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nto_mori

仿佛可以喜欢到底

海浪

Attention:

1、复健短篇,超短篇,有很多粗糙的地方。文笔也是很渣

2、狛日only

3、OOC有,或许有和官方设定打架的地方。

4、其实只是想写狛枝给日向(黑长直状态)梳头。

5、标题来自于伍尔夫意识流小说名字,不过其实完全没有关系。

6、故事背景,二代ED后。

7、最后……或许有一点虐吧。

=========================================


“日向君,才一年不见,你的头发又长了很多呢……”

狛枝凪斗的语气略带怀念,微微弯腰,捧起了面前人垂至脚踝的漆黑长发。

他没有回答,只是用宛如玻璃般清澈的赤红双眼静静地凝视着狛枝凪斗。

“呐,头发有点乱了,梳一梳怎么样?虽说我这种垃圾的脏手可能会污染……”狛枝凪斗突然自行打断了按照日向创以前的经验,会持续个十几分钟的自贬发言,“对不起,不知不觉会捡起以前的习惯,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

他的嘴角向上勾起,对狛枝凪斗有点战战兢兢、但是和以前截然不同的话语做出了反应。他坐进了最近的一把高背椅,向对方点头示意。

这把椅子正对着开启的窗子,从窗口吹来了两人熟悉无比的、常年如夏的南国小岛上洋溢着大海咸腥气息的、充满着湿润水汽的微风。

狛枝凪斗绕到他的椅背后,一手托住对方长得惊人的头发,另一只手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巧的梳子。

“怎么说呢?即使是我这样的……随身带梳子也有点太少女了。不过我直觉猜到这次回来大概用得到,果然呢,我这方面也很幸运。怎样,不痛吧?”


狛枝凪斗并不灵活的机械左手握拢了他的发尾,对方幅度轻微地摇摇头。狛枝凪斗于是放心地一缕一缕梳理对方的长发。

“日向君,看到你的头发,我才具体意识到我们确实是分开了一年,一年在外执行任务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但是一见到你又觉得一年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这么一来,发现距离我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的两年,一样很短,简直就像昨天刚发生的事一样……”

狛枝凪斗眼前的他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他面前的窗口,露出了反射着烈日光芒的金黄沙滩,和悠闲地泛起层层叠叠海浪的大海一角。

“第一次和你说话,就是在这样的沙滩上……记得吗?我在晕倒的你身边呼唤了很久呢,结果你第一句话是’别管我‘,就算那时的我自认为是垃圾渣滓也多少被伤到了哦?不过呢,我可没法放下那样的你不管,我觉得等着你醒来是对的,这种想法就算在之后的任何时候都没变过,我很庆幸……”

狛枝凪斗微笑着,叹息着,一边梳理着手中的长发,一边思索着此刻对方眼中映入的大海,和自己记忆中的海洋是否一样。

“说到底那是程序中的海,直到现在我都没法把那当做虚幻,因为和现实中你所见到的一模一样啊。”

狛枝凪斗稍一停顿,闭上眼睛,更深刻地体会到鼻腔里充斥着被气流裹挟而来的咸腥,的确是一模一样。

“那时的你,浑身散发着希望的光芒,让我不得不注意你,又觉得自己的眼睛被烧灼得睁不开,想让你绝对不要离开我的视线,但是又害怕着将自己的不幸带给你……是呢,我这样的垃圾,只能给别人带来不幸,我的家人也是、我的宠物也是。所以垃圾渣滓只要安心地给我期盼的希望当垫脚石就好了嘛,我只要远远看着日向君在学级裁判上散发的希望光辉就心满意足就好了嘛……不过……”

那双灰色的眼中,一刹那翻涌上混杂着各种不知名的情绪的海浪。

“在翻开黑白熊给我的特典时,期盼啊希望啊什么都结束了,什么都是绝望的,拥有着超高校级才能的大家是绝望的,我这样除了希望一无所有的持有才能的残次品是绝望的,日向君……闪耀着光辉的你,也是绝望的……”

狛枝凪斗眉头微皱,他看见有污浊的红色沾染上了日向的发梢,他想要擦掉,但是那缕肮脏的红色迅速地消隐在漆黑之中。

“哈哈哈哈哈……”狛枝凪斗断断续续的笑声夹着颤音,“我决定了,这次就由我来当希望,是嘛原来是这样,说什么只要热爱希望就好其实我也不是一直觊觎着希望,这就是我肮脏的想法啊,就像厚脸皮地憧憬着希望的日向君你一样……我们果然很相似……”

“绝望了的大家,绝望了的我,绝望了的日向君……都去死好了。不过,日向君,很奇怪啊,当时浑身流血,期望充满希望的未来机关内奸结束一切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竟然全都是你,为什么?为什么就像以前一样,一想到你的脸就觉得安心下来了?……啊,日向君的头发就算留长了发质还是有点硬呢。”

狛枝凪斗继续梳理着他的发尾,过长的头发给人一种永远无法梳好的错觉。
“所以说,就算是会让你生气地骂’我不是说了不要这样说话了吗‘,我也要说,我这种垃圾渣滓、活着就是污染的家伙,只能在自己濒死的那刻绝望地发现,自己果然是绝望般地喜欢上已经绝望了的你了……“

狛枝凪斗俯下身,凑近他的耳边,用自己黏稠得化不开的嗓音轻声地诉说着。


”可是啊我还是要毫不犹豫地杀了大家,杀了已经绝望的你……是啊,我知道我喜欢着已经绝望了的你,但是……我是那么深爱着希望啊……“

从窗口涌来了阵阵的海浪拍上沙滩的声音,其中和着海鸥听上去很悠远的声声鸣叫。

“或许是有犹豫过吧,我也不知道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留下了那份录像。本来想删掉,可是最终还是希望能有谁可以看到。”

“不过,事情最终还是没有按照我拙劣可鄙的计划发展,七海小姐为了绝望的大家献出了自己充满着希望的生命哦?抱歉呢,日向君,我知道你一直爱慕着七海小姐吧?是呢,她和我这样看上去就恶心的废柴截然不同啊……”

“最后,坚持到最后的日向君赢了,并且拯救了大家……就连我这种讨厌的家伙也……”

狛枝歪了歪头,脸上露出含义复杂的微笑。

”醒来的我,到底应该怎么面对这个世界和你呢?这样的我,妄图成为希望的我,本应该被这个世界和你所抛弃才对……但是,果然是永远出乎我意料的日向君啊……你对着本应被抛弃的我伸出了手,我就这样被这个世界重新接纳了……“

“不要害怕你的幸运与不幸,如果你想要追求自己热爱的希望,就不要被你的才能束缚啊,像你的被幸运与不幸的人生宣战吧,希望在未来等着你呢!”狛枝试着让自己的声线变粗,努力模仿着日向创说出这句话的强调。

“日向君你这个原预备学科果然只有这点平庸的说服力了!说什么勇气啊?你根本无法体会我的人生究竟怎样被玩弄了!我本来想这么对你怒吼的,但是……是呢,被你拯救了……我头一次想要战胜自己没法逃脱的才能,就算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是如果有你在的话就有希望和未来。我相信你,与我那么相似的追求希望的残次品同伴日向君,在那样的绝望中依然站起来的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恋爱了,和我第一个朋友。”狛枝凪斗的微笑逐渐柔和,手中梳理着的头发,不知不觉变得整齐起来。

“我要说,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垃圾一般的人生中,最耀眼的时光哦?牵手、一起散步、接吻……我本来以为我的人生是由连续不断的幸运与不幸构成的,但是你在其中添加了一种很温暖的东西……蠢笨的我没法指出这种温暖的名字,你告诉我说,这是幸福。”

狛枝凪斗金属制的左手轻轻按上自己的胸膛,那里有随着呼吸微微跳动永不止息的心脏,从那里确确实实传来了持续不断的温暖,就连机械死物都能感受到的温暖。

“虽说后来和你分开了一年,不得不外出执行未来机关的任务,但是你给我的幸福一直陪着我啊,有这个我就不怕找不到希望。”

“呐,日向君,谢谢你没有抛下我,谢谢你选择在我身边,我真的是最喜欢你了,不……我最爱你了。”

狛枝凪斗将整齐的黑发束起,凑上前去,从背后环住了身前人。
“最爱你了啊……真的……因为你,我才改变成这样。”
尽管遍染对方黑色西服的鲜血也将自己的衣袖濡湿成黑红,但是那种一如既往的温暖和温柔依旧隔着布料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

“日向君,要告别了吗?你马上要离开了吗?”
这个房间里,充溢着咸涩的血腥味。这些呛鼻的血腥味来自于倒在地上的具具凄惨的未来机关工作者的尸体,其中甚至辨别得出几个熟悉无比的同伴的面孔。

“日向君,我爱你,但是我也深爱着希望憎恶着绝望……我啊,必须要杀掉绝望了的你,我绝对不能容许我的希望、我的幸福变成这样的绝望。”
环住日向身躯的手渐渐上移,扼住了他的喉咙,狛枝凪斗清楚地体会到对方温暖的脉搏跳动。

日向创依旧是安静地坐在高背椅上一动不动,既没回头也不反抗。好像已经对眼前的那片宽广的碧海着迷了一般。

“我……要杀了……绝望的你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狛枝凪斗已经没法说出连贯的句子,大滴大滴的液体从眼眶溢出模糊了视线。
脖颈处的动脉,坚强地跳动着,但是在狛枝凪斗的双手中又显得脆弱无比。日向发出了急促的喘气声。

“再见……日向君……”狛枝凪斗以他有生以来最温柔的声音作出告别,尽管无法控制的哽咽不断地干扰着。

“再见呢,狛枝……”第一次,在这个房间里,日向创开口了,那让人会误以为是风吹动沙子的微弱气息从粗重的喘息声中逃离出来,“我也是这样地、喜欢你啊……不过,晚安了。”

戛然而止。
狛枝凪斗双手间的脉搏永远地消失了。




“我啊,确确实实地爱着你,也确确实实地爱着希望,我不容许绝望的存在。”

狛枝凪斗喃喃自语,走向熟悉的那片海滩。 

海滩前方,是涌动不止的海洋,如此残忍地持续不停地掀起湛蓝的海浪,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海鸥展开灰白的双翼,在明澈的天空中悠闲地滑出异色的轨迹。

“可是呢,杀掉绝望了的你之后呢?” 

他恍惚地自问着。有什么讨厌的东西像荆棘一样正在胸口迅速地蔓延着,让人窒息。 

“原来如此……杀掉了绝望的你,我也……” 
狛枝凪斗向着大海大笑,但是这样的笑声马上被涛声吞没。 

“绝望了啊!” 

他向着大海走去,尽管踉踉跄跄,却一刻不停,直到能看见的一切都变成深邃无比的海浪。 
 
 
海浪拍岸,声声碎裂。 

============end=============


稍微给点解释:
文是大晚上的突然脑洞出来的,所以有很多东西在正文里没有解释清楚。
这个故事发生在二代ed后一两年。狛枝从新世界程序醒来后和日向交往了一段时间,然后被未来机关派到岛外执行任务有一年。
期间日向的大脑不堪重负,才能开始反噬主人格,逐渐陷入绝望化。
未来机关派人来押走日向,想要在其完全崩坏前处决他。岛上剩余的同伴进行了反抗。但是日向暴走了,杀掉了所有的人,狛枝回来时正好见到这一幕。
他选择在日向彻底绝望之前杀掉日向。
不过杀掉日向后狛枝发觉自己彻底绝望了,他同样没法接受已经绝望的自己,投海自杀。
就是这样~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memento_mori | Powered by LOFTER