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短篇】织女的羽衣

Attention:

1、做测试后的脑洞。

2、拼上性命的OOC,猥琐流。

3、狛枝对不起!

4、日向对不起!

5、诸位请勿认真。

以上OK?===================================

1.

抬头望去,被高大的树木遮蔽的夜空在此露出一方绚烂的星辰,栖息在枝叶草丛间的夜雀鸣虫虽不现身形,却奏出悠扬的夜曲。

泡在空无旁人的热气腾腾的温泉里,日向创自在地叹了一声,伸了个懒腰,白色蒸汽里的温暖硫磺味熏进鼻子,让所有的脑细胞都叫嚣着舒服。

“不过呆太久还是不行吧?”日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这具身体被柔和的温泉泡得松散乏力。他用浴巾裹住腰间,往搭着自己衣物的岩石伸手一捞——

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凄惨的哀号代替原本舒适的叹息,贯穿了宁静的夜空。

与之相对,被隔开的附近温泉传来女生们吵闹嬉戏的声音。

“不可以在现在出去!”日向焦躁着绝望了,“噗通!”,是他颓然坐在水中而溅起的水花声。

 

2.

事情是这么回事,让上帝视角的作者大发慈悲地告诉各位真相吧。

大约十分钟前,狛枝凪斗漫步在旅馆边的木制走道上。

一起来修学旅行的男同学们,这个时候似乎都去健身室打球去了,不过狛枝并不擅长球类运动,便婉言谢绝。

于是此刻他独自一人漫步在空荡荡的木制走道上,夜景不错,但是似乎有些太孤独了。

“如果日向君在就好了……”听上去如同怀春少女一般的叹息,看上去与之非常不同步的是狛枝颜值极高的脸上精神污染值更高的狂热表情。

“日向创,我的同班同学。入学第一个学期便成为我的同桌,真是超幸运~一开始觉得他就是个不过如此的预备学科,比起我这种垃圾渣滓更加不值一提,但是呢似乎只有他理我。没办法,垃圾渣滓的交友范围就这样啦。但是但是……(以下省略各种不堪入目发自肺腑倾诉衷肠的内容),总之呢,日向君是我理想的结婚对象,可惜到了现在这个笨蛋普通人还是没能领会我的想法,唉……”

——以上摘自《狛枝凪斗的日向君♥观察日记(实用版)》,顺带一提,封面是兔美老师最喜欢的粉红色啾!

“不过之前也没看见日向君去打球啊,他在哪?”狛枝思索着,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温泉附近。

这个地方是男生区,狛枝拨开侧边的隔帘,悄悄地走了进去。直截了当地闯入他眼帘的是日向的后脑勺!

对、绝对是日向君!不会认错的!虽然平时毛刺刺的深棕色短发被充满水汽的蒸汽濡湿得失去硬度,但那束骄傲的天线依然坚贞不屈地挺立在头顶。

狛枝马上蹲下,潜伏在岩石背后。不可以和日向君打招呼!不可以被日向君发现自己因为看到他微微冒汗有点泛红的摸起来一定很不错咬起来一定也很不错的结实后背而擅自兴奋起来的事实!

现在……怎么办呢?狛枝奋力让自己的视线离开日向滴着水的光裸后背,这时他瞥到岩石上的东西。

日向君的衣服?

理智炸裂!

被黑泥糊住的狛枝的脑内,此时炸开了灿烂耀眼的烟花。那些烟花拼成几个大字:“拿走这些衣服!”

古老的传说浮现在狛枝的心中。据说牛郎偷走了织女的羽衣后,织女便下嫁于他。

鬼使神差之下,或许单纯是被温泉的硫磺味迷住了脑袋,狛枝拽住日向的衣服动如脱兔,窜回了旅馆里自己的房间。

“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锁上房门,狛枝愣愣地看着铺在床上的衣服。裹住日向君修长双腿的牛仔裤,标志性的绿色领带,皱巴巴的白色短袖衬衫穿在身上的时候总是会突出日向君厚实的胸部,更重要的是……沾染着日向君味道的可爱的胖次!那蓝底樱花胖次就在自己眼前!伸出手指就能摸到棉布的柔软!

接下来怎么办呢?

兴奋的小狛枝告诉他现在应该撸一发。

垃圾渣滓果然很猥琐。

不对,这是爱的宣泄。

好吧。

唉,速答?!

于是狛枝深呼吸,开始想象日向君的后背,用柔软的、充满日向君可爱的气息的胖次,裹住了……

撸了一发。

头脑轻松地放空了,不过似乎还有什么要紧事没想起来?

“完蛋了!日向君还呆在温泉里!”

狛枝很了解日向虽然男前直率,但在这种问题上却相当害羞的反差举动,嗯,男前童贞的害羞确实是人间瑰宝!不、不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这个时候其他男同学应该还在健身房玩耍,如果没人去搭救日向君就糟糕了!

狛枝火急火燎地奔向温泉。

在那之前他没忘记将沾上白浊的蓝底樱花胖次和衣服好好地塞到床头柜里。

 

3.

“呜……头晕……唉?狛枝?”日向晕乎乎地醒来,睁眼就看到狛枝关切的神情。

“日向君刚才昏倒在温泉了,恐怕是泡太久了吧?真危险呢,我把你带到我房间了。”

“谢谢!如果不是狛枝的帮忙,还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日向坐了起来与狛枝并肩,虽然发觉自己身上空荡荡的,只披着狛枝的长外套,系在腰间的浴巾也松得掉下来了,身上一无所有相当尴尬。但狛枝可以说是救了自己一命,而且同是男生就没必要计较这些了。

“不过日向君为什么会光溜溜地呆在温泉里不出来啊?”狛枝笑意更深。

日向脸一红:“我的衣服不见了,莫非是被人偷了?可是一个男人的衣服有什么好偷的啊。”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明天大家聚在一起时我帮你找件替代衣服然后看是怎么回事,现在日向君不嫌弃就在我房间先凑活一天?”

“狛枝……”日向有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眼前的白发青年只是温柔地微笑着回应他。

在日向的记忆里,狛枝凪斗一直是个看似脾气古怪却温柔的同桌。刚入学时自己也一直被他莫名其妙地挑三拣四,但是日向并不想和同桌关系搞僵,也不想看狛枝孤零零地被所有人疏远,便壮着胆子接近这个“怪物”。虽然中途少不得斗嘴和互揭伤疤,但是时间久了,狛枝对自己的态度却逐渐软化下来,经常也会表现出温和的一面。这件事让日向很有成就感。

总有一天,就算还是没法理解狛枝在想什么,但至少能够近到伸手就能触碰到吧?

“日向君,这么坐着会着凉哦?”狛枝掀起白色的被子,裹住日向连同自己。

日向却不知道对狛枝体贴的反应做什么回应。尽管期待着能和狛枝成为好朋友,但是对方那么友好地回应,却让日向有点手足无措。

“狛枝,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呢?其他男生不是去玩了吗,你不陪着?”日向寻找话题。

“啊哈,我不擅长那个啦!”

“狛枝没有其他朋友陪你玩吗?其实我觉得狛枝挺受女生欢迎的……”

“日向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种家伙的人缘。”狛枝无奈地摇了摇头,软绵绵的白发蹭到日向的脸颊,有点痒,“再说了,就算是受女孩子欢迎,就一定会接受吗?我的话只会接受我喜欢的人的好意呢,日向君你喜欢的女生又是什么样的呢?”

“我喜欢的女生啊……”日向嘿嘿一笑,想着狛枝虽然是个奇怪的人,但是对谈论女孩子的话题掩饰不住兴趣,也不是和自己这类普通人一样嘛,“我可能喜欢身材好一点,比如胸部……”

“哦。”狛枝语调平板地打断日向的话,“正巧啊我也喜欢胸部大的。”

“其实呢聪明的古灵精怪的女生让人相处起来不会腻吧?”

“我倒是喜欢认真直率的家伙,因为逗起来很可爱。”狛枝灼灼的目光盯得日向很不自在。

“唉?狛枝对女生的要求挺有意思嘛。”

“不是……还有日向君不要对着我耳朵说话啊。”狛枝的脸色突然阴晴莫测。

“可是我们靠的那么近也没办法……”

“对了我先去厕所冲个澡!”狛枝却像尾巴被踩到的猫,瞬间就站了起来,弓着腰飞速冲到厕所,砰地一下把门甩上,然后淅沥的喷水声隐约地透出来。

“什么嘛?”日向诧异地看着狛枝惊慌的举动,这个家伙不是相当气定神闲的吗?现在是怎么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从无谋地把光溜溜的日向君和自己裹在一起的时候,狛枝就开始后悔了。

因为一举一动都是对自己理智的极大刺激。比如日向清澈的声线和吐息会不断骚扰着自己的耳道,紧贴在自己身躯的光滑皮肤散发的熟悉热度和味道会挑起自己的遐想。

一刻不停的冲击。

然后终于到了临界值了,如果继续在他身边呆下去,小狛枝恐怕又会冲动了。

这大约不能批判狛枝的自制力,在座的各位遇到这种情况恐怕都无法心平气静。所以还是归咎于青少年纯洁而发自内心的冲动吧。

带着青少年可喜可贺难以抑制的冲动,狛枝冲进厕所,打开喷头。

 

4.

“好无聊啊。”狛枝去冲澡后,日向百无聊赖。

虽然一开始有点晕晕乎乎,但是和狛枝说话已经说得很精神了。现在又独自一人没事可做,而且身上没穿衣服也无法四处闲逛。

记得狛枝是个喜欢看书的人,或许带了书来也说不定。日向想到这个,打量起周围。

狛枝的包还是别乱翻比较好,大柜子里应该不会放书。那么……

日向拉开了床头柜。

数十秒后的他一定会痛悔这个糟糕的决定。

呈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自己不翼而飞的衣物,尤其是和自己最亲近的蓝底樱花胖次!虽然糊上了白色的粘稠物但绝不会认错的!

啊勒啊勒……为什么会在狛枝这里啊,为什么会糊上白色的东西,那是啥啊……

大脑卡住的日向,艰难地进行着高(拼)潮(图)推(游)理(戏)。

“扣扣哒!犯人是……”

 

“吱嘎……”厕所门慢悠悠地打开。狛枝淡定地看到日向呆呆地握住一条胖次,那便是罪证。

啊,日向君的惊恐脸也很可爱。

狛枝走到房间门口,“咔”地一声,弄坏了把手。

“日向君,逃不掉了哦?”

这次希望把自己的爱意洒在别的地方。

狛枝轻快的脚步声传到日向耳中恰如丧钟之音。

 

End========================================

评论 ( 6 )
热度 ( 43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