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All for Hope. chapter 1

attention:

1、突如其来的脑洞作,OOC必然,文笔烂也是必然

2、可能有无法接受的设定,请谨慎阅读

3、预备学科时期设定

4、说实在的很俗套

以上确认?

==========================================

在我面前展现的是流行的校园欺凌场景。

虽说我在知识层面上知道这种事件应当是屡见不鲜的,但是对我这种垃圾渣滓来说究竟还是太新鲜了。拜那无用的才能所赐,在诚惶诚恐地接过希望之峰学园的录取通知前,我除了偶尔的上课和必要的考试以外很少逗留在学校,也很少和周围那些看上去就平庸得令人窒息半点希望的光芒都不具备的同学打交道,所以我也未亲眼见识过校园欺凌。

所以我回忆起了飞机、飞驰过来的卡车和被身后的劫匪用麻袋罩住头的感觉。

所以下意识地在思考这种“校园欺凌”是不是能够成为接下来幸运的前兆,或者更伟大,是希望的垫脚石之类的……

然后我对自己这一瞬间的思维活动发出嗤笑——预备学科们、毫无才能的庸人们、给才能者充当养料的家伙们,他们的活动怎么可能和“希望”相关?
忍不住对让我来这里的雾切校长有所抱怨。

我就这样看着,有点昏暗的楼道里,一群预备学科生、大约有五六个吧,包围成一圈,殴打着被困在中间的可怜鬼,还不断地喷出咒骂、侮辱的秽语。

“你这个家伙,去死吧!”
“反正大家都迟早会烂掉啊,你在那里有什么装模作样的!”
“恶心的臭虫,一副努力的样子谁理你啊?!”

如果说绝对的希望是由更强的希望吞噬着弱小的希望一步一步形成的,那么眼前的场景正好相反。无才能者的争斗——不对,这只是单纯的泄愤——散发着令人掩鼻的恶臭。

不过、似乎有哪里不对的样子,似乎和我了解的校园欺凌并不是完全一样啊……

“嘶——”我听见布料被撕开的声音,还有某人在奋力挣扎的声响。

“哈哈哈、这家伙竟然还敢反抗!听着,你今天就老老实实给大家灭火吧!!!”

一颗掉下来的衬衣扣子“啪嗒”地飞到我脚边,我捡起来一看,很普通的一颗圆形透明扣子。我随意地把它塞进上衣口袋。

“平时就看不惯你这种拼命想往上爬的自高自大的嘴脸了!不知道在你成了你最不想当的预备学科们的公交车后……嘿嘿、这张脸究竟会得多可笑?!

!”接着刺耳的哄笑声连续不断,令人生厌。
“呜呜!”从远处听,我猜测受害者的嘴被堵住了。

“啊……真是不出所料的,彻底的不幸呢!”我叹息着。

没错,从五分钟前来到预备学科们的大本营——西区校园时,我就料到会有这种无意义、恶心到让我全身心体会到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喂,那边的,别呆在这里,快滚!”

没错,的确不幸着,竟然被发现了。一个在施暴的预备学科生松开了按住受害者后脑勺的手,不善地回过头对我怒吼着,那张因烦躁而扭曲的脸比我这

一无是处的家伙还丑陋呢。

呐,你裤子拉链还没拉好呢。唉,本来想提醒一下,不过垃圾渣滓的建议是不会被听进去的吧。

那么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幸堆积了这么多,作为补偿,我是不是可以期待接下来有什么幸运发生了?!

我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不得不紧紧抱住双臂才能压抑住这种兴奋。“糟了,口水流出来了——”

“本科生,识相点!”那个丑陋的预备学科生像是受不了了,青筋暴起,活动着手指关节向不远处的我走来。

于是包围圈出现了一个缺口,我的双眼捕捉到了那个受害的可怜鬼的身姿。
是呢,毫无意外,就是一个相貌、身材都普通到无可救药,普通到让人忍不住感叹“这家伙就是个预备学科的标本”。就像从他衬衣上掉下来的纽扣一样普通。

此时他瘫软在地不断咳着,淤青的手腕叠着反剪被领带绑在在背后。微微张开的嘴唇边缘溢出的白浊液顺着嘴角流淌,沿着脖子起伏的曲线蜿蜒而下,这种恶心的颜色和他健康的肤色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这个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睛?对上视线的话……

不知为何,我的心脏开始猛烈地撞击着胸膛,我拼命按住胸口。塞进纽扣的左边上衣口袋似乎在发烫。

感觉好像是从臭不可闻的垃圾堆里发现了钻石一样。

当然,这是错觉,我告诉自己。闪亮的、引人注目的东西可不止是钻石,连一片碎玻璃都行。预备学科怎么可能是钻石。
或许只是像他掉落的纽扣那样只是会偶尔反光的程度罢了。



那是我和日向君的第一次相遇。


“呐,虽然我这种即没用又碍眼的废柴来阻止很不合适,但是诸位比我更低级的预备学科们能不能别那么嚣张呢?所以说放开那个……”我犹豫了一秒来思考形容词,啊,我这低劣的迟钝大脑,“头顶天线的同学!”

“哈?!”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发出这个古怪的感叹词,就连倒在地上的天线君也皱眉扭头往这边瞥了一眼。

“可恶!这家伙实在……就算是本科生也没什么好留情的!”

奇怪啊?明明我的语气很温和,措辞也尽量委婉了,这些作见不得光的事的预备学科生为什么还冲过来一副要揍我的样子?所以说,预备学科的脑子真是不可理喻到毫无希望可言啊。

最先跑到我眼前的看上去就很壮的预备学科生向我的脸伸出了右拳,啊,糟了,要被打到了呢!我微笑着。

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啊……

——头上散发着昏暗光芒的吊灯坠了下来,直直砸到他的右臂。

因为,我的幸运要到来了呢。

那个被砸到右臂的学生抱着伤处惨叫。其他人面面相觑,前进的脚步慢了下来。

“啪!”

“啊!!!”伤者身后的家伙遭殃了,他以诡异的姿势摔倒在地。为什么要踩到有打扫卫生后地板积水的地方呢,真是不小心啊,看上去是扭到脚了吧?预备学科们还真是神经大条,这样连做希望的垫脚石都完全不合格。

“大、大家快跑!那个本科生有古怪!”

剩下的人运着两名伤患,惊慌失措地逃离了这个楼道。

“古怪?没有哦,只不过,我很幸运呢……”我凝视着脚下的地板,喃喃自语道。

“咳、咳……那边的同学,谢谢你救了我!”一个和其外貌一样普通,却不知为何令人感到舒服的嗓音在我前方响起。

“不用谢。”我走上前去,解开绑住他的手的领带,他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这时我才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个被欺负的天线君。他的校服外套已经被扯烂到不能穿身上了,衬衣的扣子掉了所以领口大敞露出布满淤青和伤口的锁骨,如此普通的身躯伤痕累累。此时他用枯草色的双眼认真地注视着我。喂,开玩笑的吧,不管是他的哪个地方,就连那双眼睛也是普通至极的颜色,全身上下都只能用普通形容(头顶的天线除外的话)……所以说我之前那瞬间的悸动是开玩笑的吧?是错觉吧?期待在预备学科身上发掘到希望的我还真是无可救药的废渣。

“嗯……我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创,”他似乎对长久的对视感到尴尬,于是开始自我介绍,“总之谢谢你。说起来你不像预备学科生一样穿校服,又说了’幸运‘什么的……难道你是这届超高校级的幸运?”

“对,我叫狛枝凪斗。不过我怎么好意思和其他充满希望的超高校级并列呢?我可是无用到底愚笨到底恶心到底的不知怎么说才好的废物才能的持有者……说到底只是等价交换罢了……”而且就连幸运在这时似乎也不管用呢,明明都一连串不幸了……不过这个才能是唯一不会背叛我的东西,所以现在的不幸一定有意义。

“不过这说到底也是才能啊……”他低声打断。

“没错呢!相比比我更无用的预备学科们!”

我的手被轻轻地拉拽了一下,日向君依旧坐在原地,低着头:“抱歉,狛枝……这样称呼你可以吧?我的腿伤到了,没法好好站起来呢……”

“那,我帮你吧日向君。你这样子必须去保健室……再说日向君这样子也不好见人……”

我把自己常穿的深绿色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日向君身上。

“诶?”日向君的肩膀猛一抖,我的手正搭在他肩膀上整理领口,所以能清楚地感觉到。

“是呢,我知道身为一届废渣碎屑品味也差的要死就连外套也让人讨厌,但是品味实际上也是预备学科级别的日向君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抱怨呢?”啊,糟了,这么说会降好感的吧,但我总是很难藏住真心话呢。

“不、不是,我没有抱怨……抱歉,我想多了。”

“用不着道歉哦。日向君,现在你全身是伤衣服也破破烂烂就这么出去很不好吧?”

“……嗯。”日向君垂着头,拉了一下深绿色外套的领口,他受伤的手腕已经开始渗血了。

我犹豫了一下该怎么把活动不便的日向君带出去,我毕竟没有和同龄人好好相处的经验,对待伤者的方法……哪本书有写呢?啊,说起来之前看过畅销小说作者腐川小姐的一部著作,真是太棒了!那么有灵气的文笔真是充满希望,可能明年就能见到她出现在希望之峰学园了!

所以说……我回忆着小说里男主角见到女主角受伤没法自由活动的那段情节。

“狛、狛枝!你在干什么?!”日向君尴尬地大喊大叫起来。

“哎,什么干什么啊?小说上说的是公主抱……”我皱眉继续回想着情节,其实有点偏差,原文里用的词是“女朋友”,但是日向君现在和我还不是朋友而且也不是女性,不过没办法,我匮乏的阅读量尚未涉及到其他与同龄人友好互动的作品,所以只能暂且忽略这三个字的差别了。而且就目标而言……

“喂喂喂,放手放手这样不对头啊!”日向君的脸彻底憋红了。

“抱歉啊,被我这种垃圾堆里钻出来的虫子这样帮忙日向君觉得恶心?不过我也想不到其他方法了,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暂且忍一忍?”

“这什么破比方!”

“啊,日向君,你的嘴角……”

白浊的液体尚未干涸,残留在日向君微肿的嘴角,日向君的嘴唇在夜晚的灯光下泛着润泽而奇异的光泽。奇怪……总觉得哪里不对头,我用自己不成器的大脑反复思考这种以前的时光里从未出现过的心情,我的心里有跳跃的火苗,但是人类的心脏主体是肌肉,怎么可能起火呢?或许废柴如我,就连心脏也是可燃烧垃圾吧。

日向君用手指点了下嘴角,迟疑地凝视着指尖上的异色。

“——”他干呕起来,双眼紧闭连生理性的眼泪都挤了出来。

“日向君,没事吧?抱歉啊让你想起糟糕的事,很恶心对吧……怎么办呢?”

“!”我的双臂体会到怀里的预备学科完全僵住了,因为我正在缓缓地舔舐着他的嘴唇。

“干净了。”我满意地观察着自己的打扫成果。嗯,没有留下任何让人不舒服的东西,不过我肮脏的唾液反而把日向君的嘴唇污染得更加……

漂亮?诡异?

很奇怪呢,就算我知道自己的词汇贫乏得可悲可叹但是为什么我找不到一丁点接近的形容词呢?

“狛、狛枝……别这样啊!”日向君恍惚的眼神回归清醒,他开始把我推离。

——找到了,可以的话别让他逃,虽然让他****的方法已经有很多。

“别离开我啊,日向君……”我垂下眼帘,压低嗓音。按我的推断,如此平凡普通的日向君,是没办法果断拒绝别人的请求的。
日向君疑惑地停下挣扎:“狛枝,你怎么了?”

看,如此无知而且拥有着无用的温柔的预备学科,每一步都在预测的范围内。所以说我该怎么让这个预备学科不逃走呢?

“呐,日向君,我喜欢你,成为我的恋人吧。”果然是垃圾渣滓!只会用这种下贱突兀的方式去拖着别人不放手……不过呢,我觉得日向君这样比我更加糟糕的垃圾渣滓是没立场拒绝的哦,我没有推理,我就是这么觉得。

日向君变得水光泛起的嘴唇颤抖着……我凑过去,想要听到他的回答,没必要——我只是想再次触碰他的嘴唇罢了。
同一时间,我们发出痛呼,栽在地上。

唉,我的脑子的确迟钝得不行呢,竟然忘记考虑自己根本不行的体力了。不过……抱住恋人的感觉还不错。

开玩笑的,恋人?恋人是什么呢?其实啊,直到现在为止我连“喜欢一个人”的心情都从未拥有过。

而且谁会和***恋爱啊?就连我这个百无一用的蛆虫也做不到!




最终,巡逻的工作人员将我和日向君救离困境。


评论
热度 ( 27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