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杀死恋人的准备工作(cp:松日?)chapter 1

Attention:

1、这是我第一篇弹丸同人,大约是在去年的清明节开始写的。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以及和目前的理解差别很大的地方,敬请谅解。

2、这篇文我尽量往原作靠,松日嘛……别想过头,我是想写写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以及病态的日向君。官配是松音来着。

3、并不是很能把握松田的个性,大约会OOC。

4、有一定日向单箭头狛枝的感觉,不过这不是绝对的解释。

以上OK?=====================================

他成功地制造了最伟大的机器,他也扼杀了一个毫无价值的人生。
——题记


“初次见面。”
我第一次对预备学科的日向说出这句话,是在某个午后,遗留着余热的神经科研究所里。

在说出这句话的十几分钟前,希望之峰学园执行委员会委员们和校长毫无预兆地大驾光临我的研究所,毫不留情地摧毁了午睡的大好时光。我被困意折磨着,不爽指数如墙壁上温度计里的红柱一般居高不下。再者,我自认为领地意识严重,而这个研究所一直被划归为我的私人领地,可是这时我的领地被侵犯了。这些因素叠加起来,不满的情绪将超高校级的神经学者的神经撩拨得隐隐作痛。

我并不是不敢在那四个皱纹堆面前发火或者大放厥词——啊,皱纹堆这个比喻是向那个丑女学的,当时她顺带活灵活现地表演着四个老头散发着老年臭的形象。虽说是丑女但不论是语言上的比喻还是形象上的模仿都恰当得惊人。——我也只能死盯着窗外枯黄的树海中仅剩的几片绿叶持续呆滞,一面装作在认真听他们的言辞,一面一言不发地在心里吐着槽。之所以这样老实地听下去,是因为校长似乎正在讲比我的吐槽以及待会打算看完的漫画更为重要的东西。
当我好不容易摆脱睡魔的骚扰,意图注意他们的对话时,话题已经进行了不少。

“松田夜助君身为超高校级的神经学者,年轻有为,必然能够胜任这个任务。”首先入耳的是校长的声音。校长和老态龙钟的皱纹堆们不同,他毕竟处在年轻人的分类中,所以声线相较而言更为稳健清晰、更重要的是没有老年臭。
“松田君啊,你身为一届学生,在这个建校以来最伟大的计划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们对你寄予厚望……”皱纹堆中的一个面向我这样说着,他脸上皱巴巴的笑容让我产生了毛虫爬上脖颈的错觉。

他们的话里不断地提到我的名字,当然、和我无关的话这些大人物当然无须屈尊驾临我的研究所,可我还是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这段对话的主角其实并不是我,而是……
我回忆着这段对话,以及以前的印象,提取出了“计划”这个关键词。

啊,希望育成计划,我怎么能忘了呢。数月前我就有所耳闻了,这是一个听上去相当疯狂、但是对于这个学园里的才能疯子们来说又相当合理的计划。内容大概是学园希望制造出一个集所有才能为一身的天才,在这个弥漫着“才能即希望”的思想的世界里,这无疑意味着制造出人工的希望,可以说是充满了雄心壮志的计划。那个时候我也收到了校方的邀请函,他们希望我参与进来,为这个计划出力。尽管他们寄来的计划书内容翔实,各方面的具体进程都有提及,但是我那时也只是把这个不算人道的计划当做学校的心血来潮,并没有认真对待。不过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对于一个神经学者来说,这个计划是相当有诱惑力的,我可以在这个计划中开启更加广阔的研究方向探索更多新东西,甚至能在历史上留名——这是身为学者的私心和理想。

“唔噗噗噗,松田君,如果有什么新进展的话一定要告诉盾子我哟~小盾子我可是很期待这个计划哟~”丑女当时看到我收到的邀请书时显得非常感兴趣。我并没有回应她。我不喜欢她这样笑,按照和青梅竹马相处的多年经验,她这种笑之下总会藏着匪夷所思的恶趣味。
在我回想的时候,对话又进行到了不得了的地步了。

“目前,我们已经从预备学科的学生中选定了对计划有相当大热情的实验者,正因如此计划得以马上实施。”
不知为何,我的心跳漏了一拍,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于是我自我安慰道,预备学科有两千多人,总不会……转瞬我又开始嘲讽自己的自我安慰,是又怎么样呢?
“今天,我们打算让实验者和松田君这位计划主要参与者见个面。”皱纹堆中的哪位在讲话,我已经没心思顾及了。我的思维飞向了不久前的某个黄昏。
“日向创同学,请进。”四周的声音在我耳边模糊了,啊,我应该是听错了……不对,姓“日向”的人很多,所以……
“我进来了。”门缓缓被推开。
那瞬间我脑供血有点不足。意料之中的人走进了研究所。


平凡无奇的预备学科生向这里走来。
平凡无奇的、看上去有点毛刺刺的短发,稍显特别的是顶上那撮翘起来的毛发——抱歉我似乎并不能理直气壮地评价这个。
平凡无奇的校服,遮掩着属于个人的特性。
平凡无奇的容颜,虽然细看有点清秀的感觉,但也是扔在大街上便不会有人注目的类型。
平凡无奇的浅褐色双眼,在午后的暖色阳光的映衬下显出透明质感。
平凡无奇的反应。他有点拘谨地站在那里,先向校长和执行委员那边鞠躬问候,面对他们日向保持着不自然的微笑——他的嘴角在轻微地抖动——总之是平凡无比的反应。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创。”接着,那个人转向自己,伸出右手。我注意到他吐出“预备学科”四个字时,面部表情一刹那的轻微扭曲。

他现在处在窗边,阳光淹没了他,他即将消失在阳光中—— 


“初次见面,我是这次计划的主要参与者松田夜助,同样是77期超高校级的神经学者。”我握住他伸过来的右手。

隔近了看,他眼睑下的黑眼圈似乎重了不少——不对,以前应当是没有的——我搜索着印象。但是他眼中的固执从未消减甚至可以说是倍增,他自己可能没意识到,这种固执的眼神正在无差别烧灼着他眼前的人。这种眼神,我也经常在偏执狂和走火入魔的同事们那里看到过,说起来同级本科生里不就有一个嘛…… 


“太好了,日向同学,因为你的自愿参与计划马上能够启动。你能够荣幸地成为学园培养的希望……”一个老头子夸张的笑着。

我很反感这句话。“很荣幸”?说得好像是多美妙的事情,说得好像是馅饼砸在日向头上……计划书上并未明说,但是我能推断出这不是美妙的事,也不是馅饼。 

当然,我的立场决定了我没有理由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作为学者的一面让我没法拒绝这个伟大计划的吸引。

想想看……制造出这个世界的希望,这个课题很不错吧。


这时,日向附和着执行委员们轻笑,如此附和敷衍并不是他应该拥有的东西。

在我看来他本身就具备的笑容是这个平凡无奇的预备学科生身上唯一有意思的事物,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平凡无比……如果那个丑女心里没有藏着太多东西的话应该也能拥有这样的笑容,我期望她能够在我面前一直这样笑着。 
我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那个丑女什么时候才能这样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平凡无比呢?她的傻笑狂笑一切笑中都隐藏着让我没法把握的不安定因素。 
而“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平凡无比”正在日向的笑之中仅剩残影。 


下一章: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5eb9d7b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