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被拦截的短信(新增后续)

Attention:

1、OOC的问题愈演愈烈

2、狛日偏友情向,才怪

3、语焉不详,逻辑混乱,不知所云

4、狛枝凪斗,超高校级的手速

======================

22:10
呐,日向君,一个星期你都没有和我联系了哦?果然是生气了吗?
虽说我也挨到了身为预备学科的你的一拳头,不过事到如今我想无论如何还是先道歉比较好。

22:15
发出去的短信,显示“未发送成功”,是被屏蔽了吧,因为日向君太讨厌像腐坏的厨房垃圾一样散发臭气的我吗?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觉得,还是比毫无才能的预备学科好上不少嘛。

22:16
对不起对不起,明明说好要道歉,最后却还是说出了招人厌的话,毕竟我这个人只能做到这种恶心的事嘛……不过我对日向君你的评论,我可以道歉,但是并不想收回。
22:30
预备学科的你,想要成为希望什么的……绝对是不可能的。
和以前不一样,这是作为朋友的我,对你的劝告。如果你愿意接受如此肮脏无能的我作为朋友的话。

22:55
第一次和你遇见的事,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在脑子里清清楚楚的。明明你是那么普通的家伙,为什么我却感到内心被振动了呢?直到现在我还是没能找到明确的答案。或许是被你仰望着学园的眼神给迷惑了吧,非常普通的随处可见的眼睛,为什么偏偏能表现出那样强烈的感情呢?我甚至误以为……

23:14
啊,我觉得还是不能高估预备学科的理解能力,那么,举一个能让日向君快速理解的例子如何?日向君,当你在和果子店排了老长的队,熬过了相当无聊的等待时间,终于入手了限量版草饼,不过呢回家一拆开包装发现里面全是樱饼……那瞬间你的心情会怎么样?我大概就是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哟。拥有着如此充满希望的眼神和气息的你,结果就如同你的外表一般平凡无奇,真是绝望啊。

23:17
不过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能和你成为朋友的吧,因为知道你是和我一样无药可救的希望垫脚石。如果在我心里你一直是那种充满希望的形象的话,我也一定会保持那份错觉远远地仰望你到最后才对。

23:23
不过因为这样,一见面不管开头怎样最后总是以争执告终。明明我说的是实话,你也气势惊人地反驳了,但却总是摆出一副受伤了的表情……更奇怪的是,就算我们如何争执不休,下次见面总是会无奈地和对方打招呼……垃圾渣滓和预备学科所谓的友情的延续方式就是这么奇怪吗?

23:35
日向君,不管怎样,从一开始的相遇到现在我一直想要谢谢你。毕竟,你是我第一个朋友呢,我无可救药的垫脚石朋友。

23:38
正是因为我们同为无可救药的希望的垫脚石,所以我必须提醒你不要再对不可能的事情抱有妄想。说到底我们这种一开始就被命运抛弃的人根本就没资格染指希望分毫,我们能做的只有仰望光辉灿烂的希望,心怀幸福地充当垫脚石。憧憬着希望,渴望获得才能,成为希望的你,绝对是预备学科中最厚脸皮、最蠢的一个了。

23:40
如果一条鱼妄想着能在天空飞翔,并且愚蠢地为此制定计划,绝对会迎来惨痛的结果。日向君,我不希望这样啊。

23:44
日向君,我的残次品才能与生俱来,它夺走了我的一切宝贵之物。愚蠢的我曾经想要摆脱它,当然,与生俱来的才能怎么可能摆脱?我认同它了,因为和我这样的垃圾渣滓永远相伴的只有它了。同理,日向君你的毫无才能也是不可能摆脱的,就像这所学园的大家都被各种各样的才能永远守护一样。

23:56
但是,就算是这一次,我的废话也会被固执的你完全无视吧。是啊,就像以前每一次一样,你总是固执地相信着只要去追求什么就一定会改变什么,就算作为旁观者的我看来,你的努力是如此滑稽。就算……连你自己都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滑稽。
啊,所以这次,我的短信也是那种你只要看了一眼就会果断删掉的垃圾信息吧,更何况刚才的短信似乎全部被拦截了……

00:12
日向君,我知道的,身为废渣的我从不会认同你的努力会有结果,预备学科的你也绝不可能与我的理论和解。但是,唯独这次,我希望你能够停下来,至少停一会儿。
上个星期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照例是大吵了一架,比以前所有吵架加起来都厉害……预备学科从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尖刻了呢?不过,为什么那时候的你向来坚定固执的眼睛看上去一片恍惚?如果要找“课业紧张”这样预备学科级别的借口,我是不会听的。

00:27
上次,你还问了我奇怪的问题:“是希望重要还是生命重要?”我的回答绝对是希望吧,预备学科为什么要问这种答案显然的问题呢?“果然是狛枝,意料之中的答案。”你这么说。
不过,日向君,现在我有点想补充一下回答呢。身为预备学科、毫无才能的你,不用去追求什么你穷其一生也无法碰到边角的希望也好,就这么平凡、无聊地好好活下去也不错吧。

00:36
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普普通通的日向君不该妄想不现实的东西,笨嘴拙舌的我没法解释清楚了啊。

这样下去,就不只是不幸,而是悲惨了。我会狠狠地嘲笑不长记性的预备学科日向君的。

00:37
有点不安,不知道原因。

00:44
不知不觉已经是第二天了呢,短信还是没能发出去,不过迟早会收到的吧。
平心而论,我是没法理解固执的预备学科可笑的观念的,也不知道互相理解的那天何时才会到来。
不过,我期待着和日向君的见面。那时候,当面和你道歉吧。


==============================

解释一下:

这个时间点,日向创已经接受了改造的手术,所以狛枝一个星期没见到他,发的短信也被拦截了。

如果狛枝当时能给出完整版的回答就能很大程度上扭转世界线也说不定,不过既然是狛枝,答案绝对是固定的。

忍受这篇毫无逻辑的文到这里的你也辛苦了,万分抱歉。


========================================

看着接下来人少了,就把可能毁气氛的后续加上来。

喜欢上面那个结尾的各位就不用看下去了。

以下后续:

=========================================


“我期待着和日向君的见面……那时候,当面和你道歉吧……”狛枝凪斗的目光从屏幕有点破碎的手机上移到面前那个拼命抿紧嘴但还是“噗嗤”一下笑出声的青年脸上。

经历了绝望,重获希望的他已经不是在进入学园时一张白纸的日向创,因为此时在漫长的与绝望与才能抗争的时间里他早已伤痕累累;但是他也并不是除了才能只剩下空虚的神座出流,因为此时他终于因为狛枝凪斗扭扭捏捏的短信朗读憋笑未果,爆发出阵阵大笑。

“噗哈哈哈……狛枝啊,我没想到你还真的想给我发来这样的短信。怎么说呢,既像你的风格又不像你会说出来的话……”日向创用手背擦着笑出来的泪水。

“日向君,为什么就算成为了超高校级的未来还只会逮住这种非重点吐槽啊……明明好不容易才把以前的手机修好了的……”

“在你眼里我不一直都是无可救药的预备学科吗?”日向创难得想看看向来巧舌如簧的狛枝凪斗吃瘪的样子。

“怎么说呢……就连超高校级的各位都有那么多,不过对我来说……预备学科只有你一个嘛……”

“……”看来,无论如何先语塞的必然是被突如其来的语言冲击的日向创。

“对不起,是的……现在更加确定了以前的想法了。日向君,我还是希望你就算普普通通,但也还是这样好好活下来……时隔那么久才传达到,抱歉。

“我呢,一直被自己的幸运与不幸摆布,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摆脱。请给我勇气吧,日向君……不知道为什么,毫无道理地相信着,和那么平凡的你一同走下去的话我就有勇气面对一切了……

”所以说,当初你的问题,没必要问啊,什么为了希望为了生命的……对于我这样的垃圾渣滓来说,你迟早会成为我唯一的希望吧……”狛枝凪斗望着日向创,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与之成反比,白皙过头的脸倒是迅速泛红。

“什、什么……犯规了啊!”一贯擅长于气势十足地吐槽的日向创,此时将头扭向一边,右手不自在地摆弄着胸前的西装领带,“这算什么……告白吗?”

“呐,日向君,愿意接受如此无药可救的、你的朋友的告白吗?”狛枝凪斗见日向创一反常态地害羞起来,反而得逞般地微笑了。

“啊……随便你啦……”日向创认命了,他回想起自己不管是在程序还是现实总是会向狛枝妥协,“但是,补充一点,现在你没必要道歉了,因为……”

“我确实是在继续着我平凡的人生啊,和你一起。”

“犯规的是日向君吧……”狛枝凪斗喃喃自语,左手的义肢放在左胸口上,其下是狂跳不止的心脏。



就算被拦截的短信,也终有被传达到的一天。

==========end===============

5
评论 ( 13 )
热度 ( 81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