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练笔】走马灯

午睡时以日向君第一人称视角做了一个临死走马灯般的梦,或许有少量狛日成分。

Attention:

1、只不过是捕捉一下梦里记忆的练笔,不要期待情节和写法的亮点。

2、就是个渣渣段子。

3、逻辑也死了。

于是就这样吧==========================================================

夏日的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云层、起伏的气流、冰凉的窗户和被单,精神无比地亲吻着日向的脸颊,但对他来说只是恼人的溽热。

这份溽热令人昏昏欲睡,实际上自己算是醒着的吗?

窗外传来聒噪的蝉鸣,不知疲倦的重唱冲刷着英语老师本来就平板的腔调。就这样睡着了就好了,爬满额头的薄汗怂恿他,就这样睡下吧。

不好。

就睡一会儿?

……

“碰!”

哈哈哈哈哈哈……

冰凉的痛感唤回了一点清醒,揉着磕在课桌上有点发红的额头,日向和同学们一同忍不住笑了出来。

但是热度没有放弃缠绕他,沉重的暑热带着他向更深的意识缓缓下坠,他想挣扎,可是连裸露在被单外的指尖一丝一毫都无法移动。

“别发呆了,阿创!”

沾着泥水的皮球被眼前的成年人俯下身子递给自己,晒热的皮球快要把手指灼伤了。那是父亲,他的面容在过于明亮的阳光里模糊不清。

小小的自己在他身边显得很矮,他偷偷地踮起脚尖,然而视线依然无法越过父亲宽厚的肩膀……

手中紧紧抓住生怕掉落的滚烫皮球瞬间冰凉。

那是枪啊。

眼前头戴黑白熊头套的暴徒也对着日向举起了枪。

“碰!”毫不犹豫地向敌人扣动扳机,被精准击中头部的敌人在空中喷射出了滑稽的鲜红弧线。强大的后坐力震痛了日向的手腕。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手腕好痛,浑身都好痛。

可是被击中的不是自己啊,为什么那么痛呢?

啊,道理很简单。那家伙在解剖着我,日向发觉了。

“我讨厌你。”那个人诅咒般地切割着日向的手腕,从里面渗出黑色的黏血。

“对不起。”腹部冰凉起来,因为刀刃往着早就存在的伤口狠狠地剜刮。

“我讨厌你。”那个人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恍惚地微笑。

“对不起。”比起腹部的疼痛,其他方面的伤痛占据了日向所有的意识。

“你这样的人,消失就好了。为什么,要创造出这样的存在啊?!”那个人哭泣着,刀刃银白色的反光移到脖子上持续跳动的动脉皮肤之上。奇怪了,这个家伙也会有表情吗?

“我知道。”手指沾满了血液,有点脏,但还是想摸摸对方的长发。

“杀了我。”异口同声地重复着对于自身存在的诅咒。

“不可以哦,绝对不允许。”冰凉的双手勒住日向的脖子,越来越紧,“我要亲手杀了你……”

啊啊,早就知道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在日向身上追求着日向绝对无法拥有的事物。日向早就知道了。

“骗子,你离我的希望到底有多远啊!”戛然而止,那个男人消失了,喘息着的日向发觉自己的手被另一个人牢牢地牵住了。

他在奔跑,像白色火焰一样的发尾在气流中摇曳着。

“为什么?”

“即使……我也……在意着你……”他没有回头,低沉的宣言在风中四散破碎。

碎掉了,一切都碎掉了。

像是修学旅行前兔美老师的戏法,周围一切色彩和形状都碎裂了。

堆积在脚下的2357位同学奇形怪状凄惨无比的尸骸碎裂了。

双臂抱住的沉重试卷碎裂了。

那张决定脑子被怎样摆弄的签字单也碎裂了。

”日向君,恭喜你。未来就在前方。“温柔的AI少女微笑着,逐渐碎裂的她说出了无比坚强的话语。

“谢谢你。”能够表达一切感情的只有这样的三个字。

闪着光的碎片一路闪耀,如同虚空中的银河。

即使什么都不剩下了也不要害怕哦?

“日向同学!”“日向啊!”“日向哥!”……

杂乱无章的声音。咖啡杯里被勺子搅乱的浅色拉花反射着苍白的阳光。

勺柄冰冷异常。阳光炎热异常。

不需要害怕了哦?大家都在嘛。

那家伙泡的咖啡会不会也放猪油呢,十多年过去了总该有点长进吧。

是在往前走,还是后退,或是往下沉沉坠落,有可能是张开双臂翱翔在空中呢?

如果空间取消了就是等同的,毫无意义了。

在概念消失的虚空中,是不是还有未来呢?

“别哭啊,大家。”只能听到杂乱无章的低泣,意图说出口的安慰成为了混沌意识中的呓语。

仿佛闪电从空中划过,世界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所有的悲伤在远离自己,所有的喜悦在远离自己,意识在模糊,但是即使再遥远的记忆,本以为彻底失却的记忆却从泥泞中连根拔起。

“未来会怎样呢?”迷迷糊糊地想着。

请安心吧。这是大家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宝物。

我的宝物也送给大家。

所以请安心。

所以终于可以前进了。

终于可以睡着了。

刺眼的夏日阳光似要穿透眼皮,这就是贾巴沃克岛的热带阳光,真没办法呢。

所以鼻子也闻到了来自海洋的咸腥味。

耳边的海潮拍动沙粒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睁开眼睛一定能看到很明媚的长夏之岛的风光吧。

”啪嗒、啪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它在说要来了,要来了。

期待又恐惧。

轻柔的吐息拂过面庞。

心脏怦怦直跳,快要跃出胸膛。

早就知道了,睁开眼睛的话,绝对能看到的。

”呐,听得见吗,日向君?“

让人安心的熟悉声音。

听得见哟。怎么可能听不见呢。

想要如此回应,浑身上下却被睡欲包裹了。

那么只能晚安了。

希望下次也是你来叫醒我就好了。

===============end================

似乎是不太明朗的结局?那么稍作说明吧。

这是日向君临死看到的走马灯一般的风景。

最后听见的呼唤他的声音,确实是现实中的同伴在呼唤他。

最后一幕恍惚中回到了与狛枝在沙滩上的第一幕,狛枝那时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按理不该说“日向君”,这一幕不是单纯的回想。

可能是现实中狛枝的呼唤,也可能是日向的想象。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