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杀死恋人的准备工作(cp:松日?)chapter 4

上一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5efc7f6

Attention:

1、这是我第一篇弹丸同人,大约是在去年的清明节开始写的。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以及和目前的理解差别很大的地方,敬请谅解。

2、这篇文我尽量往原作靠,松日嘛……别想过头,我是想写写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以及病态的日向君。官配是松音来着。

3、并不是很能把握松田的个性,大约会OOC。

4、有一定日向单箭头狛枝的感觉,不过这不是绝对的解释。

以上OK?=====================================

——“笨蛋栗子头已经七天没来生物研究所”。
我在笔记本上刷刷地写着,写完停笔,皱眉看着前面几条记录:日向已经一天没来生物研究所、日向已经两天没来生物研究所……这些天的记录都只有短短一句话,改变的不过是增加的数字,啊,可能还有逐渐变得怨念的称呼,这个实在太糟糕了。
上次和日向见面的时候,我的确对他发怒了:“快滚再也别回来!”虽然这么吼了,但从未想过他会老老实实照办。

据说靠前几天接受了学校的秘密体检,但我始终未能和他碰面。

据我这些天对日向的了解,我觉得他不算是听人说话的类型,至少为了某种他追求的东西,他没那么容易轻松放手的……况且上次他的回答是“我马上回来。”,所以我觉得有点微妙,这不是被放鸽子了吗?
“啧!”我抽出一本漫画敲了下脑袋,“什么充满少女心的比喻?!果然是被丑女传染了不得了的品味了”
总之,日向创的迟迟不来让身为神经学者、计划参与者的我很难办。试想一下,当一个学者打算实行伟大的实验时,小白鼠竟然跑掉了,这究竟是多滑稽的事。
“唉。”我叹着气,披上入秋以来必备的外套,走出研究室。本来参与了这个计划,我还以为除了日常上课,就能名正言顺地花更多时间呆在安静的研究所,到头来还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我回忆着日向所在的班级编号,同时被外出的烦躁感纠缠着,一步一步走向目的地。


学校西区是属于预备学科生地领地,虽然和其他区域之间没有明确的分界线,但只要跨入西区就会感受到完全不同的气氛——我并不是头一次来到这里,然而我到现在也无法适应这里的气氛。
学生们低着头,匆忙地穿梭在楼道和各个教室之间,他们中规中矩地统一着装为校服。看到那么多穿着校服的学生在,我瞬间萌发了强烈的违和感——因为本科生一概不穿校服而是由着自己个性随意搭配有时甚至会到达奇形怪状的地步,所以无关褒贬,西区的场景让我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压抑着。
早知道出来时应该记得换校服。我如此想着,不过校服也不知道被我丢到哪去了。


因此,一路上也不断诞生着不算麻烦的麻烦。西区的气氛远不如本科生所在的区域活泼,一路上见到的人即使说话也轻声细语,不对、根本就是在窃窃私语,而且还偷偷地瞥着我——

“那个男生……似乎是本科那边的,因为没穿校服呢。”
“他来西区干什么?”
即使是细微的声音,说出的人一多我也能听见几句。无非是议论着和他们自身关系微妙的本科生,暗暗地窥视和私语透露出冰冷的反感。

这也难怪,我之前来过也早就得知。

学校只是从预备学科那里榨取资源来供养本科生罢了,她嗤嗤笑着。

我不喜欢这句话中动词的运用,但不得不说这就是现实。所以,面对间接压榨自己、并且永远高自己一等的本科生,预备学科生又怎么压抑嫉妒和厌恶呢?

虽然我并不喜欢学校为了圈钱而背离教育原则的做法,但我无心纠结上层的考虑,这不是我需要思考的问题。虽然我能明白预备学科生的不满,但我未必能认同他们怀抱着累积着发泄着不平。如果真的想改变什么可不是靠发泄就解决得了的。把怨气堆积在一起只会烂掉,然后滋生出蛆虫。


——那么,日向的确不太一样。

我停下脚步,把突然萌发的念头记在笔记本上。
那个人确实憧憬着超高校级的才能,但是他没有半吊子地放任负面情绪而是积极地努力着。这时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憧憬而执着地仰望校门的情形,眼中毫无污浊之情。
然而他的憧憬他的努力越强烈……他迎接的结果会越……
我强制自己就此打住,因为我已经到了日向班级所在教室的门口。
我捏住了外套接近领口的部分。


往里一看,教室里黑压压地坐满了预备学科学生,现在原本是下课时间,他们依然规规矩矩地呆在座位上,偶尔会出现压低了的交谈声,证明现在的确不是上课时间。
正因为每个人几乎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所以某个空缺就像光洁皮肤上的疤痕一样显眼。
没犹豫片刻,我询问座位靠门的女生:“请问日向创同学在吗?”
“不在!”她几乎没等我问完,就匆忙地抛出否定,她的语气充满否定和抗拒,她拒绝着我提到的某个词。

因为教室很安静,所以即使我的声音不大,但这段对话还是让全班人听见了。那瞬间,如湖面般平静的气氛泛起了污浊的涟漪。

“本科生?”

“那个家伙认识的本科生还真多。”

“哈?我才想起日向那么多天没来上课了呢。”
“那位和我们不一样,什么都是特殊待遇嘛,缺课了老师也不计较。”
“的确呢,明明是个预备学科生竟然攀上本科生真是了不得。”
“根本不自知处在什么位置还妄想一步登天。”


污浊的、充斥着恶意的话语飘散在教室的各处。对于要参加希望育成计划的日向,这些言论再糟糕也没什么关系了,但我终究难以释怀,既无法停留在原地听下去也无法一走了之。

“大家……不要这样谈论日向同学了,他以前一直和我们处得很好,我们不该……”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在教室中站了起来,激动而犹豫地说着。
“班长!那样的家伙才是叛徒,虚伪地搞好了关系现在拼命想往高处爬总之就是瞧不起无才能的我们嘛!他自己也不是什么才能都没有?!”
“对啊!为什么他什么才能都没有还能恬不知耻地去争取特殊待遇啊!!预备学科的叛徒!!!“蕴含着强烈的厌恶的声音不断涌出。

”我说,班长,你不会是喜欢上那种人了吧?有一腿?一直在说好话呢!“

“可是啊那个家伙恨不得和一切没才能的东西拉开距离呢,哈哈!”

话音刚落,整个教室就爆发出阵阵嘲笑。

接下来,什么都没有了,整个教室淹没在恶意的海洋中。


我已经没有必要呆在这里了。我拉上外套的拉链,不知何时周围变得这么冷了。
我甚至忘记了现在还可以去找预备学科的老师,或者校长以及计划参与者询问日向现在在哪。其实在这个时候,我搞不好连弄清楚日向在哪的最初目的都忘了。总之,现在思考这些的力气是没有的,我只能依照本能般的念头回到几乎成为居所的生物研究所。


生物研究所的门半掩着,我推开。
实验用的小白鼠就在这里。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