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杀死恋人的准备工作(cp:松日?)chapter2

上一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5e5aba6

Attention:

1、这是我第一篇弹丸同人,大约是在去年的清明节开始写的。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以及和目前的理解差别很大的地方,敬请谅解。

2、这篇文我尽量往原作靠,松日嘛……别想过头,我是想写写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以及病态的日向君。官配是松音来着。

3、并不是很能把握松田的个性,大约会OOC。

4、有一定日向单箭头狛枝的感觉,不过这不是绝对的解释。

5、此章有日向与狛枝的感情互动,如何看待……请随意。

以上OK?=====================================


“初次见面”当然是句假话,大部分是假话。
我其实已经见过他有数次,不过他大概是不记得我。所以这也算不得完全的假话。


数个月前的一个黄昏,开学后不久的某个黄昏。
向窗外望去,可以看见铺满天空的火烧云,鲜艳得刺眼,这是连日阴雨之后少见的景观。穿破云层的阳光温和到了柔软的程度,越过玻璃窗懒散地流淌在宿舍的地板上。
室内充满了明朗的橙色光线,座椅上摆放着我仔细挑选过的很中意的靠枕——刚买来时丑女拿着针线想对它图谋不轨,嘴里还嘟哝着“继承了蒙克的贤者之石的盾子一定要挽救心爱的松田君邋遢到绝望的品味,更绝望更绝望唔噗噗噗尼嘻嘻嘻”,自然,我阻止了她的阴谋(“松田君好冷淡!”)。
总而言之,这是看漫画的黄金时刻。


天不遂人愿,在我拿起漫画仅仅五分钟内,我已经把漫画书摔在地毯上紧接着拿起来继续看的动作神经质地重复了五六遍。

楼上宿舍机械师遵从本业搞出的叮叮当当的声响让我忍无可忍。 
平心而论,学园的宿舍隔音效果其实相当不错。但是对于我这种神经质以及对漫画格外执着的人来说收效甚微。 
我在摔了第七次漫画书之后冲到楼上敲了门。开门的是一个粉毛鲨鱼牙的家伙,我本来想说“你再这么做不解风情的事简直注定孤独一生”,可是看在他奋力道歉的份上我也不好把明摆着的现实说出来。我还记得这家伙有追同级的王女无果这回事。 
回到宿舍时,楼上已经没动静了,我也失去了看漫画的心情。不过室外的夕阳很难得,我穿上外套走出宿舍。 

如果能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就好了。

我随意地观望着四处的风景。
但这是我早已熟悉了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希望之峰学园。
出于各种理由,我并不喜欢这里。
其中一个理由是,印象中有句话是天才和疯子仅有一线之隔。这个地方是聚集着所谓的人才的地方,那么也可能是囚禁着一大群疯子的精神病院。在这所精神病院里我迟早会疯掉。最终,这所精神病院会不会把整个星球改造成巨大的精神病院呢?不过能够来到这里,我早就疯了也说不定。
我的思想跟从脚步漫无目的地游走着。


还有个理由,就是本科生的宿舍竟然在学园的正门前!

希望之峰学园的正门是这所享誉世界的学校的标志,不论在电视、书本还是网络上,一提及希望之峰便会配上学园正门的图片,对于熟知学园大名的人们一提及这里脑海里冒出来的也是正门的形象…… 
可惜啊,就算再著名再气势恢宏……大门前是宿舍这一奇葩设计还是让人无力吐槽。 
 
 
视线转向大门,我看见了在日常场景中不那么日常的场景。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日向创。 
我看见一个身穿希望之峰校服的男生站在大门前,仰望着高耸的建筑。 
希望之峰学园的本科生不穿校服是传统,追溯起来,理由大概是为了保持超高校级学生们的个性。那么,穿上校服的,整齐划一的,是为数众多的预备学科。 
那个仰望着大门的预备学科,不管是从面目、发型还是一身褐色中规中矩的校服看,都无个性到了极点。本来,我也应该早就移开视线转向其他地方了。 
然而我的视线无法离开了,真是奇怪。 


或许是因为这个人让我想到了那个丑女偶尔会体现出来的、我相当中意的地方。虽说这个人浑身散发着平凡的气息,和自我主张强烈的她基本是反过来的,但是当时他站在那里呆然无辜的样子和丑女那时非常相似……我很中意这点……不、不对,中意什么的……那个丑女什么的……再说,我中意的丑女那部分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呢?

或许,更像是被这个男生眼里强烈的憧憬和执着吸引了——过度的憧憬和执着,与平凡之人过于不相称的情感。 
我静静地凝视着那边像是时间停止般的场景——那个人持续仰望着。 
幸好相隔较远,不然我迟早得被当做阴暗颓废的变态。 


“喂,那边的预备学科日向君,又在干什么呢?”一个在我听来有点熟悉的声音把静止的画面打破了。

远处,一个披着剪裁奇怪的风衣的白色海藻头往被称为“日向”的那人方向慢悠悠地走去。 

这个白色海藻头是我同级本科生同学,狛枝凪斗。尽管每个年级的本科生人数都很少,但因为课程差别和个性差别不可能所有人之间都很熟络,对于狛枝这种人尤为如此,他在这个年级基本没朋友。说实在的我觉得这一切都得归咎于他自己是个变态,三句话不离“希望”的变态偏执狂,因此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而且,之前针对“天才”和“疯子”的议论,很可能就是因为想起有这么个同学吧。

啊,那个被称作日向的家伙真可怜,竟然和这种海藻头变态认识。这么想着,我对接下来的展开更感兴趣了,这多少能弥补我没看成漫画的损失。 
 
 
“狛枝?你来干什么?”凝视着校门的日向听出了狛枝的声音,转过头,语气里包含着些微的敌意和困惑。 
“我觉得……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太可笑了,作为同伴,我就来劝告你哦。” 
“谁和你是同伴啊……” 


看起来狛枝和谁都没法好好相处已成定论了,从某方面来说堪比楼上的左右田。不过这样的狛枝,竟然会有“同伴”(单方面)……他一直疯狂崇拜着其他本科生恨不得舔鞋,自然没法让其他本科生屈尊当自己的同伴。看来,“同伴”这个词包含的负面意味真是不容忽视。

“日向君真是的,对谁都那么温柔为何唯独对我如此冷淡啊……呐,从开学那天看见日向君用这样的眼神仰望着校门我就明白了啊,日向君是我的同伴呢……我们都是追求着希望的垃圾渣滓啊,沉积在污泥发酵出臭味但还是期待着阳光照耀过来的垃圾渣滓啊……”狛枝的音调越发低沉,而瞳孔深处却似卷起了漩涡。 
这番话无论是语气还是内容都散发着腐蚀人心的毒气。 
“够了……”日向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之前那虽然满怀不悦但充满精神的语气一瞬丧失了力量,他现在只能本能地拒绝着狛枝的污染。 


“仰望着学园,仰望着超高校级的大家,仰望着希望的眼神真的很棒呢!我这样的垃圾臭虫都被日向君对于希望的执着打动了!但是……现在的日向君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呢?”狛枝抓住日向的肩膀,混沌的双眼死死盯着日向,“憧憬这样的感情是不该有的,因为”憧憬“意味着想要成为,但是我们这样的……”

“我对你的歪理没兴趣!”日向奋力挣扎着,然而无论是肩膀还是视线都被死死钳制住了。 
“日向君你其实很明白只是不想承认罢了。像我这样的劣等品,比我这个劣等品更差劲的毫无才能的日向君……怎么会有资格染指伟大的希望啊,连妄想一下都是罪哦。所以,我们这样的垃圾渣滓,在角落里发着臭,然后作为超高校级大家的肥料、垫脚石,见证着伟大希望的诞生才是本分啊。” 
“不……你错了啊,连憧憬希望的资格都没有什么的……”日向拼命搜索着言辞意图反驳,但是从颤抖的唇边溢出的是无力的悲叹。 
“我没有想让日向君难过的意思,作为同伴,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我们的现实。”狛枝松开了双手,“无论鱼如何渴望天空也无法飞翔,水鸭再渴望光彩夺目也不会拥有美丽的羽毛……继续怀抱着‘憧憬’这种厚脸皮的感情,毫无才能的日向君会受伤哦。” 
这的确是作为同伴的劝告和关心,但是这份好意只会造成伤疤。 
“如果,我能够有才能的话,是不是能……接触到希望呢?” 
“才能那种东西,不会有的。”狛枝苦涩地断言。 
日向不再回应,挂着说不清的表情,走向西区,那个预备学科所在区域。 
狛枝停留在原地,沉静地望着日向离开的方向。直至日向彻底消失在视线范围,他才返回宿舍。 
 
 

这就是我第一次遇见日向创的全过程。不知为何,其中的所有细节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

或许是因为留下了在校门口见过这个人的印象,接下来我记得曾经有几次在本科生的校区附近撞见过他。有点拘谨地在这个地方徘徊,带着期许的表情仰望这个校门,有时候拿着像是借来的漫画书坐在休息区翻看、露出无忧无虑的普通学生般的大笑。有一次见到他在路上走神撞到别人,忙不迭地道歉。

模板一样的、毫无特殊之处的男子高中生。

除了一点,和那个连我都不欲与之打交道的狛枝一样。

这家伙对着某种事物怀抱着过度的期望。


下一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5efc7f6

评论
热度 ( 31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