚至现实的刺猬先生仅仅能凭借这个期限得知离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但自己还是没法救出……不对,或许救赎这个举动本身就不是自己能做到的,真是愚蠢,到了现在才明白……“我恍然大悟。

”为什么没法救啊?“机舱的晃动越来越剧烈,烟尘味越来越墙壁,前方的通道传来火光。

我抱起狛枝,寻找可能的逃生通道。

”因为兔子先生那家伙的一生,太有意思了。而刺猬先生忘记了兔子先生为什么要和自己交朋友的理由……它们啊,很相似。“

人群早已混乱,我在其中冲撞着,终于靠在稍微安全的区域。但说着童话故事的我们,似乎不在这个世界中。

手表上的红色倒计时持续跳跃,一秒都不宽容。

”五分多钟吗……这就是最后了吧,真是没然后了呢。“

——我又失败了。

”兔子先生期待的是同伴,刺猬先生希望的是先把他救出来再说,这两个家伙根本连最基本的事情都没达成协议嘛,谁都没法妥协,救赎什么的只是一厢情愿……不过在最后一次跳跃中明白什么都没用了。“

——我们真是笨蛋。

”其实刺猬先生非常喜欢兔子先生吧?“那个白毛小鬼怎么说出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什么?!什么喜欢的……不对……“我张口结舌,却不知从何处开始否认。

”日向哥哥你看啊,刺猬先生连那么多次轮回失败都没放弃改变兔子先生的命运,如果只是厌恶绝对做不到吧?“狛枝白色的头发被火光映上淡淡的红色。

”算啦,说这个已经没用了,倒是你,不怕吗?“我按捺住那瞬间的悸动,索性拉着他坐在地板上。

”一开始有点怕,不过日向哥哥说了没关系,我就不怕啦。“

”这倒是,我能保证你可以好好活下去。“然后迎来那必然的死亡。

——对不起,即使如此我还是无能为力。

在无数个梦魇中总能梦见的景象已经模糊不清,但掀开那帷幔时的心情我绝对不会忘却。以及凝视着培养舱里那安详到永恒不变的睡脸时的心如死灰,我也绝对不会忘却。

”对不起啊,还是骗了你呢,不可能没关系的……“

表链断裂了,显得更加破破烂烂。现在是三分零几秒呢。

——对不起,你本来可以拥有的人生……

”我好困啊……“小小的家伙迷迷糊糊地听着我絮叨他并不能完全理解的东西,”妈妈都会唱着摇篮曲哄我睡觉的……“

即使眼前的他只是我怀抱着执念所看到的虚像,但还是亲切无比。虽然我知道真实是培养舱中的狛枝凪斗的呼吸逐渐消失。

”我很久没唱歌了,别笑我。“最后能为你做的就是唱一首摇篮曲了吗。

疯狂燃烧的火焰蔓延到身边,热浪薰得我止不住落泪,浓烟呛得我咳嗽。但那个家伙却安稳地睡着了。

但我想唱给再也见不到的他听。

为我这个朋友的失职而致歉。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不,快停下!

”摇篮摇你,快快安睡……“

——我真心实意地期待着与你重逢的那天,所以……

”世界上一切幸福愿望,一切温暖,全都属于你……“

——骗子!

”一束百合,一束玫瑰,等你醒来,全送给你……“

——所以醒来啊!

”00′00″“

红色的数字永远地停止了,表盘崩散。

耳边响彻从所未有的撞击声,那一刻撞击而生的亮光就像新的世界诞生的曙光一般光明而温暖。

我们所在的天堂坠落了。

 

end?==================================


我转过头,凝视着那个愚蠢的预备学科的睡脸。如果是睡脸就好了。

我摘下贴在身上的电极片,再也不想看到那一片漆黑的显示屏。

”狛枝同学……不要再……“

”我就是想看着这个预备学科傻得不能再傻的死相,没什么问题吧?“

”但是你在哭。“

”因为那个家伙是笨蛋……“

为了救活我所以一次一次在程序里重复过去?真是傻得不能再傻了。

更加不负责任的是这家伙被缝缝补补之后还是不怎么管用的脑子在最后的沉眠之人,也就是我醒来之后,再也没法适应现实。

于是那个不怎么管用的脑子就重复编织着过去,重复那些没法挽回的过去。他不知道超高校级的大家还有凑数的我为了介入他的思想到底消耗了多少时日吗?

超高校级的未来在过去中无法自拔真是蠢透了。

他没考虑过一直在看着像一条在岸上挣扎的垂死之鱼的笨蛋预备学科一次次重复没用的努力的我……是什么心情吗?

最后什么都没有了啊!用什么鄙陋词汇形容都不为过的那家伙,就在那倒计时中,成为躺在了培养舱里的尸体。

多么可笑!口口声声说着想救出我的那家伙就这么愚蠢地……

”狛枝同学,你……“

”各位,去休息吧……别管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无力地跪在地上,喉咙里发出自己都觉得滑稽可笑的哽咽声。

我双膝挪动着,慢慢靠近那唯一亮着绿色光芒的培养舱。那个家伙事不关己地长眠着。

多可笑,我想要追求的希望完全被一个不足挂齿的预备学科全毁了。

    没心没肺的预备学科脸上的笑容实在过于幸福,让人嫉妒。

因为我知道我的脸上永远不会有机会露出这种表情了。

我所在的天堂坠落了。


end===================================


破折号里的内容是狛枝隔着屏幕看到日向在程序中的景象想要传达的话。


太OOC了,别杀我。

 


评论 ( 9 )
热度 ( 64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