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All for Hope. chapter 3(下)

1、自然OOC及渣文笔

2、可能有无法接受的设定,请谨慎阅读

3、剧情急转直下

以上确认?

==========================================

“哈哈,狛枝……开玩笑的吧?”突如其来的冲击令日向君可笑地呆住了,为了打破僵局,他干笑着。

“即使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也应该清楚,我或许会隐瞒什么,但是谎言是绝对不会说的哦?”日向君此刻过于滑稽的反应,让我想大笑。

“骗人……不,狛枝,你为什么……”他强迫自己撑起的笑迅速崩溃。

“日向君,你知道,你是预备学科,而我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和你交往的时候我也在考虑,要不要把你卷进我的幸运与不幸之中,现在我已经做出判断了。日向君……你最近的衬衫领子为什么会竖起来?”

我猛然的凑近让日向君露出了惊愕的表情,而下一刻我的手指从他的领口滑向他的耳根,他倒吸了口凉气:“痛!”

“是吧,七天里的观察也足够让我明白迟钝的日向君受了大大小小多少伤呢,”我故意地按压着日向君耳根处的暗红,“还没有淤青,应该就是不久的轻伤,到底是意外的呢还是人为的呢?我并没法好好确认。不过三天前就算你穿了长袖,我也能知道你的手臂上全是青紫的吧,那时刚抱住你时脸上的表情可没法骗人……”

日向君嘴唇微启:”难道你……“他是要问什么吗?终究什么都没说出口。他注视着我的视线颤抖着,不对,他根本没有和我对视,比起痛苦更像紧张我接下来会说的内容。

“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我可是知道预备学科对本科生意见很大哦,明明只是……日向君搞不好就是因为和我走得太近……”我自顾自将话题继续下去,“不过,意外也好人为也好,都是因为我导致的不幸吗?”

“才不是因为你……”日向君从紧张的沉默中恢复,我轻笑着打断他。

“逞强可是不好的哦,日向君。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自己的能力了,你以为不幸就只是这些吗?小打小闹、跌跌撞撞,大不了出点血……大错特错哦,日向君,你迟早会因为这个死掉,如果继续呆在我身边……
”还有啊,作为让下贱无比的我都能幸运进入这所充满希望的学园的代价,不幸已经发生了哦……就是和你交往的一天前吧,医生告诉我,我的脑瘤恶化了呢,或许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吧,最近头痛得根本没法好好思考,我的烂命倒是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但是日向君你确定要留在烂掉的我的身边?这种腐烂的不幸一定会降临到你身上吧?“每一字每一句,我的嘴唇发涩,

心里卷起了越来越剧烈的厌烦感。

真是够了。我为什么要徒费唇舌。

我的脑子发着痛。

被疼痛模糊了视力的眼睛,恍惚地看见日向君缓缓地说出了什么,被噪音干扰的耳朵,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日向君的嘴里发出了什么声音。

”骗人。“他用我印象里非常柔软的嘴唇斩钉截铁地强硬断言。

哈,预备学科出人意料地敏锐呢!

”日向君,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啊……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为什么就不像个预备学科一样停止思考,老老实实接受这些好听的理由像言情剧桥段般的理由然后老老实实回去过着毫无价值的芋虫般的生活呢?难道说……预备学科都是刨根问底的抖M吗?“

“不过连预备学科都无法骗过的理由我也没必要听吧,狛枝,”预备学科依然微微颤抖,但是学会了冷静地还嘴,“搞不懂啊!狛枝,你究竟为什么……”

“住嘴,预备学科!”从与他相遇的一刻积累的厌烦与恶意全部爆发出来,好不容易争取回少许主动权的日向君再次噤声。

“啊……说出来了真是松了一口气,表达本意竟然是那么让人舒心的事呢。”我任由自己的心情被表达出来,因为我并没有照顾毫无价值的预备学科的责任啊,“明明只是出于兴趣与一个预备学科像过家家酒一样玩着交往游戏,就算我自知是持有废物才能的劣质品,但是比我更加低劣更加无用的预备学科为什么能厚着脸皮如此死缠烂打呢?说实在的,从看见日向君的第一眼起,就被那种毫无才能的臭气恶心得要吐了啊,我只不过是抱着猎奇的心理想知道和如此毫无希望的你交往能够获取多棒的幸运,不过呢……”

像往常每一次亲吻日向君一样,我的嘴唇几乎要贴到他的肌肤,将最后的话语尽数吐露:“我已经恶心得不行了,但是幸运还没有到来。那么,到此为止吧……和你这种毫无希望光辉的人交往的不幸之后,我拭目以待的幸运究竟会多耀眼呢?”

“幸运还没有到来吗?”日向君脸上出现了至今为止我都没有见过的微笑,这是如同肩上的重担都卸了下来的如释重负,“谢谢你陪我玩了一场家家酒,狛枝凪斗。”
他离开了。


午后的烈日,摇曳的树影,穿杂其间的鸟鸣一如往常。



下午,我因头痛请假,早早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家里。

因为一直是一个人,房子里空荡荡的,根本不需要什么家具或摆设,有足够存活的空间和工具已经足够了。

可是,为什么会有一种违和感呢?我百无聊赖地打量着空荡荡的四周,企图找到违和感的源头。

啊,厨房里的料理台上摆上了一个看上去就很高调的电饭煲,因为我不喜欢和食、总是用面包摆平一切,所以抽奖得到的高级品原本一直被放在角落堆灰。窗台边的花盆里种着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嫩芽,因为以前不时常回到没有人的家里,花盆里的植物早就枯萎而被我清理掉了,它原本空空如也。沙发扶手上搭着一本连载漫画,稍微看看扉页就能知道大多是平凡无奇的主角历经千辛万难终于在最终成为英雄的少年漫,这当然是我不感兴趣的风格,所以更不会买回来。

违和感,这个空间里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充斥着某人的个人色彩。而只有当那个主体离开的时候,我才能察觉到违和感吗?

狛枝凪斗,你习惯了那种毫无价值的日常了?我自嘲地笑着。


我打开卧室里一个不起眼的橱柜,里面杂乱地堆积着内容五花八门的报纸。

“以前有这么杂乱吗?”我漫无目的地收拾着,漫无目的地想着。自从病情恶化后,我本来就如同废渣的脑子不仅没法好好思考,而且连什么时候整理了橱柜这种小事都不怎么记得清了。

所以说,时间不多了,自我满足的家家酒也应该结束了。

“嗯,就是这个呢,绝密:希望之峰学园希望育成计划资料集……”我从凌乱的报纸堆中翻找出了一个不起眼的大信封,这是一个星期前从校长室得到的。里面尽是些在我得到这个信封后就熟记于心的信息,不过其中一张表格是由我填写的。啊,真是不好意思拿自己丑陋到瞎眼的字玷污这样充满无上希望的资料呢。我用钢笔在上面刷刷地写着。

早就应该写上去了,已经决定了不是吗?我可没有更多时间能拿来挥霍了哦。

“希望育成计划参与人选推荐表……”

“喂,请问……”接通的手机那头传来了沉稳的询问。

“啊!雾切校长,非常荣幸能被您接听。我是狛枝凪斗,上个星期您拜托我办的事,我已经完成了,表格的话,明天就能交给您。”

“哦?我倒是奇怪这样的任务,狛枝同学竟然认真到在这个时候才确认完成呢。”

“哈,要不是因为突然恶化的病,或许我可以更加慎重地……为了希望而添砖加瓦呢……”

我凝视着那张表格右上角刚贴上的,日向君严肃到拘谨的证件照。眼眶开始源源不断地传来酸涩感。


心里有什么东西,或者说心脏本身就在持续崩塌着。


=====================================

修改了一处细节


评论
热度 ( 23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