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All for Hope. chapter 4 最终章(下)

先贴前几章链接

chapter1: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a21017

chapter2::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a21024

chapter3(上):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a21040

chapter3(下):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a21070

chapter4(上):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c0265e


Attetion:

1、在毫无手感的情况下,迎来了最终章。除了OOC问题之外,恐怕还得担心逻辑问题。

2、可能有无法接受的设定,不适请点击右上角。

3、此剧情的关键是“多此一举”,简而言之……坑爹。

4、事到如今,大概已经可以看出不才的灵感来自于某位太太的同人本,防剧透起见,在最后提出。

以上确认?

=============================================

我们沉默着,肩并肩走在空无一人的漫长走廊上,然后一前一后停了下来。


窗外的雨声淅沥,越发作响。飘洒不止的雨珠将熟悉的景色笼上暗沉的银灰色,树木在风雨中飘摇,所以说这根本不是可以硬冲出去的雨势。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天气,根本不能意识到季节已经改变了很久。”日向君把扣子往上扣了一颗,无意识地感叹着,无意识地打破了持久的沉默。


“明明前些天还是很晴朗的天气,中午的话还有点热。”我望向窗外,前几天中午总是会去的中庭在雨中模糊不清,难以辨认。

“狛枝,现在可以说了吧,我们都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才接近对方的。”他追随着我的视线望向窗外,但是我并不知道他的眼中映入了什么。


“预备学科级别的ky,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说出了不得了的话题了呢。”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话……刚才校长也说的差不多了吧。”


“嗯,你要利用超高校级的幸运的才能,从预备学科中选择合适的实验体,所以才接近我的?”


“……是啊,完全是为了获取情报。”这个预备学科、果然是笨蛋中的笨蛋吧。


“啊,对,我就说有谁会浪费时间和一个毫无价值毫无个性的预备学科而且还是同性交往啊。”日向君一脸平静地擅自扩充了我的回答,“不过,如果当时我抗拒成为实验品,会怎么样?”

“谁知道呢,不过表交了上去,学园会想尽办法抓住你这只小白鼠吧。”


“你一定会把我的表格交上去吧?”他慢慢地擦掉面前玻璃窗上的白雾,观察着这场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雨。


“难道还有其他的回答吗?况且,成为希望的实验品,就算惨烈地死去了,也是一件值得你在阴间都心怀荣耀的事。不过呢,日向君这样毫无价值毫无存在感的人就算死了也不会留下可以去阴间的灵魂吧。”

“是啊,如此无价值的我能成为希望的实验品,就算这样稀里糊涂地死去了,也确实是幸福无比的事情啊。”他低声地笑着。


我偏过头看着他。不算久远的记忆中预备学科是经常笑着的,以至于我心里一直想着如果他笑得不是那么多,是不是就不会显得这么傻气了。但是,我能确定,这次的笑和以前不同,因为他正发自内心地、幸福地笑着。

“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接近我的,因为仰慕才能的缘故吗?”


“算是吧……狛枝凪斗,你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啊,你说过,是那种幸运和不幸等价交换的残缺品能力。”


“哈,原来如此,当时的我停止了思考,所以连如此容易想到的点都忽视了呢。”是沉浸于让人昏昏欲睡的日常还是因为脑中会引起剧痛的异物呢?我忽视了很多东西。


“所以,接近你之后所遭遇的不幸绝对可以造就不同的幸运吧。被预备学科的同学们欺负,从楼道摔下来……以及和这样的你交往,大大小小连续不断的不幸,一定可以换取不得了的幸运。然后,我怀着对不幸的感激,在你的卧室里偶然翻到了一些希望育成计划的资料,在此之前,我还以为这种事是传说,没办法,学园一直隐藏计划嘛。”


“不过你当时还是不知道我有选择实验体的权力,预备学科也只能思考到这一地步了呢。于是那个柜子乱成这样其实不是因为我没收拾好而是你翻乱了。”


“狛枝,你的才能果然是货真价实的。之前我到处打听都只能获得只言片语的信息,然后在那天我竟然知道得差不多了。嘛,不过第二天就分手了就是了。”


日向君凝视着窗外,我凝视着用无所谓的态度说着这些话的日向君。他看上去很坚硬的头发有点蓬乱,其中有一束翘了起来,他的眼睛是最常见的颜色,他的脸很端正,没有任何值得记住的特点,放在人群里的他就像落入海洋中的雨,一瞬间就了无踪迹。可是,就是这样普通无比的预备学科,我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过他在想什么。


唯一能够确认的,只有他那双普通的眼睛里,此时此刻正流露着对才能和希望的强烈情感,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我知道的,因为他和垃圾渣滓一般的我在这方面如此相似。



“狛枝?唔……”


我将他压在墙壁角落,堵住了他的嘴,不容他反抗。

为什么?我已经懒得寻找无聊的答案了。或许仅仅是因为不想让他看清我此刻的表情吧。


“好痛……狛枝……”他的肩膀被我死死地捏住,一向被温柔对待的嘴唇被我狠狠地啃咬着。


然而他回我以同样强烈的啃咬,彼此交接的舌头,品尝到的究竟是谁的血液呢?

无需考虑,因为我们两人只是想这么做罢了。


窒息使眼前视野发白,我们松开了彼此。


“你会死,绝对……”我对着双眼因为短暂的窒息而蒙上水雾的日向君断言,“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你这样的人,永远都没法成为希望。”

“我知道。”他的回答中没有一丝犹豫。


我的心脏有点发痛,有个念头在那里生根发芽。受够了,这个愚蠢的预备学科,我只是想就这样牵起他的手,冲进雨里,逃到既没有幸运也没有不幸,而是充满希望的地方去。

可是雨还是下个不停,我哪里都去不了,连牵起他的手都做不到。


说到底,为什么要牵起他的手呢?


“那么,我期待着你能成为希望育成计划的成功体现。”刚开始生根发芽的幼苗,被这个陪伴我成长的愿望烧灼得一干二净,“一切、为了希望。”



最终,闯入雨中的人只有我一个。


“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天晴呢?如果有不会下雨一直放晴的地方就好了。”灰白的天空似乎要被乌云压垮,毫无停雨的迹象。

我的手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能握住,只有冰冷的雨水不断流过。


啊,太好了,心里,既是空空如也的,又被什么东西充满了。

终于,除了对于希望的热爱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尾声=================
日向创蹲在墙壁角落,一言不发,他体味着从嘴唇上传来的烧灼般的痛感。

“果然是被咬破了。”他抹过嘴唇的手指染上了淡淡血色。然后,他回顾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双臂抱住了自己。虽然是有点奇怪又不通情理的家伙,而且身体瘦弱连体温都偏低,不过那个拥抱很温暖就是了。

说起来,到底有多久没被谁给拥抱过了呢?印象里,很小的时候大概是被爸爸妈妈拥抱过吧。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的时间越来越少,对自己的赞扬和微笑也越来越少。拿着好不容易得到的奖状凑近他们,他们也只是厌烦。至于拥抱,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上一次开怀地笑,又是在什么时候呢?

可是这一次终于能笑出来了。

“不管怎样,毫无价值的我,这次终于能够稍微有点自信了吧?如果不幸失败的话……”日向创幸福地想象着,“没有存在价值的家伙,迎来这样的末路似乎也不错啊。”

笑声无法抑制地溢出来。

脑子里非常突兀地闪现出了某个苍白又孤独的身影,日向创想,那个人独自跑进雨里,会不会着凉呢?他可是时常手脚冰凉的。虽然是被仰慕的本科生,也知道很多五花八门的东西,可惜在常识方面又总是让人放心不下来啊。

但是,没有必要再想什么了,因为这和永别毫无差别。

“没关系的,一切、为了希望。”心中的某个念头,尚未萌芽就在冰冷的雨中冻僵。

日向创把头埋在手掌中,他警告自己现在不是流泪的场合。但是水渍不受控制地、持续在指尖蔓延。


窗外的雨声一直未停歇,令人烦躁的淅沥雨声宛如哭泣。


==================end=======================

嗯,到了这里恐怕都能看出来我的灵感来自于biri太太的《游行前日》了。

其实我是想写一个能照应标题的,狛枝和日向比起一切都更看重希望,然后为了希望放弃了对方的故事。

虽说一开始的互相接近各怀目的,但是途中彼此产生依恋,到了最后看上去很犹豫但是其实是毫不犹豫地放手了……想这么写可是笔力脑力都跟不上真是万分对不起看文的各位。

至于为什么雾切校长的行为那么凑巧……答案很开放……

说到底一开始狛枝老老实实把表交上去,日向早一步能够到达结局,和现在根本毫无差别。说到底这就是一个“多此一举”的故事,不必深究。

谢谢各位容忍我的废话。


评论
热度 ( 33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