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白色弹丸——偶像paro

Attention:

1.灵感来源于《白色相簿》动画,顺便强烈推荐一下。

2、大家期待的偶像paro我写不出来,所以最后的成品味道很怪异。

3、搞笑不成,虐不成,温馨不成。

4、OOC问题我真的不想再说。

5、总之遇雷就点叉吧。

以上OK?==================================

1.

“本节目今天邀请来了新生代的当红偶像,狛枝凪斗!”

然后回应给主持人和施施然走向台前的那位,自然是粉丝们的热烈欢呼。

日向创从电视机屏幕上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装作更加热衷于窗外无声飘落的雪花,但他只是对着窗外的冷空气叹了一口白气,回过头来无奈地继续盯着电视屏幕。

电视直播的Live开始了,自己记忆中非常熟悉的狛枝,成为了在舞台上耀眼的另一人。虽然早就知道狛枝端正的面孔相当有吸引力,但日向不久前才领悟到狛枝的容颜在变幻不定的舞台打光下如此漂亮而光彩照人;虽然早就知道狛枝的磁性的嗓音非常动听,但日向也是在不久之前才明白他在舞台上唱起歌来是可以勾住台下所有观众的灵魂的……看啊,他熟练地有爆发力地唱出一句句感情丰沛的表达着爱意的情歌歌词,轻松地向台下激烈地表现着厨力的粉丝们招手互动……熟悉的狛枝,活跃在日向所不知道的另一个世界里的狛枝。

“嘶——”一阵轻微至极的电流声过后,屏幕回归黑暗。

日向还是犹豫着,按下了遥控器的关机键。然后狭小的出租屋的起居室,陷入了不安的寂静,就像这个飘雪的冬日一样。

“我真是太糟了……”日向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的角落,自我厌恶感几乎要淹没他的头顶。

自己的恋人,在自己的事业上进步了,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他很受欢迎,不仅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他,就连同班的不少女生都是他的狂热粉,这样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如果说一开始还没习惯这种改变,但是距离狛枝出道已经半年以上了,总该习惯了吧?

“不对啊……”喉头不受控制地哽了一下,日向闷闷地翻出外套里的手机。

这些理由对自己说再多也是没用的,这半年里,能察觉到的只有与日俱增的陌生感和疏离感。很寂寞啊,狛枝每天都在辛苦地训练,然后积极参加各种增加知名度和好评的节目或者活动,所以自己能做到的只有在电视机这边的世界窥视着他,偶尔能见面,但接下来还是被隔离的寂寞和对他逐渐浮现上来的陌生感所纠缠。

如果说两人好不容易开始的恋情就如同春日乍然冒头的嫩芽一般,那么,这样的改变简直如同未经过夏日的热情和秋日的沉稳,这份恋情就直接被冬日的沉寂与积雪埋没冻僵了一样。

这么想着,日向又嫌弃起自暴自弃的自己来了。怎么能把狛枝的事业比作积雪呢。

他打起精神找起手机的邮件,那就是昨天晚上的,自己匆忙的恋人发给自己的讯息。现在他们的沟通方式大体就是这样,时间较长的通话很麻烦,也容易被经纪人或者狗仔们抓到把柄,所以手机邮件自然成为了不二的选择。

“但是那个究竟能传达多少东西啊?”日向摇了摇头,阻止负面感情的再次冒头。自从狛枝忙碌起来后,压制自己的情绪已经成为日向轻车熟路的技能了。

『日向君,我明天的live之后的晚上,有一长段空闲时间呢!所以我们就去高中时常去的那家书吧聚一聚?   From:狛枝凪斗』

盯着短短几行字,日向就觉得什么怨言都没有了。

当然,在差不多的时间还收到了另外的邮件。就如同俗套的都市剧情感剧必备的桥段一样。

『请问是狛枝先生的好友,日向创先生吗?明天下午能否叨扰一小时呢?有对于狛枝先生相当重要的事情需要和您商量。 From:狛枝凪斗的经纪人』

发出这样的邮件,笨蛋都知道这个经纪人想要说什么啦!无非是日向先生您现在与狛枝先生的亲密关系可能导致他事业的滑坡甚至完蛋,而且您真觉得您作为一个普通人,还能够跟上狛枝先生的脚步吗?诸如此类,或许加上什么条件,答应和狛枝先生分手的话,这张银行卡就当作是精神损失分笑纳吧……典型的王母发言。

日向苦笑起来。虽然老套得显而易见,但是桥段之所以作为桥段长盛不衰,就是因为它的普世性。如果经纪人(王母)真的要说出这种话,日向也没有多大办法。

说到底为了自己的恋情,把恋人的事业拖下水,这本身就是对恋情的背叛吧。

早在昨天晚上,日向就秒回了两个邮件。

『收到,我会去的。 From:日向创』

2.

“日向君!日向君!我我我真是好久没见到你了……”

日向创刚推开书吧的门,引起风铃悦耳的响动阵阵,坐在他们高中时常驻位置的狛枝就像一头被主人抛弃的忠诚大犬再度遇见主人一样,被顶在头上的大帽子压住存在感的灰色双眼顿时泪水汹涌,他半边屁股已经离开靠椅,浑身紧绷蓄势待发准备冲向日向。

日向只好竖起手指做出噤声的动作,弃犬才安分下来,静静地坐在藤制的靠椅里静静地翻着摊开在桌上的书本。

哇!是看不懂的字,狛枝一直都很喜欢看这种不好懂的书,真厉害……不对……日向走近,只剩一个囧。他根本是把书都放倒了吧,根本是没在看书吧。他从狛枝背后绕开。

“日向君~”狛枝听见对面传来拉动椅子的声音,便兴奋地抬起头,为了避免日向的说教,按捺住狂放的心情,小声地再度打招呼。

“你这家伙,都成名人了啊,怎么还是那么不冷静呢?”日向低下头,让狛枝伸过来的双手裹住了自己被室外寒风冻住的指尖,“高中时候还是很聪明的啊,现在难道是忙到降智商了吗?”

“呜~不是啦,我本来就是那种见到日向君就控制不住兴奋的垃圾渣滓啊~”日向所听惯的狛枝的自我贬低现在听来就像撒娇一样。为什么这头白毛犬撒娇起来就那么没顾忌呢?实在有点难以接受这个家伙竟然是自己上面的那个……

糟糕!思维跑偏了!日向想到了某些场景,瞬间面色通红,他缩回手,随随便便翻开了一本大号的杂志遮住下半张脸。

“唉?日向君的脸突然好红?”狛枝清澈的眼镜透过帽子和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之间的缝隙,跨越杂志窥视着日向的脸颊。

“因为天太冷啊!冻的!”日向扯着嗓子遮遮掩掩。

“是嘛……”狛枝的语气和眼神同时变得意味深长,“在我不知道的这段时间里,日向君是不是很寂寞啊?”

那个不怀好意的白毛死死地注视着日向手中杂志的封面。

“蜜糖般的恋爱与灭茶苦茶的塞克斯!某些羞羞的事总集!在这个冬日里与你的伴侣在床上……在阳台上……在公园长椅上……”猛然把封面反转过来的日向,念着其上文字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上的红色毫无化解的征兆。

“日向君希望的话,我们今天就别呆在书吧了,我们可以……”

谁能解释一下这个白毛究竟是不是魔鬼?为什么他的声音就算是从口罩下发出来的也很有诱惑力啊!

“狛枝,第一,你的时间其实不多吧?”日向没有随着狛枝的引导而继续下去,他活用了自己这张看起来就很严肃的脸,让气氛认真下来,“第二,我和你去……如果被其他人注意到了一定很不好收场吧?”

“可是……日向君……我也很寂寞啊?一旦静下来,就会想到你,想要抱住你什么的,总觉得……和日向君已经相隔很远了……明明都是在一个城市的。”狛枝一直是神采飞扬的,就算再以前的相处时,日向也见过他有些狂乱的样子,但那究竟是有精神的一种情绪表达。但是现在,狛枝垂下眼,似乎不这么做就没法压抑感情,但是这么做了就无法避免精神往低谷跌落。

“对呢,狛枝……我也……”日向的指尖追逐着刚才捂住自身的,狛枝的手掌,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会很冷,虽然狛枝的体温偏低,但是不这么做的话,日向会冻僵。

“训练很辛苦,活动后的空余也很少,如果不是想着日向君就觉得自己下一秒再也站不起来了,每次唱着有关恋爱的歌曲就情不自禁想念日向君,每次放下麦克风就想冲到你所在的地方……我就是这么想见你……”

“狛枝……”日向打了一个寒噤,“我真的,觉得离你越来越远了……每次从电视上看见你,每次从旁人口中听到对你的夸赞,我会觉得很厉害啊,这是我认识的狛枝吗?我们确实通过手机网络什么的保持着联系,但是每次联系又能传达多少东西?我不知道你在发信息是脸上的表情是笑还是难过,我看到的只有文字而已。现在大约是一个月见一次面,以后或许会是两个月一次或许间隔更久,在我不知道的那边,你会不知不觉被置换成什么人呢?拥有了我绝对不知道的喜好,有了其他喜欢的人,会不会变成我完全不知道的……”

“日向君,所以……我能够放弃吗?”

日向微笑了,多少有点释然。

“当你能够真心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你就彻底成了我所陌生的狛枝凪斗嘛。你会放弃吗?”

日向想起了记忆中形形色色的狛枝凪斗,有温柔地微笑着问自己借笔的,有在书吧里认真地翻阅着高深晦涩地书本的,有居高临下地嘲讽着自己的,有激动无比地扑上来拥抱住自己的……但是没有一个会如此脆弱地想要放弃自己努力的目标的狛枝凪斗。

落地的玻璃窗的下端,是厚厚的积雪夹层,被夜晚稀少的行人踏过后发出闷闷的声响。

其实古老的情感剧的桥段说得很对嘛,在事业上坡路上迷惘的青年,必须要有深明大义的恋人推一把才行。

日向又想起了经纪人的邮件和下午时短暂的会面。

“狛枝变得脆弱起来。”

这可不行。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必须要自己站出来说点什么吧。

“狛枝我们分手吧,日子过不下去了。”好俗的台词。

“是这样的,狛枝渐渐变成了我不认识的狛枝了,交往下去也没意义吧。”更加俗了。

很遗憾,明知道很俗,日向还是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完了。

“日向君你在耍我吗?”狛枝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和日向对视。

“耍你有什么好处吗?”日向心平气静地回答,内心为狛枝没有下降的智商鼓掌。

“总感觉我们像是在演什么俗套的言情剧一样……日向君,我没说错吧,你笑了。”

“但是我还是没开玩笑啊,你作为偶像本来就只能偷偷摸摸地和我见面,而且还不能见面很久,这样下去迟早会生疏的,我这样的普通人也迟早会赶不上你的步伐,所以和你维持这样的关系,我也很困扰啊?”然而这全是真心话。

“……如果日向君你真是那么想的话,可以啊。但请不要这么又笑又哭的,真是个糟糕的预备学科啊。”

日向想起来了,狛枝每次生气的时候都会这么称呼自己。既然能够生气地嘲讽人了,这便是恢复精神的征兆。

“不过日向君,有一点你想错了,就算是垃圾渣滓,也不是那么脆弱的哦……”狛枝拉开口罩,嘴角微翘,露出了带着威胁性的笑容,“我可不会按着老套的脚本按部就班,我会努力到有能力自在地逗留在日向君的家门口当弃犬的,这就是如同垃圾渣滓一样顽固地黏在垃圾桶上清理不下来的作风嘛。”

明明是分手,却搞的像狛枝凪斗这个人对自己的示威一样。

日向无语地朝着狛枝威风凛凛离去的背影挥手作别,如是想着。

——不过呢狛枝,有一点你也想错了吧。就算是只能装你这种垃圾渣滓的垃圾桶,也不是那么软弱的啊……所以说我也不想坐以待毙嘛。

虽说计划有点疯狂……啧,究竟是被狛枝带坏了还是本身就是臭味相投物以类聚呢?

 

3.

“狛枝君,今天是本社招募到新人的日子,你能拨冗来会面吗?”

“没问题啊,作为前辈是应该来看看……”狛枝抬起左肩,扭着脖子用耳朵贴住手机,右手则用毛巾擦干脸,“两小时后对吧?我会来的哦,而且听说这次有社长您相当器重的新人呢。”

“没错呢,狛枝君最近忙于活动,应该还没和这位新人见过面。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对他进行了两个月的训练,确实有着相当高的天分,你也要好好指教他才是。”

社长的语气很兴奋……狛枝漫不经心地想着,和社长还稍微聊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就按下了挂机键。

今天难得没有什么正事,狛枝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慢悠悠的一天,他慢吞吞地嚼着从烤箱里取出来的面包片,慢吞吞地披上外套。

距离他被日向创甩了已有三个月。

可是不管是公司、还是他自己,都没有让狛枝闲下来忧伤的余地。

记得日向当初是说了,既不想被狛枝越甩越远,也不想看着狛枝放弃自己的事业脆弱下来。哎呀哎呀,真是两难呢。既然如此,就只好说出,我一定会努力到有能力随意逗留在日向君身边的话来了。

多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啊,但说出这句话的人是狛枝凪斗。如果说狛枝凪斗这样低劣不堪的人生中还有什么闪光点的话,那就只剩下为了某个不知道是不是现实的目标,就算被长枪戳中肚子也不死心地继续冲着目标前进的执念了吧。

这三个月,狛枝一直更加努力地朝着目标进发着,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感慨前路艰难并非他的作风。他在这段时间也积累下不少的资本。

为了避免麻烦,狛枝居住的公寓离工作地很近,所以很快就到了。

室内工作室的门上都被卡片纸装饰起来,拼出欢迎新人加入的字样。狛枝推门而入。

“狛枝君,你来了啊,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有潜力的新人,神座出流君。”

“唉?”

站在社长身旁的,是一个身穿很低调的褐色毛衣的男性,他的气质沉稳大方,就连柔软的毛衣和带着女性气息的长发都没有让他的气质产生违和感。他的脸虽然没有表情,而如此光彩夺目,并非一般意义上的长相好看,而是带着一种让人由衷感到完美的气质。

“神座君头一次来见面,或许有点害羞吧。”

“……狛枝前辈,为什么在发呆啊?”一阵沉默后,那张光彩夺目又面无表情的脸上,首次绽放出狛枝一直看着的、记着的,直率清爽,属于自己恋人的微笑。

原来如此,狛枝想着,他和他这位恋人都是一样的人啊。

同类。

他们不是会服从老套剧本安排的人。

 

Extra.

“呐,神座君,其实就是日向君吧,你不觉得应该向自己的恋人解释一下吗?”狛枝狠狠地从自动贩售机的出货口取出两罐咖啡。

“你想要听什么呢?当初和你的经纪人见面,他劝我说放弃你,我问我是不是可以加入进来当艺人,于是后来就这样了啊?”日向悠闲地解释着,从狛枝手中抽出一个易拉罐,小心翼翼地拉开拉环,递给狛枝,然后抽出另一个易拉罐开了口,猛喝了一口。

“这个我知道,但是毫无道理啊,别告诉我说你开了主角挂,让经纪人随便就答应了你这个外行的请求。”狛枝捧着咖啡,却没有喝下的意思。

“狛枝又瞧不起我吗?”日向无奈地耸了耸肩,新留的长发让他的动作有些不自然,“也没有随便答应我吧,可经过了两个月训练呢。再说我也不是外行啊?”

“为什么我不知道啊?”

“狛枝,你很聪明呢,但是有时候又太喜欢在仅有的信息上做推理,这样的话你忽视了新信息,就很难在两难中找出新解了……”日向难得在与狛枝的争论中占据上风,他之前紧绷着的脸终于彻底从作为偶像的神座模式调转过来了,“你在高中第二年才认识我的吧,在这之前我因为兴趣,参加过一些这方面的培训班呢。”

“可是,日向君从来没跟我说过吧?”

“因为是不太想让人知道的黑历史啊?当时啊,被指导的老师们称赞说学习能力很强,我基本能胜任各种类型的唱法呢,还和那个时候没出道的舞园小姐搭档表演过。”

“日向君,很厉害呢,可是为什么会成为黑历史呢?”

“很简单啊,因为没有个性又缺乏情绪,永远没法突破瓶颈,不管是那种观众,都不想看到一个唱歌机器偶像吧?狛枝你以前嘲讽我的时候是怎么称呼我的?”

“预备学科……”

“对哦,在这方面我也是个彻头彻尾的预备学科呢,尽管能拿到不错的技术分,但是没法拥有突出的才能。后来豁出去了,终于被承认了才气,但是过于机械还是让我在竞争中落败了,没办法嘛,本来就是抱着消解生活中的怨气去参加这样的培训班的,也不能指望多有感情……于是后来就懒得提起这种往事了。”日向静静地啜饮着咖啡,并没有显得多苦大仇深,只是有点怀念地讲述往事。

“总之啊,在遇见狛枝之前,虽然日向这个人一样都很无趣,但是前后的我并不是相同的。现在的话,我觉得我应该能有感情地唱歌了……所以就重新捡起神座这个艺名了。”

“……”狛枝配着日向的停顿,沉默下来,两人的视线都延伸到不断飘下雪花的灰暗天空。

“而且,不被你甩下,不是光靠你的努力吧。我说过的,我也不想放弃,所以能够站在你的身边才是最好的努力方向啊……喂,狛枝啊,说点什么吧!我一个人自顾自地说了多少羞人的话啊你也没有什么表示!”

“表示什么?日向对我说出这样的秘密,还那么重视我为了我选择这么辛苦的路,我当然很高兴,但是日向君期待我做什么呢?在自动贩售机前吻你吗?虽说这里是公司的领地,但是吓到工作人员可不好哦?”

“……可是很久都没……”

“有追求一点啊日向君,今天就搬离公司宿舍,住我那里,怎么样?我们明天也可以休息一整天呢……”

“啊啊,狛枝你这人真是够了,净想一些……”这么抱怨着,日向却没有吐出拒绝之语。

狛枝轻笑,为面红耳赤的恋人系好围巾。

“回去吧,日向君,回到我们的爱巢。”

end


============================================

相当抱歉,写这文大半时间在深夜,所以脑电波很不对头也没逻辑。能看到这里真是多谢了。

然后再强烈推荐一下《白色相簿》动画,很文艺呢。


评论 ( 8 )
热度 ( 67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