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杀死恋人的准备工作(cp:松日?)chapter 6

上一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6540118

Attention:

1、这是我第一篇弹丸同人,大约是在去年的清明节开始写的。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以及和目前的理解差别很大的地方,敬请谅解。

2、这篇文我尽量往原作靠,松日嘛……别想过头,我是想写写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以及病态的日向君。官配是松音来着。

3、并不是很能把握松田的个性,大约会OOC。

4、本章相当胡编乱造,请无视bug

以上OK?=====================================


——第二次面谈前,日向接受了第二次预改造。

现在他正躺在生物研究所的床上沉睡,身上贴着的连着电极片的吸盘密密麻麻,随着他平稳下来的呼吸缓缓起伏,一旁电子屏上显示的数值也保持在安全范围。 
就坐在床边椅子上的我停下笔,用指尖揉了揉突突跳起的太阳穴。虽然这一类场面我早在几年前的实习期就屡见不鲜,但是这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重现第一次做生物活体实验时的反应。 


第一次做生物活体实验,我很不像话地脸色发白,双手颤抖,当我看见小白鼠切开的头颅里嫰粉的脑子时。比起其他已经呕吐了的同伴,我的反应已是相当镇定,但对于当时期望成为超高校级的神经学者的我来说,即使只有些微的懦弱反应就是耻辱。

更何况,如今的我已经见识过亲手做过无数实验和真正意义上的手术,当初露过头的懦弱早就分毫不剩,但是今天……更何况日向现在根本没被切开头,现在只是第二次预改造罢了。 


我凝视着沉睡着的小白鼠日向创,他在一小时前陷入如此安稳的睡眠,柔和的冷色灯光落在他脸上,加深了这份安稳感,只不过同时夺取了他平时的血色。无论如何,能从两小时前变成这样简直谢天谢地。

两小时前……我回溯着。我站在被玻璃隔开的空间的另一边,窥视着里面,窥探着那个囚笼里面。


“松田……我在哪啊?”在我回想之时,床上的人倒是不知好歹地开口了,他声音迷迷糊糊睡意尚在。

“现在只是预改造怎么你脑子里树突就彻底失灵了呢?”我挖苦道,不让先前困惑的表情显现出来,“这里是我的生物实验室。” 
“树突有什么作用来着……算了。”日向思考一秒钟,无果,接着一下坐起,“窗外都黑了。诶?!松田,我的衣服呢?!” 
“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是身材难得不错嘛,尤其是胸部显得很结实的样子……看来胸大无脑是真理。”毫无来由地,我觉得捉弄一下比较有意思。 
“松田!为、为什么我衣服……”对方耳根直接涨红,讲话开始磕磕绊绊,真让人为他舌头担心……虽说老套不过算是有意思的反应,就当做让我看守了一小时的报酬好了。 
“恶不恶心啊,明明这里只有我们两个男的吧,还脸红……”我中止了对方的混乱,“你预改造回来要完全检测身体状况就得贴一大堆电极片,隔着衣服难度太大了,再说你一身伤、换药也是脱掉比较方便。别担心受凉的问题,这个房间的温度是被控制的。” 
我亲眼看见,他身上的累累伤痕,有的是预改造的痕迹,有的是他自己承受痛苦时留下的自虐性质的伤口,至于那些旧伤,大约是在预备学科那边留下的。 
“可是,就算都是男的,被看光了也不会太自在的……”日向脸上的红色消退下来,他不自在地偏过头,手指拨弄着身上电极片连着的电线,“而且听说本科生里有许多怪人……啊,不好意思,松田我没在说你。” 
“本科生有很多怪人倒是没错。”记得经营学校食堂的就是个自称“守备范围很广”的小个子,77期还有个小个子谍报员也是满口荤段子,让我几乎产生了小个子都是变态的偏见。 
“我说,你现在吵死了,别想什么有的没的,快去睡。”预改造后不好好休息是不行的。 
日向乖乖躺了回去,扯上被子,闭上眼。大概不过多久就会再一次陷入沉眠。 
这样的沉眠是难得的,随着预改造的频繁会越来越难得。 
 
 
两个小时前,希望育成计划专属研究室。 
这个区域被分成两块,其中观察区用特殊的玻璃与其他区域隔断,以便研究人员观察。 
我和其他研究人员就被这块玻璃隔着,窥视着内部接受了二次预改造的日向——意义等同于小白鼠的日向。都是一样的,小白鼠被关在笼子里观察,日向被关在这里观察,没有本质差别。 
他们脸上都带着我熟悉无比的属于研究人员和学者的严谨与冷漠,他们一言不发,飞速运笔在研究记录本上添加新的文字,间或转向迅速刷新出的实验体身体数值的巨大电子屏。 
一切都安静到极点,只能听见笔在纸上的刷刷声,和键盘的敲击声。玻璃的那边,传来的难以压抑的痛苦呻吟却时而打破这片僵硬的安宁。 


这是安排好了的实验,一切反应都只是为了得到写在记录上的冰凉数据。我什么都做不到也什么都不可以做。我左手触碰着冰冷的玻璃。

“松田君,工作辛苦了。”身后传来雾切校长沉稳的话语,被学园寄予重望的计划,校长自然到场。“里面的情况如何呢?”他皱眉看向观察区。 
他看到的是我早就看到的情况。日向现在已经匍匐在柔软的地板上了,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脸颊因为剧痛时而苍白时而涨红,泪水因为剧痛不受控制地大滴大滴砸在地板上。突然,他猛地弓起腰,狠狠咬住手背以免发出惨叫,他的手背上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鲜血淋漓的伤口。但观察不能停下,只要生命活动没中断前就不能停下。他裸露的皮肤上都是伤口,有留下浅色伤痕的上一次预改造的伤口,有被绷带封住的旧伤口,还有正在渗出鲜血的新伤口。 


我带校长走到离其他研究人员较远的研究室角落,低声说明情况:“第二次预改造,主要内容和第一次一样,以注射和口服药为主,以小手术为辅,不涉及神经上的操作,目的是为了强化肉体的在最终手术后发挥的性能。”
“那么,刚才是观测预改造后的不良反应吗?”
“是的,而且第二次预改造为了进一步探测实验体对改造的接受能力,在注射和药量上都有所增加。”
“刚才的观察……”雾切校长眉头一皱,“是不是说明实验情况很糟?”
“恰恰相反,这次的实验体是多个实验体中最成功的。”加入这个计划后,我得以查找到学园的几次相关实验,希望育成计划在很久以前就暗中准备,实验体也从低等的哺乳动物到人类,最终在不久前在本届预备学科中选取到合适的实验体,当然这种计划的非人道处并不用多说,“尽管此时反应强烈,但是生物数值却没有脱离安全范围,预改造后不良反应消失速度相对较快,更是没有出现以前的实验体经常发生的精神不稳定现象。”
“松田君的意思是,这次计划有很大几率成功?”
我默认。
“实验体……那个孩子是叫日向创吗?”校长的视线越过正在做记录的研究人员。
“……”
“松田君,你是参与的研究人员中最年轻的,也担当了最为重要的任务。这次对同龄的同学进行改造,会不安吗?”
“……没什么不安的,我很期待能亲手创造出你们所说的……超高校级的希望。”


“松田,在发呆?”
“啊,没有。”日向再次中断了我的回忆,我不满地盯着他,“你个刺猬头怎么还没睡?”
“我从栗子头降级成刺猬头了?!不对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其实我睡了几分钟又醒了。”
“按一般思路,动物多在食物链上端吧,应该不算降级……怎么,睡不好吗?”
“这倒不是,我做了一个梦。”
“噩梦?”
“不,我梦见了以前的事……”日向躺在床上,慢吞吞地说,“在以前的学校和好朋友们踢足球,那个时候很高兴啊。想来很久都没踢足球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既然那么想念过去的生活,为什么要来希望之峰?在这里预备学科处境可不怎么好,接受了改造又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法踢球。”可能是之前的预实验让人精神都疲惫起来,我竟然抛出了相当柔软的问题。
“呜,的确有点想以前,但我毕竟还是很憧憬这个地方啊,如果能成为憧憬的希望……简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
“你啊……如果成为希望后你都不像你了——太平凡了所以根本没法和希望两个字连在一起。”我差点说出来不该说出的话。
“也对……日向创很没用,但是希望和才能很有价值啊……再说,过不了多久最后的手术完成后我就能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吧。”日向苦笑着想要抓抓后脑勺的头发缓解自己的尴尬,但那个地方已经被几截纱布覆盖了,他只能作罢。


“是的,过不了多久……”
我说谎了。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