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All for Hope. chapter 4 最终章(上)

先贴前几章链接

chapter1: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a21017

chapter2::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a21024

chapter3(上):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a21040

chapter3(下):http://farewellforever.lofter.com/post/27214b_2a21070


Attetion:

1、在毫无手感的情况下,迎来了最终章。除了OOC问题之外,恐怕还得担心逻辑问题。

2、可能有无法接受的设定,不适请点击右上角。

3、此剧情的关键是“多此一举”,简而言之……坑爹。

4、事到如今,大概已经可以看出不才的灵感来自于某位太太的同人本,防剧透起见,在最后提出。

以上确认?


========================================

我很少做梦,或许是做了很多梦不过在醒来的时候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反正,一介垃圾渣滓的梦也并没有被记下来的必要。而且就算猜也猜得到我这种毫无新意的梦是什么样的内容,从高空坠落而下的梦,被关在封闭的空间窒息到终于醒来的梦,被鲜血涂抹而改变了色彩的黑白色的梦……与狛枝凪斗这个人相符不过的恶劣至极的梦。

可是,这次我记得我梦到什么了。


醒来的时候四肢酸痛,手脚冰凉,因为一晚上我是倒在卧室的地板上睡着的。一恢复知觉,就觉得从眼眶到脸颊持续发涩。

“哈?难道说我是哭困了才睡在这里了吗?”一边鄙薄着自己,一边收拾着身旁凌乱的纸张,将其中用得着的塞进了大信封里。


接下来,洗面台水龙头冰冷的水花溅到脸上,让我混沌的思绪逐渐冷静下来。


“做梦了……”镜子里那张可笑的脸上双眼发红,毫无血色的嘴唇一张一合。


比起做梦,更像是、仅仅在回忆。可笑,这样无价值的人生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回忆的。


爬出坠落的飞机,越过连绵的墓碑,踩踏着堆积成山的钞票,走出死气沉沉的重症监护室,来到希望之峰学园熟悉无比的大门前,我穿行在漫长的走廊里,推开了一扇厚重精致的木门,其上的金属牌刻着“校长室”三个字。


雾切校长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让皮质转椅正对向从门口进来的我。


“77届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同学,今天,我有任务要交给你。”


“像我这种卑劣无用之人竟然能被希望之峰的校长您授以任务,真是莫大的荣幸!”


“狛枝同学,这个任务,正是有关于学园的希望育成计划。”


“什么?这样的计划果真存在而不是学园传说?以前无知的我一度以为人造希望是垃圾的妄想罢了……失礼了!集合学园的尖端力量培育出充满希望的才能体集合,能够以人力攀登上这样的高峰……真是,伟大得让人听着就鲜血沸腾的大手笔计划啊!”

“然而……最近,这个计划遭遇了瓶颈。上百次实验,却没能有获得足以振奋人心的成果。当然,因为预备学科制度的引进,以前最为困扰的资金问题早已解决。目前最为困扰的问题是实验体,至今计划仍然不能保证实验体的存活率,而愿意接受实验的实验体已经难以找到,更何况这种伟大而远远超出时代的计划是不可能在此时公诸于众的……”


“可恶!能够成为希望的试验品,是何等光荣的事……居然……”


“狛枝同学,你能理解吧,事情发展到如今,与希望之峰理念不合的势力、乃至政府高层都出现了阻碍计划进行的势头,如果实验未能取得成效却被公开……那么,永久中止都算是比较温和的结局。学园所剩下的,实行这一了不起的计划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校长……您的意思是?”不知不觉,我的声音在兴奋中颤抖起来。

“狛枝同学,你愿意用你的才能助计划的实施一臂之力吗?当然,如果你对我们的理念……”


“怎么可能!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了……对哦,为了制造出希望,我可以当低下的垫脚石,甚至去死……啊,如果可以的话连去做实验品也……不,我这样污秽的垃圾虫怎么能妄想……”


“狛枝同学,没必要做到这一步。这个计划的实验体,正是要从毫无才能的普通人中选出来的,这样才能更大地增进计划的意义。你只需要稍稍动用你的才能。”


“幸运?”


“以你的幸运,就算光凭直觉,就能在人数众多的预备学科中挑选到合适的实验体了吧。”


“是呢,我所有的,就只有这种不成器的才能了,为了希望育成计划贡献出来在所不辞。不过,万一选中的实验体抗拒呢?”


“只要你将这张计划表填好信息交上来,学园总是有办法让其接受实验的。对了,和你同级的松田同学是参与了这次计划的重要人物,有不解的方面可以咨询他。”



重重的大门关上了,也关闭了我对梦境的回忆。


早上起来,腹中空空。下意识地来到了厨房,里面传来的气味冰冷坚硬,没有熟悉的食物香味。

——熟悉?明明只是区区七天罢了。

看来只有到食堂解决了吧。我推开门,走进了室外的空气中。


“好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路边的银杏树上层叠的扇形叶子边缘已经被明黄色啃噬了一半,突如其来的秋风席卷得黄叶摇摇欲坠。或许我是被学院里那个灿烂午后的鲜绿树叶和柔和的阳光迷惑得忘记了时间流逝。

除了幸运和不幸就一无所有的时间,单调得界限模糊,流逝和留存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至少这一次,我希望,能有些区别。”我无视了心中微弱的抗议。

我从食堂里随便带了些加热的食物,来到教室。超高校级的大家依旧像以往一样充满个性地玩闹着。

我感叹着,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把书包里的一些东西塞进抽屉。正当我把信封塞进去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来自右后方的锐利视线。

“啊,是松田同学!”

他没有理会,像是根本没有移动过目光一样,百无聊赖地瞟着摊在课桌上的杂志。

并不奇怪,因为松田同学一贯如此嘛。不如说,超高校级的神经学者能屈尊看我这样的人一眼,简直让人激动不已呢!

说起来,几天前,我还和松田同学有过一段对话吧。

午休铃响了之后的教室,松田同学并没有像其他人一眼急匆匆地冲出去,他只是悠哉地靠在后排桌沿饶有兴趣地翻看着新出的杂志。对我来说,正好是个问问题的机会。

“说实在的,校长居然把选择实验体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你这种疯子……不知他是怎么考虑的,或许说其实很明智?”松田同学毫不掩饰自己嫌恶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我有同感哦,像我这样明明是个垃圾渣滓却还是厚着脸皮的……”

“那么,你究竟想问我什么呢?如果和其他人一样问些无聊的话我不会好好回答。”他一脸索然无味的表情,直截了当地打断了我的话。

“并不是什么重大的话题呢,只不过想问问松田同学,实验体的存活率……”

“哈,我还真没想到狛枝你这人会在意这个,对我来说算是不错的trick……是呢,从目前为止的实验来看,尚未出现成品,而从最初的哺乳动物到后来确确实实的人类,这些实验体在失败的实验后都遭遇了各种恶劣的后果,感官障碍算是最轻的,死亡才是小白鼠们最容易得到的结果……”松田同学最初因为觉得无趣而放空的眼神此时充满考究的意味,“狛枝,我觉得你这种为了希望不惜一切的狂人应该对这种渺小的牺牲不屑一顾啊……”

“没错呢,作为希望的垫脚石而死,是多么值得庆贺和羡慕的事。不过,经过那么多探索,加上超高校级的松田同学的参与,这种失败也应该越来越少了吧。”

“没错,现在已经可以大体避免实验体的死亡了……”
正当我打算松一口气的时候。

”不过,对实验体本人来说,和死亡没有多大差别吧。毕竟连原本的人格都会被过于庞大的才能挤压而消失呢。“

“诶?”

“所以说,这种选择出实验体然后让他去送死的任务,交给如狂人一般的你最合适不过了。不过你最近似乎和实验体走的挺近吧。”

“……嗯,因为需要整理实验体的相关资料。”

“是吗,整理资料需要这么长时间,是呢是呢,还要小心别把资料啊信息之类的泄露出去……嘛,只有一句话,不要被小白鼠咬到,虽然说既不会有病菌也不会给实验带来多大妨碍,但还是会痛。”松田同学恢复了最初毫无兴趣的表情,把头埋在杂志里。

“谢谢松田同学对我这种(“住嘴!”)呃,人的耐心解答。啊……”我发觉墙壁上的分针已旋转了不得了的角度,“糟了!那家伙还在中庭等我……”

============================================


什么时候下雨了呢?

我出示了证件,狼狈地冲进了教员楼。外套已经湿了浅浅一层,好在装着资料的信封因为被多加保管,所以没有沾上一滴雨水。

——呐,我就要把这份对某人的死亡判决书交给行刑者了哟。

教员楼因为过于安静,漫长的走廊显得空荡荡。

——行刑者?如果是的话,这份死亡也是成就希望的一部分吧。

走廊一侧的玻璃窗,被细丝般飘洒的秋雨接触,一道道水痕如同整齐的裂纹。一定很冷。

——那个预备学科,没必要成为这样伟大的计划的实验体……太可笑了,这家伙明明是那么普通的放在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到的人啊……即使没有他也……

我的手指确认着玻璃窗是否如想象中的冰冷,在此之前呼出的热气在其上结成了薄薄的水雾。

——可是你的幸运还不是把他从那么多预备学科中选择出来了?

不对啊!

——还是说,你有所留恋吗?为此要背叛你的幸运,放弃你一直热爱的希望?

不可能啊!你以为我是抱着怎样的觉悟才从重复到令人麻木的幸运与不幸的轮回中努力到这一步的啊?!如果不是坚信着前方存在绝对的希望的话……

——其实,那个家伙的身边也是很温暖的吧,有那个家伙的生活,一定……

可是,如果放弃了希望,我的人生算什么啊?!那些死亡恐惧一切一切的不幸算什么啊?!狛枝凪斗这个人如果放弃了希望,那还会是谁啊?!

——所以说,你还有什么犹豫的呢?

我对映在玻璃窗上的自己如此询问、或者说断言着。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眼前漫长的走廊,一定会漫长到让我绝望。


走廊尽头,是数天前才去过的校长室,也是梦里才见过的校长室。

熟悉的漆黑木门,此刻开了一道细微的罅隙,隐隐透出里面的灯光和声音。
雾切校长沉稳老练的嗓音,还有……虽然只有短短七天却让我无比熟悉的音色。

——“不要被小白鼠咬到,虽然说既不会有病菌也不会给实验带来多大妨碍,但还是会痛。”

好痛……我一直、很怕痛。

啊,真的很熟悉呢,那个爽朗、有活力的声音,这时候在冷冰冰地陈述着什么呢。

“校长先生,虽然我只是一介普通至极的预备学科,请允许我能成为这个计划的实验品。”

他是从哪得知的呢?

“是啊,也算动用了自身的努力才能获知这些的吧。”

很努力呢,如同印象中一样努力认真的他。

“总之,拜托您,就算您说实验的失败率极高,但是我不在乎,因为……我只有这一次实现心愿的机会。”

我推开了门。


“啊,狛枝同学,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一位志愿参加计划的学生,不过你已经选择好了……”雾切校长微笑着对我颔首道。

“不……不必在意,我选择的实验体就是这个预备学科哦。”我不记得自己是用何种语气说出这番话来。

我和预备学科长久地、滑稽地对视着。

我脸上又是何种表情呢?或许和面前的日向君一样吧。他枯草色的双眸死死地盯着我,嘴唇微张,在惊愕之下忘记了该说什么。

我们都一样啊。

就好像,这是第一次认识对方一样。



评论
热度 ( 29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