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夕阳红与肩周炎

Attention:

1、来自于“日向only图文7days”的题目“肩周炎”。这个时候姑且也作为情人节贺。

2、最美不过夕阳红,老年设定,70岁左右

3、宽大对待两位老人的毛发问题以及OOC问题

4、雷不雷?

5、注意护眼

以上OK?====================================


架着摄影机的A君确认了屏幕上水平的视角,和机械的电量,一切全无问题。他悄悄地向B桑比了个“OK”的手势。

红红的REC在屏幕右上角亮起。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日XX台的午间特别节目《夕阳红》”B桑今天状态不错,她身着工作装拿着话筒的模样相当精神,恐怕也是因为对今天的采访对象相当感兴趣吧,“今天我们采访并慰问的对象是在重建我们所生存的新世界做出极大贡献的,两位前未来机关高级工作者,日向创先生和狛枝凪斗先生。两位老者在几十年前奋斗于抗击绝望的第一线,中年专注于新世界的重建,即使如今退休安享晚年也关心着这个重新充满希望的世界……”

“下一步……”A君提示道。

“我们台事先联系过两位年逾七十的老者,他们欣然接受了这次采访。现在,我们就站在他们家门口,狛枝先生、日向先生,在家吗?”

咚咚咚

一片死寂

咚咚咚

还是一片死寂

“cut掉敲门这段吧。”A君中止拍摄。

“头一次正式出节目,有点紧张啊……”B桑紧绷的肩膀放松下来,她突然疑惑地问,“不过两位老先生怎么不在家呢?你有他们的联系电话吗?”

“让我看看啊……”A君翻起包。

“不用了,好像有人过来了。”

B桑扭头看过去的楼道方向,一个老人正提着菜篮子喃喃自语晃悠上来,与其(菜篮子)相当不搭调的是,老人身着非常酷炫的黑色大衣以及在脖子上围了一圈灰白格子围巾。

“牛肉、胡萝卜、芹菜、抽纸……啊啦,忘记买草饼了。算了,这把年纪牙口不好还惦记这种甜腻腻的东西,而且得了糖尿病怎么办啊,让他先戒一个星期……”与说话内容相当不搭调的是,说出这句话的嗓音苍老却磁性。

“请问……”

“呀,是之前约好的两位吧。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没……有……”两人尽量不把目瞪口呆的表情浮现在脸上。

没错,他们对照着记忆里的资料,确认了来者就是采访对象之一,狛枝凪斗先生。不过……

“比照片上更加……”B桑脱口而出。

发型更加肆无忌惮。虽然的确是个老人没错,而且头发花白,但是像顶着一头白色的火焰一般。被照片上规规矩矩地扎起来的头发给骗了啊,老先生真是老当益壮……

潮流方面的,发根方面的。

“年轻!”A君马上接口。顺带感慨了一下老人家70岁了但看得出是个老帅哥,自己在交往后别长出啤酒肚就好。

“各位先进去坐坐吧,别在外面干站着了。”狛枝打开了门,慢悠悠地把菜篮子放在墙根,“创君……呃,日向君还没来吗?”

“是呢,现在已经超过约定时间了。狛枝先生,您介意我架一下摄像机吗?”

“当然没问题。……奇怪了,日向君不是个不守时的人啊,不会路上出什么事了吧?只是去剪个头发没什么的吧?”狛枝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狛枝先生和日向先生感情真好呢,听说两位在年轻的时候就在未来机关作为搭档工作了?并且共事多年。”B桑没有放弃提问的机会。

“没错呢,有时候真是怀念那段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甚至不清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是幸运还是不幸呢?不过现在这样安安生生的日子比较适合我们这种半截身子入了土的垃……老人。”

“……您说拉什么?”

“没有没有,”狛枝脸上的忧色更重,干脆靠在了可以看到街边风景的窗框上,“确实是共事多年,所以日向君总是傻乎乎地到这个年纪还没什么改善,虽然不担心他的身手会输给街头混混什么的,但是在明天的早报上看到《一老年男子在街头被拐骗》之类的新闻该如何是好啊?”

“我想应该不会……”

“算了算了,我在你们年轻人面前瞎说什么呢……”他轻笑着退回来,像厨房走去,“先坐在客厅等等吧,我去给你们泡点茶。”

“要帮忙吗?”

“不用了不用了。”

“谢谢。”A君和B桑由衷感谢着狛枝的好客,从赶路到这个时间点,他们确实有点疲惫了。

接着厨房里传出了翻箱倒柜的声音。

“茶叶茶叶在……盐……在哪啊?”

“总觉得听见了有点不不妙的词。”B桑不确定地望向A君。

“应该……没问题吧,我听说过有的茶要放盐……”A君搜肠刮肚地找出借口,“总之安静地坐着吧。”

“哐当!”

“……”B桑看见A君对自己使眼色,是“冷静”的意思吗?

B桑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自己身处的环境,一旁的A君也用镜头记录下这个房间的样子。

这并不是很大的房间,不过对于两个人的生活已经绰绰有余。而且,让两个年轻人比较羡慕的是,这个地方充满了经过长久的时光积累下来的生活气息。搭在半旧不新的茶几上的报纸和漫画(?)还有一副草饼色的老花镜,能让人眼前瞬间浮现出老者悠闲看报……看漫画的场景。

一旁的装饰墙壁上贴满了形形色色的照片,主题应该多是这两位老人在各个时间段的记录。从遥远的过去,两个略显稚气的青年认真地打着制服领带,到两人搬进这个家(那时候这个房间崭新而空荡荡),最后到两位老人在公园散步。

客厅里最显眼的是一个大书架,一般来说书只会放进书房,但是在客厅里看到书架的话,很轻易就能感受到这里的居住者是嗜书之人。书架乃心之镜,而这个书架上的书非常庞杂。

“这个……这本书是用德语写的吗?《Also sprach Zarathustra》?”B桑感慨道。

“除了哲学书似乎还有各种类别,这家主人非常博学呢。”A君小声赞同,并继续打量着这个书架。有的书涉及文学,有的涉及机械,侦探小说也占了相当大一部分,一些书连书脊都已发黄,还有很多散发着崭新的油墨味。

“《草饼樱饼100题》……什么鬼?”而且樱饼两字似乎被恨恨地划了几道。

“吱嘎——”正当两位无事可做地默念着书架上书的名字时,门打开了。

“不好意思,迟到了!”一个第一印象就让人觉得硬朗的老人家推门而入。

“哦!是日向先生!您好!”A君和B桑立马起身问候。

日向创先生是B桑小时候到现在的仰慕对象,她经常听见这位前辈的光荣事迹。不过日向先生就像随处可见的普通老人一样,根本让人难以联想他过去的经历,但是这种感觉并不让人失望。

没错,他就像随处可见的普通老人一样,洁净而普通的白色衬衫配上灰色背心(中老年爆款),眼神清澈又稳重,微微皱紧的眉头显得有些严肃,打理得非常整齐的灰白色短发从头顶的帽子下些微露出一点。

帽子?

“啊,创……日向君你总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这没用的……帽子?”

“得了得了!你往坏的方面的想象力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嘛……”说完,日向对着两位年轻人尴尬一笑,“别介意,这人年轻时就这样,他要是说了奇怪的话你们也不要认真。”他迅速地了结了某些话题。

“对了,刚才我……”狛枝想起什么似的,走进厨房。

B桑发誓那一瞬间,日向先生的肩膀肉眼可见地抖了一下,绝对不是错觉。

对,不是错觉,因为充满了老年人特有的稳重和严肃的日向先生,他的声音正以人耳可闻的程度颤抖着:“凪……狛枝他进厨房啦?”

“对……”A君颤抖地回应着,总觉得线索串连起来了呢。

不详的预感。

“久等了!”脸上带着下厨的荣光,狛枝非常精神地用义肢单手端着盘子,盘子里放着两个茶杯,里面盛着散发着魔幻光彩的液体……

“咕……”B桑发觉A君喉头发出奇怪的声响。

“呐,A君……这个茶真是非常特别呢……”B桑战战兢兢地瞥向A君。

“是呢!特别加了比较符合年轻人口味的配方,希望你们喜欢。”白发苍苍的狛枝先生的灰色的瞳孔里,兴奋地翻搅起了漩涡。

“?!”总觉得拒绝就会触发不好的flag。

怎么办怎么办?!

事业才刚刚起步的A君和B桑,面临着人生第一个巨大的挑战。

“咚!咚!”

眼前发生了猝不及防的事态。

日向以符合他年轻时的身份一般迅猛敏捷的速度,迅速抄起盘子上的两个茶杯。

“年轻人,我来顶着!”两个后辈从前辈坚毅的眼神中读出了这个。

“前辈!不要啊!我们怎么忍心让您一位老人……”后辈们的汪汪泪眼中凝结着不舍和悲痛。

“不,没事的,我习惯了……”

啊啊,那稳重而令人安心的微笑,正是超高校级的未来啊!

“日向君!怎么这样啊……”另一位老者颇为不满。

“狛枝,我很渴,让年轻人们喝白开水去吧……”日向略显粗鲁地回答,苍老的脸上浮现出壮绝的热情。

“喝下去了……”A君和B桑异口同声地感慨道。

“感觉怎么样?”狛枝期待着询问日向的感想。

“别加盐,胡椒最好也不要,我觉得我肩周炎要发作了……”他颓然倒在沙发上,强忍住面部肌肉的抽搐。

在A君和B桑眼里,如此倒下的日向老先生已经与牺牲在战场上的英雄的身影重叠起来了……不,日向老先生就是真正的英雄啊!!!

“你这个家伙……竟然说这种话……”不羁的白毛下渗出了低沉的话语。

糟?!要目睹一场家庭纠纷了!——两位年轻人。

“如果我说谎的话你绝对会看出来,所以还是说实话你会比较高兴吧,我还不懂你?”躺倒在沙发上的日向先生疲劳地吐出这句话,话语里还参杂着些许得意。

“创君……你真是,一大把年纪了还……”狛枝先生表情复杂地在日向先生旁边坐了下来,“对了,肩膀不要紧吧,要不要揉一下?"

”喂喂!“日向老先生老当益壮地鲤鱼打挺,”你才是一大把年纪还……年轻人还在这里呢!这么耗下去采访都不好做了!“

”你的……帽子掉了哟……“

除去日向君以外的三人都目瞪口呆地盯着日向的头顶,那里应该是在他人生的七十年中一直彰显着他的个性和自我主张的伟大之物——坚挺的呆毛!

应该是……

不过现在在那里只是一片地中海……

”天啊!“日向老先生一弯腰从地上捞起自己的帽子,如此迅速的动作终于再度引发副作用,”我的肩啊!!!“

”我懂我懂,恐怕是理发时的失误吧……没事的哟,那撮毛发的坚强度这些年来我们有目共睹,绝对会重生的……“狛枝拼命安慰着被肩周炎和丧发之痛折磨到进入绝望状态的日向。

”不好意思,两位,“狛枝非常歉意地转身向两人说道,”今天的事情实在是……“

”啊,没什么,倒是我们打扰了……“A君惊魂未定。

”没事的,我们今天拍摄的内容也可以作为参考,而且下次有机会可以继续拍摄……有了成品之后在放映前会发复件给两位过目的,非常感谢今天的合作。“B桑先恢复了状态。

”祝你们工作顺利。“

”呃……我的肩膀啊!“

==============end================

尾声1

”呜~今天作为初次采访的经历还真是鸡飞狗跳呢~“B桑伸着懒腰,大步走在前面。

”你这样子真不像个女孩子……“需要负担摄影器材的A君在后面苦笑以对,“不过我们的节目本身就不是什么严肃类节目,这样的日常似乎也不错。虽然没有采访什么。”

”A君,羡慕吗?“B桑突然停下,回过头来睁大了双眼认真与A君对视,”充满了家庭气息的房子,平稳的日常,你喜欢吗?“

”唉?!“

”我的话,很喜欢哦?“B桑脸颊绯红,”A君的求婚,这些天来我一直思考着,今天可以给出答复了呢……我啊,相当喜欢这种两人安定的生活呢。A君愿意给我带来这样的生活吗?“

幸福得要炸了——A君。

今天是情人节了啊,A君突然想到。


尾声2

”恐怕是以前的旧伤吧,今天又发作了……“狛枝给日向的肩膀贴上膏药,”创君你真是的,一个老头子,下次不要那么莽莽撞撞的,别小看肩周炎……“

”嘛,也实在想不到会有你来教训我日常生活的时候,话虽那么说,你的厨艺还是几十年如一日啊……“

”创君啊!“

”别敲我肩膀啊!哎哟!“

”说起来啊,创君,今天是……“

”什么?“

”别装傻,明明不可能忘记吧……“

”啊,凪斗你怎么就不能让我撒谎成功一次呢!和你在一起五十多年怎么还是没法骗过你……“

”就是因为五十年不是白过的嘛……创君?你……“

”虽然说情人节已经不属于我们这些糟老头的了,我们也早就一把年纪……不过,领证吧,虽然今天登记结婚的小年轻有一大堆,不过我可是事先预约过了啊。“

”为什么,在一起那么多年你才……“和五十多年前一样冷静漂亮的灰色双眼,此刻快要被泪水遮掩,”不过我明白,我的幸运绝对会带给你负担所以……“

”凪斗,你一直比我聪明得多,我说什么慌都没法瞒过你,当初的程序里我就一直被你牵着鼻子走,但是你总是在这种事情上胡思乱想呢。“日向毫不犹疑地擦干了狛枝即将溢出眼眶的浑浊眼泪,”如果惧怕着和你在一起会被你的不幸影响,那么我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度过这样的五十年呢?“

”创……“

”和你在一起我从没后悔过,我们现在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甚至是早就该死了的人,现在我可以用我的人生发誓我没后悔过。“

”那为什么啊……“

”快用你聪明的脑子想想吧,明明兴致勃勃地念着’预备学科‘损着我到现在了……“已经不再年轻的脸上,是和往日一模一样的爽朗笑容,”如果和你一开始就结下婚姻的羁绊,如果我不小心遭遇了什么变故,如此在意自己才能的你难道不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吗?但是到现在,我们什么时候死了都不奇怪的今天,我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和你说,结婚这种话。“

”创君……真的是预备学科的大笨蛋啊!“

”别像年轻小女生一样闹别扭啊吓死人了!哎……“

”戒指……我前些天买了,想着在今天送给你,快把左手的无名指给伸出来啊。“

日向创,颤抖地向自己五十年来一直无法放下的家伙伸出左手。

狛枝凪斗,静静地握住自己五十年来一直无法不去在意的家伙的左手。

两人的手是老人的手,铭刻着岁月的创伤,年轻时的活力和光洁永久地在此失去踪迹。

”创君,愿意嫁给我吗?就算只是拖延到现在,那么简陋的求婚,和垃圾渣滓一样的我。“

”凪斗,快用你的脑子想一想吧,我怎么可能拒绝……“

银白色的戒指,稳稳地套在布满皱纹的苍老的无名指上。

一个新的羁绊诞生了。

”创君,亏大了啊……“

”嗯?“

”现在结婚,我们不是丧失了很多年轻人专有的乐趣吗?比如年轻夫妻兴趣满满地给对方起各种称呼的权利,我们都没有了哦?“

”是呢,直接突入到叫’老伴‘的级别了呢……”

“这个我想我需要适应一下,不过听上去不坏,可能比其他的称呼更好。”


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杜拉斯《情人》


end=====================================

以20岁不到的年纪揣测老年人的世界实在太困难了,所以这个坑我八成不填。

为了满足自己对狛日某个时间点的联想终于把自己逼上绝路了呢~

想了一下觉得无法容忍自己居然挖坑,所以填了。现在的我真的没法好好写出那种感觉,或许终有一天,脑子里会冒出合适的东西吧。




评论 ( 7 )
热度 ( 29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