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All for Hope. chapter 3(上)

1、自然OOC及渣文笔

2、可能有无法接受的设定,请谨慎阅读

3、剧情急转直下

以上确认?

=======================================

“狛枝,我觉得就算你再怎么喜欢面包牛奶,偶尔吃一吃和食更加均衡吧?”
“呐,狛枝,听得见吗?喂?”


“啊,日向君……”当意识从一片刺眼的空白中恢复过来时,我发现自己摊开的手掌里稳稳地摆放着一个分量充足的饭团,稍稍抬头目光就直直对上日向君带着担忧神色的枯草色双眼。

当然,见我做出反应的一瞬间,那份担忧转化成了轻松,他的语调也随之上扬,掺杂一丝抱怨:“唉,再怎样讨厌饭团也用不着摆出一副马上要晕过去的表情吧,再说像你这样的饮食方式绝对会很瘦弱的……不对,本来就很瘦啊!你以前是怎么吃饭的?!”日向君保持着向我这边倾斜的造型,左手拿着刚刚从我这边抢走的面包,空着的右手像是确认一般地捏住我的锁骨。

“我的父母早就过世了,所以没人会来料理没生存价值的我的饮食……”我慢吞吞地说到这,刚刚恢复活跃的日向君又低落下去,“不过呢,日向君现在就像个老妈一样……预备学科,就是这样来担当恋人的吗?”我更是放慢了语速,轻轻地将手搭在日向君的左手上。

一切突然间安静下来,只听见突兀清脆的鸟鸣声还在持续。日向君彻底僵直,连头顶的天线也僵直树立。

“诶……诶?!”明明已经交往了几天,但日向君在听到这个词时连耳根都迅速蹿红,眼神恍惚,一贯爽朗元气的嗓音顿时小如蚊呐,“不好意思啊,狛枝,我……”

“啊,到手了!”我稍一发力,就轻松地从收到语言冲击而处于恍惚状态的日向君的左手中抢到了面包。

“狛枝凪斗……你……”盯着得逞的我叼着面包片,日向君无奈地长叹了一声。


此刻,正值午休时间,身为垃圾渣滓的狛枝凪斗与预备学科的日向创正在学园的一处有浓荫覆盖的草坪就午餐而产生了轻快的争执。

所有场景和行为都荒谬般地合衬。

这,是与日向君交往七天来成为了理所当然的日常。



“啊,真是的,今天做出来的饭团相当不错,就是用你家里那台一看就很高档的电饭煲煮的米……狛枝你也太浪费资源了……”觉得自己又被捉弄了的日向君气呼呼地咬了一口手中的饭团以泄愤。

“没有哦?这个是我抽奖抽到的。”

“这可是很厉害的高级品啊……果然是超高校级幸运的威力吗?”日向君感叹道。

“可没那么轻巧,之后一天刮了台风,把房间的窗子都弄坏了呢……说到底没用的我持有的能力也是会导致不幸的缺陷品。”

“……”日向君以细微的声音说了些什么,我想听见他说了什么,但是脑子里逐渐响亮起来的嗡嗡声让我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哈,真是飞快到来的不幸呢。我越来越期待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了。


吃完午餐,带着稍稍涌起的困意与日向君一同收拾起餐具。

认真地、一板一眼地收拾着餐具的预备学科意外地有种令人迷惑的可爱感。自然,这个形容词一旦脱口而出绝对会招致形容对象更加可爱的面红耳赤的矢口否认。

不过我此刻的确是迷惑了,这种日常,能让人在无聊的轻松与温和中麻痹掉自己的日常,原本是在哪个未免都不属于狛枝凪斗这种人的。

但是持续的思考只不过带来了脑组织抗议性的刺痛。真可怜啊,毫无价值的我如果不能思考了还能做些什么呢?

究竟还给我余下多少次思考的时间呢?


最后,日向君折起平铺的餐布,包裹住了餐具,打上一个有点粗糙的结。
他望向我,骄阳穿透密匝匝的树叶一束一束降落在他普通至极的被微风拂动的棕褐色头发上、普通至极的校服上,和普通至极最多能添个“英气”的面庞上,但是这一切都散发着让人安心的光彩,几乎能让我产生从现实中脱离的错觉。

“是呢……刚才狛枝你说的话我也在考虑,我是有点不太像个恋人啊。所以,先这么开始吧……”果断的、直率的日向君吐出这句话,深吸了一口气,有点别扭地、靠近我。

我能清楚地看到他光洁的脸颊上一层一层地泛上浅红,靠近耳根的地方的肤色有一丝和其他地方不太一致的暗红,以及、大概是由于紧张被紧咬过而留下浅浅的齿印的、我亲吻过不止一次的、非常柔软的嘴唇。

突然地命令自己进入恋人角色,认真到表情严肃的日向君,可爱到无用。

该做什么呢?像以前每次那样,也这样迎上去,双臂环住他,让他紧张到全身僵硬,然后慢慢舔舐他的嘴唇直到他微微张口吗?


不过,不行呢,日常也好,玩笑也好,时间不多了,该结束了。


我微笑着推开日向君:“我们分手吧。”


评论
热度 ( 19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