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All for Hope. chapter 2

attention:

1、突如其来的脑洞作,OOC必然,文笔烂也是必然

2、可能有无法接受的设定,请谨慎阅读

3、预备学科时期设定

4、说实在的很俗套

以上确认?


==========================================

第二天,我刚从校长室出来就被撞翻在走廊上。前一天被摔得发痛至今的肩膀叠加上今天的分量更加了不得,我比起站起来优先选择揉肩膀。

“啊,最近总是很不幸呢,这果然就是垃圾渣滓的命运啊……不过已经有作为垃圾渣滓的觉悟了这点痛觉对我来说老早都不算什么了痛痛痛痛痛……”

“狛、狛枝凪斗你果然是个神经病啊!!!!!”眼前的粉发男性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堪称名作的惊恐表情……呐,我觉得肇事者不应该出现这种比受害者还受伤的神态哦?不过这搞不好也是超高校级的大家们的特色啊!!!!

“呀,原来是超高校级的机械师左右田君!这样一来我的被撞倒的不幸就能顺利带来幸运了呢!”这样一想,四周午后燥热的空气都变得充满希望的凉爽起来。

“你脑子果然……算了,撞你是我不好我道歉啦……”左右田君脸上的惊恐转换成了不耐烦,他烦躁地挠挠帽子下面的一撮头发。

啊,绝对是我这种不可回收垃圾散发出的刺鼻味道让他不舒服了吧?是呢,我这样的残次品混在在超高校级的才能持有者们之间本身就是对他们希望的玷污啊,所以同学们都对我露出这样不耐烦、厌恶的表情真是理所当然!

当我正在为如何谢绝左右田君纡尊降贵的道歉以及表达自己对污染周围空气的愧疚之际,左右田君匆忙地打断了我的思路:“得了!狛枝你还是别说话了!刚才有人到教室里找你,我到处转都没看见你人影,原来你在这……狛枝?”

“……”

“狛枝你闭着嘴干嘛?”

“……”

“真是……好好好你可以说话了!”

“啊!谢谢左右田君的宽容!我……”

为什么左右田君会那么沮丧呢?竟然灰心丧气地双手抱头,这可不对,不像超高校级应有的积极。

“够了,我说完话马上走……总而言之就是有人找你啊狛枝。”

“诶?超高校级的各位为什么会亲自来找我这种废物?真是何等幸运……左右田君你弄错了吧?”

“啊……我骗你干什么,”左右田君的眼神死掉了,为什么?“不过那个男生以前没见过,穿着和我们同年级的校服,恐怕是预备学科那边的吧。”

啊,我的不幸究竟还要持续到何时呢?

“狛枝你一听到‘预备学科’就这副表情……总之呢我就是传一下话,那人还在教室外等你呢。叫什么名字来着?忘了,不过他这种混在人群里就很难找到的类型在本科生里或许很容易看见吧……”左右田君碎碎念着,扭头慢慢走向走廊那头。

不过我还得回教室,去见一个预备学科。


我的不幸,究竟要持续到何时呢?我的幸运,究竟要怎样才会到来啊……
心口被昨天的碎片刺得发痛。


“没想到日向君今天竟然会来呢!我还以为昨天那么讨厌地反抗着我的日向君死也不肯再看我一眼了,真是无比幸运啊!”我的眼睛轻易地在放学后人迹寥寥的走廊上捕捉到了那束呆毛的所在地。呆毛的主人百无聊赖地背靠着墙壁,平凡无奇的那张脸和整个人在暮光下散发着琥珀色的光彩。

嘛,他的塑料纽扣在这种光线下都会让人误以为是什么贵重宝石。 我是这么想的。

不过到什么时候塑料才会等价于宝石呢?


“狛枝?!”他整个人一震,迅速转过身朝向我,“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这种垃圾渣滓怎么敢随随便便放别人鸽子,不过……嘴上说着以为我不会来自己还不是老老实实地在这里一动不动地等着?如果我真的不管你就这样离开了你恐怕还是会在这里等到天黑吧?这应该说是日向君的天真呢还是预备学科的不懂变通……”哎呀,情不自禁就刹不住车的毛病还真得克制一下呢。 


日向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狛枝,我是为昨天的事来道谢的,虽然说你这人很奇怪又做了一些多余的事,总之还是谢谢了。”

这时我才发现之前他手里一直拿着一盒被礼品纸包装好了的盒子,现在他正紧张兮兮地把盒子往我手里塞。 


“哎?虽说日向君是预备学科,其实难道也是变态吗?就这样接受了我昨天的告白?”


“住嘴啊!要说变态也绝对先轮到你吧!”日向君一边往我手里塞盒子一边偷偷往周围张望,生怕有人听到不对头的词,“我只是因为昨天你救了我所以来道谢,单纯的道谢啊!”


我接下了盒子。“诶?好失望!我还以为日向君已经答应成为我的恋人了呢……”


“狛枝你究竟闹哪样啊?”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一脸困惑,就像预备学科该有的困惑,“一下子说我变态一下子又自顾自失望……倒是你,为什么会对一个才见了一面的预备学科的男生轻易说出告白这种话?就算你看上去白白净净挺漂亮像个homo但还是……”


“日向君的吐槽我还是先略过吧……一见钟情,这个解释可以吗?”


“骗人。”速答,随即他的脸颊飞快地染上红色,”还有,昨天的丑态说什么都不想再被谁给记住了你快忘了吧!“


“被喜欢的人这么否定就算是我这等毫无生存价值的废物来说也会觉得内心刺痛呢……”不过,日向君很敏锐啊,敏锐得完全不像是个预备学科,“再怎么说,我还是在见面的一瞬间被日向君牢牢吸引住了哦?”


这句话绝对不是什么谎言。


“而且日向君你也不是在藏着什么?”

他的肩膀抖了一下。 


“呐,刚才你一直靠着墙,后背全是灰。”我向他走了过去,我看见预备学科在发抖,他有点长的睫毛在抖动着,相对于预备学科来说是过于可爱的举动。“我帮你拍掉吧。”拜相差无几的身高所赐,我便利地环住了他的肩膀。


“狛、狛枝……”他像昨天那样,原本的直截了当瞬间变成了不知所措。


“你知道吗?你送给我的那个礼盒我很眼熟哦?这是最近超高校级的厨师花村君推出的新品巧克力,他给所有本科生都送了一盒呢。明明只是一盒巧克力却取名叫做‘表白’,不过把叫这个名字的巧克力群发,花村君的轻佻也是超高校级的呢……不过比起那些黄段子或许程度稍轻?“


“呐,日向君……”我的嘴唇凑近了日向君的耳廓,我的手臂能体会到日向君突然间的四肢僵直,“只是道谢的话,根本没必要选择这样惹人误会的礼物吧……还是说,预备学科的日向君看上去那么果断又有男子气概,实际上是个要把自己心意装进十八层的盒子然后打上无数个死结才肯送出去的傲娇呢?”

我将左手空出来,轻轻地抚摸着他颤动的嘴唇。“不过扭扭捏捏地向被自己骂成是变态的我表白的日向君,说到底不只是傲娇,而是货真价实的变态吧?变态的日向君,我也想问,看上去正直又固执的你为什么会答应见面都没几次的我的告白呢?” 


“啊……你不是已经知道理由了吗?头脑敏锐的、幸运的、超高校级的狛枝。”他脸上的无奈就像遇到了文章里晦涩的字句、作业上难以解开的题目,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反正你就是个变态,搞不好如你所说,我也是一样吧……”


“真是……够预备学科级别的绝望理由呢……”

贴着日向君的嘴唇的我的嘴唇好像布满伤痕,无时无刻地作痛。 
 
 
日向君啊,我可是奉上了与毫无才能毫无希望可言的预备学科交往的不幸哦? 
这样的不幸究竟能换来多少幸运,从这幸运中又能诞生出多大分量的希望呢? 


只有抱着这种念头的时候,我心中的沉重才能得到些微的减轻。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