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杀死恋人的准备工作(cp:松日?)chapter 3

上一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5eb9d7b

Attention:

1、这是我第一篇弹丸同人,大约是在去年的清明节开始写的。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以及和目前的理解差别很大的地方,敬请谅解。

2、这篇文我尽量往原作靠,松日嘛……别想过头,我是想写写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以及病态的日向君。官配是松音来着。

3、并不是很能把握松田的个性,大约会OOC。

4、有一定日向单箭头狛枝的感觉,不过这不是绝对的解释。

以上OK?=====================================


“啪嗒、啪嗒”
一本又一本的书本被扔在地上,把我出于偏执而每天打理得一尘不染的研究室地板弄得乱七八糟不堪入目……
不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我正在翻找着一旁大柜子里的书本。


“啊啊,绝对也不是这本!”我下意识地把一本书往后一甩。

“啪铛……碰!”发出了相当不妙的声音,刺激得我寒(呆)毛竖起。 
“啊拉,真糟糕……”这是我上个星期向小卖部店长死乞白赖借来的《remember光棍》究极无敌珍藏版漫画,全球限量10本,外壳还是什么塑料来着……真亏那个只卖面包的店长会拥有这等绝品……慢着,我应该有更重要的着眼点…… 
我无力地抓起塑料封面已经开裂的厚重漫画,所以说好东西就是麻烦。还好只是裂了一点点,不过解释起来还是够麻烦的。 
更重要的着眼点是这个吗?赔礼道歉这种事什么时候都能做!快想起来你要做什么! 
找一本笔记本。 


想起来了——于是我继续灰头土脸地在大柜子边翻找。

那是丑女在我上一个生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中的一件,厚厚的浅褐色素面笔记本。比起那次她送给我的充满恶趣味的黑白色布偶、充满着“爱意”的叫醒闹钟(铃声是:叮咚铛咚,唔噗噗噗,古德摸宁……),可以说是没特点的一件礼物。 
今天我突然很想找出这个本子。这个念头是毫无理由的瞬间来袭的,如果稍微忽略掉就会像电火花一样永久消失在潜意识的深海里,但我觉得这个念头很重要,所以没有放过。 
“哈,找到了。” 
毕竟是过了挺长一段时间送的,这个笔记本安静地躺在柜子靠近底部的地方。 
我抓出本子,往后一仰,顺势倒在身后扔了一地的书本上。 
举起笔记本,阳光在其上烙下鲜明的印记。我皱着眉想着,我是为什么要找出它呢?我拔出插在胸前口袋上的圆珠笔,在空气中划着。丑女说过,整理思路得出结论经常需要把一切记录在纸面上,所以说我应该在上面记录些什么吗? 
 
 
“松田先生在吗?”外面响起问候和敲门声,中规中矩地敲了三下,听声音大约是弯曲中指敲出来的。 
“门没关,进来吧。”我有气无力地继续躺在书堆上。 


“喂,松田先生,没事吧?”日向大概是误会出什么大事不好的情况了,看见我倒在这里便匆匆地冲过来。

“栗子头,凑得太近会扎到我的脸!” 
日向的头发是栗色,看上去是很硬的发质,摸上去应当会觉得毛刺刺的。 
“松田!我是觉得你出了事才靠过来的啊,你还真是……”日向退了回去,似乎因为被还不是很熟的人取了糟糕的外号而大吃一惊,“不过有闲心挖苦人说明你没事。”话音刚落,他又显得不好意思地抓了下后脑勺:“抱歉啊,松田先生……”日向大概觉得直呼“陌生人”的姓名不礼貌?还真是中规中矩的学生作风。 
“啧,你看上去挺直率其实那么婆婆妈妈?每次喊人后面加个‘先生’不累吗,再说我是你同辈吧?”我在书堆中坐起来,全神贯注于摊开的空白笔记本上——记忆里日向应当不会在称呼同龄人即使是本科生时后面加上个“先生”,这点和其他看上去显得有点阴郁面对本科生又恭敬得不自然的预备学科生不大一样。所以说他单纯是拘谨到别扭。——不知不觉就在笔记本上飞速地写起来。 


“好啦,松田松田,这样叫没问题?”日向耸了耸肩,说出这番话时不自觉轻松地笑了。

他这个反应让我稍稍想起丑女有时会出现的直率反应,没有让人捉摸不透稀奇古怪的语句,没有诡异奇妙的笑声,只是简简单单平凡不过的行为。 
 
——想起来了,他眼睛的颜色和这个笔记本的封面还真像呢。 

“栗子头,坐下,面谈开始。”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在旁人看来意味着“不耐烦”,我拿笔指着一边带扶手的转椅,接着马不停蹄地在笔记本上写上“第一次面谈”。

”喂,已经确定我的称呼了?“

”有意见吗?“

”好啦,没有……“日向的拘谨尚未散去,不过比一开始好很多,他没犹豫几秒就坐了上去。我的心情莫名轻快起来。

不过还真糟糕,这下坐在书堆里的我可能就要仰起头才能看到他,算了,无所谓。 
 
 
“我不招待客人所以茶、咖啡、其他饮料就别想了,不许有意见。”我换了一口气,“今天的见面是按照学园的安排,以达成实验者和参与项目的技术人员的基本交流,没问题吧?” 
“是。” 
“知道你接受的项目是怎么回事吧?” 
“嗯,希望育成计划,培养超高校级人才的学园为了育成集合所有才能的人工希望……”日向坐在那里,端端正正,语气平静,但是我有一种古怪的预感——我看见他的眼睛里闪烁着过分的光彩,第一次遇见他时他以这样的眼神仰望校园,之前那次遇见他时他保持这样的眼神倾听校长和执行委员关于计划的谈论——这种眼神奇特,也让我脊背发凉。 
——“松田君,那个沙子教堂是我推倒的哦~”她的语气天真无邪,她的眼睛闪烁着光彩。 
——不可否认,我或许的确喜欢这双闪烁光彩的眼睛,但是这种光彩一旦出现,只能意味着不祥。 


“这还需要你说明吗?”我强硬地打断了日向的言语,也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你们这些预备学科都是一个样子,对于自己没有的东西什么都不去思考就想着天上掉下馅饼一步登天,所以才那么轻松地把自己的脑子交给别人……天真!”——你真的考虑过把脑子交给别人摆弄的后果吗?!天真也要有个程度!——无端地怒火中烧,我几乎想把可能的后果,最糟糕的后果全数摆在他面前。

“抱歉,但是我不能放走这个机会啊……”日向逃避般地侧过头,转瞬又更加执着地直视着我,以俯视的姿态——我后悔坐在地板上了,“我只不过是,想让自己更加自信一点,想要……得到才能者的希望罢了……” 
才能者的希望是什么?——我在笔记本上写道,向自己问道,——想到这个词我只觉得快要被某个巨大的漩涡吸进去了。我想嘲笑天真的他,但是最终没法嘲笑,因为迷茫的我根本没法告诉他什么是希望,这种庞大的问题不是我能回答的东西。拥有才能的我又有何资格去判断什么? 


”预备学科,始终是脑子空空呢,这样的你大概连被改造的资格也没有……真是懒得和你说什么了“我无力地回应,特意挑了会让日向产生负面反应的称呼。其实我知道自己已无言以对,而且我也知道能从许多怀着期待的预备学科候选人中被抽取出来,他怎么会没有努力过?怎么会没有资格?那份过头的执着已经够了啊。

果然,某个词一入耳他就下意识地一颤。“松田,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如此讨厌我……”日向困惑地皱着眉——废话,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发怒啊——然而他马上变得坚定起来,“但是我已经不想放弃了,我已经……” 


啊啊,就是这双浅褐色的眼睛,普普通通长在那张普普通通……还算凑活的脸上就行了,为什么要摆出这种坚定不移的眼神啊讨厌透了!

“啪!”我捡起一旁封面破掉了的漫画大力地扔给日向。日向差点没反应过来,不过好歹还是接住了。 
“这是?” 
“我已经不想和单细胞的预备学科说话了,出去,顺便把这本漫画还给小卖部的店长。” 
“哎?封面都坏了,这让我怎么解释?” 
“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为了翻出那本浅褐色的笔记本,“自己想办法吧,快滚再也别回来。” 
“我的错?”日向没有纠结太久,反而很快转换成乐观的情绪,“好吧,别生气啊松田,我马上回来!” 
——这家伙有没有听人说话啊? 
我用要把纸张划破的力道在笔记本上以笔泄愤。 
——不过脾气那么好(竟然和我聊到最后还是这种态度)人缘不会坏,嘛,反正和自己这神经质的人缘不是同一个次元的。 
我注意到日向的黑眼圈,第一次比第二次浅,第二次比第三次浅。 
 
 
“栗子头,你喜欢学校生活吗?” 
他的一只脚还抬在空中,落下去的话就会离开这个研究所。“希望之峰学园啊,我很喜欢。”他顿了一下,给出了这个答案。 
于是研究室恢复了独处的安宁。刚才的回应却在脑海里嘈杂地回响。 
那个丑女说话也有几分道理嘛,把事情记在纸上可以更好地分析。我检阅着刚才记下来的对话。 
——如果我喜欢学校生活我是不会这么回答的。 


怎么样呢松田夜助,这次的实验品你还满意吗?

有没有想剖开这样毫无价值的大脑挖出点新东西呢?

”会失败吧……“我压抑着烦闷与些微溢出的热情。

=======================================
谢罪,这一段奇烂无比,我连台词都编不下去了。
总之松田是希望日向知难而退放弃改造,不过因为学校就没法明说出来。而且松田作为学者从某方面说是不想放跑小白鼠的。所以他的别扭又上了一个层次。
=======================================

下一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62394c7

评论
热度 ( 33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